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五十九章 梵罹再现!
    周逍用尽体内的最后一点灵力施术,从指尖迸出的灵力瞬间化成一颗颗火星钻进了男人脚踝上的皮肤里。

    男人察觉不妙,迅速缩回踩在周逍胸膛上的脚,可是已经迟了,红色的火星的在他的皮肤底下如红色的蚂蚁一般,顺着他的那条腿爬满了全身。

    “啊啊啊啊啊....”

    在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吼声中,男人身体如熔岩一般缓缓分解,最后红黑相间的尸块散落一地。

    众人见状,纷纷后退,惊恐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周逍。

    这是魔魈族的秘术,一种相当恐怖的术法,当年整个魔魈族能娴熟运用的也没几个....

    “成功了...”周逍望着模糊的天空,低喃的道,“....师父...我又学会...一招了...”

    一群人不敢轻易靠进周逍,似乎都觉得周逍看着奄奄一息,但其实还留有后招。

    一男人打开一道结界将周逍困在了里面。

    “这家伙应该没招了吧。”香云道。

    “我建议废了他的四肢,反正上面只是说尽量抓活的,所以留一口气就行。”

    “我赞成啊,这小子阴招太多。 ”

    “好吧,这交给我。”香云道,“也算是跟他清了上回的账。”

    香云操控着一群白蛾子飞进了结界内,白蛾子在香云的操控下密密麻麻的附着在周逍的四肢上,就像给周逍的腿与手臂上了一层白色的膏膜。

    周逍的身体已到极限,身体再使不出一丁点灵力,大脑也混沌在昏迷的边缘,仿佛随时都能昏死过去。

    不想...死....

    周逍心里想着,他最重要的那个人在自己身上寄托了那么多希望,他若倒在这里,怎么对得起他....怎么对得起他这么多年的栽培。

    不能死.....

    “梵...”周逍低哑的喊道,“...梵罹...”

    这种情况下就只能靠他,虽然有千百个不愿意。

    “梵罹!!”

    一群人也没有听清周逍张着嘴在叫什么,一男人催香云快点行动。

    香云伸向前的那只手猛然握拳,附着在周逍四周上的蛾子瞬间爆炸。

    困住周逍的那道结界,挡住了炸裂的气流外散,在那直径两三米的结界内掀起了汹涌尘浪,尘灰,碎叶,及破烂的布料充斥在结界内,令结界外的人一时看不清里面的场景。

    “香云,你不会把他炸死了吧。”一男人问道。

    香云皱着眉,“怎么可能,我知道轻重的好吗,只断了他四肢。”

    设置结界的男人手一挥手解开了结界,爆炸扬起的尘灰缓缓消失,众人这才发现周逍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他的双臂及两条小腿上的衣服布料已被炸碎,看上去像穿着破烂不堪的短裤短裤,但身体除了沾土之外无任何伤痕。

    周逍闭着眼睛,弯身耷头,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一群人只觉诡异,且隐隐察觉到一股异常强大且邪恶的灵力围绕着周逍,皆不敢轻易靠近 。

    “怎么回事?”男人问香云,“你的术法失效了吗?”

    “不可能。”香云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情急之下,她猛一甩手,一只体型肥硕的白蛾子朝着周逍飞去。

    白蛾子刚飞到周逍身前,周逍的一只手忽地抬起将其抓在了手心,随之掌心微一用力,白蛾子在他手心炸开。

    爆炸的气浪从周逍的指缝间汹涌而出,但他的那只手丝毫未伤。

    香云等一群人看呆了眼。

    周逍像一台上了发条的机器人,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直身之后才睁开双眼,而此刻的双目,不再有极限后的虚弱,而是充满了邪肆的阴暗。

    终于.....

    又出来了。

    看着眼前的景象,梵罹扭了扭脖颈,松缓全身的关节....

    感受到这具身体目前所受的重创,梵罹骂了一声,“这样没用,早就该把身体的主宰权给我。”

    周逍一旦死了,那也就意味着梵罹的意识也会跟着周逍一同消失,所以梵罹才希望尽早获得这具身体的主权。

    只是梵罹要获得这具身体,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周逍在意识深处真正接纳他,或者说他们二者的意识在某处形成完全的共鸣。

    目前这种仅仅为了求生而把他放出来,也根本维持不了多久。

    周逍感觉自己身陷一片混沌阴暗的地方,整个人昏昏欲睡累到了极点,身体也难动分毫,他拼尽全力才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看到的,也是一片较为模糊的景象。

    “解决掉....这群人...”周逍虚弱道。

    “闭嘴!”

    梵罹最恨被人命令,更何况还是个不如他的复制品。

    环顾四周的“敌人”,梵罹才发现周逍命令他解决掉的这帮人,四百多年前都是他的下属。

    这帮人虽不是魔魈族类,但都是梵罹当年从虚空各族收纳的强兵,是梵罹亲自*训练出的战斗兵器。

    这些人也不负梵罹所望,后来都成了虚空数一数二的高手,也为梵罹开疆扩土立了不少功劳,然而四百多年前的大战,在他梵罹被打倒之后,这帮人也很快倒了戈,为了荣华富贵,做了上灵的爪牙,并帮助三族联盟对魔魈族斩草除根.....

    “香云啊。”梵罹看着几米外的香云,阴笑着道,“你过来....”

    香云曾是他最中意的女下属....

    香云感到眼前这个周逍不对劲,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此刻那轻佻冷傲的眼神,看的她毛孔直渗冷汗。

    香云挥动指尖的灵力,幻化出一批黑蛾子朝着梵罹飞去。

    黑蛾子出击,目的便是直接要命的。

    “上面是要活的。”一男人大喊道。

    香云并没有理会。

    黑蛾子刚围住梵罹,便被梵罹漫不经心的一个挥手定在了空气中,围绕着梵罹四周的时间一瞬间就好像静止了一样。

    梵罹抬手拨开挡在眼前的黑蛾子,眯笑着盯着香云,抬脚朝她缓缓走去。

    对上梵罹诡异的视线,香云心里莫名颤了几下,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一起上啊!”一男人忽然大声道,“我不信这小子能....额...”

    男人话未说完,突然像被一股隐形的力量掐了脖子似的,双手捂着脖子,瞪大双眼张大嘴,短短几秒的时间,脸已涨成了青紫色。

    而此刻,梵罹举在半空中的那只手,五指正朝那个男人的方向,做着掐人的动作。

    “小子,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烬圈术。”这话,梵罹是对体内的周逍说的。

    此刻,除了感觉到不对劲的香云,以及被掐的男人,其余一群人已冲向了梵罹,攻击梵罹的术法也尽数施展....

    梵罹轻笑一声,他脚尖轻轻一点地,一只金色的光圈从他的脚底升起,然后扬空打了一记响指!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