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五十五章 梦里的罪恶!
    梵罹对周逍的挑衅和讽刺并未生气,他只是邪笑着说,“只要你听我的,我可以让你变得.....”

    “不好意思。”周逍冷笑着打断,“我只听我师父的。”

    大概是一直以来被洛文澪对梵罹的憎恶情绪所影响,周逍也打从心里反感梵罹这个男人,无论这个男人在虚空拥有多么壮阔恐怖的传闻,在周逍心里,只是个过去式。

    发现周逍准备返回客店,梵罹道,“怎么?想回去告诉你师父吗?”

    周逍一步不停的朝客店走,冷冷道,“总有办法把你从我脑内抹去。”

    “如果你师父他有办法早做了。”梵罹阴笑道,“我觉得你有必要想清楚,如果你师父现在知道我在你脑内‘活’过来了,他会不会把对我的恨分一部分转移到你的身上,你可别忘记了,上次他差点把你杀了。”

    周逍忽然停住了脚....

    梵罹笑着继续道,“你觉得他在你身体里连下两道死咒,防的是什么,呵呵,他就是太谨慎,生怕我会卷土重来,他现在要是知道我的存在,以他猜忌多疑的性子,定会担心我把你洗脑,到时候也许会直接启动死咒也说不定....

    “我看你现在似乎就想把我洗脑。”

    “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的,你也和我心肝儿生活几年了,以你目前对他的了解,你觉得你把这件事告诉他了,你还能得到他的信任吗?”

    梵罹的话的确点醒了周逍,但他并不认为洛文澪知道了之后会对自己如何,他打从心里觉得他和洛文澪之间的父子之情或是师徒之情,不是一个梵罹就能轻易破坏的了的。

    周逍想起刚才出门前洛文澪为他整理衣领的场景,被梵罹挑拨起的负面情绪瞬间得到了安抚。

    周逍又转过身,沿着街道继续向前走去....

    “接下来会比较忙,我不想你的事影响我师父。”周逍冷冷道,“等手头上的事稳定下来,我会如实告诉师父你的存在。”

    “你.....”

    “你觉得我该信你,还是该信我师父。”周逍打断道,“只要是我师父憎恨的人,就是我敌人,而你梵罹,是我周逍的头号敌人。”

    “用我的灵骨,复刻着我生前所学的术法,却把我当敌人。”梵罹道,“严格意义上来讲,我才是你的师父,或父亲....”

    “你还真是大言不惭。”

    梵罹并未在意周逍的嘲讽,继续道,“心肝儿的确教了你不少术法,但最厉害的术法他一直保留着没有教你,另外你作为魔魈族,有许多术法都是他教不了的,除了那本我留下来的秘术籍,还有许多你可以学习,我可以教你。”

    “不需要。”周逍道,“还有,你要是再把我师父叫心肝儿,我不会再搭理你,或者我现在就去找师父要袅心玉,让你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师父心肝儿?”

    周逍在路边一小贩的摊上买了一块用宽厚的叶子包着的烤肉,也不知是什么野兽的肉,闻着特别香。

    周逍一边吃着一边朝前走去,漫不经心的回道,“不知道但能猜到,这么叫无非就是因为你对我师父有那么点龌龊心思,可惜我师父压根瞧不上你.....”

    不知道为何,一想到梵罹对洛文澪的心思,周逍便感觉浑身针刺似的不自在,若不是这梵罹看不见打不着,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梵罹笑了两声,“你说的那种心思的确有,不过我叫你师父心肝儿,是因为这就是他的名字。”

    周逍,“......”

    “他是我养大的,名字也是我取的,就叫心肝儿,当然,一直以来也只有我能这么叫他,其余人只能叫他第二个名字,梵夫人。”

    周逍有点怀疑这个梵罹是不是大志不得所以失心疯了。

    “我师父是你养大的....”周逍差点笑出声来,“我也是吃多了撑的,居然跟你这个神经病聊着这么久。”

    “有件事忘了跟你说。”梵罹道,“你师父并非猎灵族,他不过是在四百多年前的那场大战中,附身于一名叫洛文澪的男人,怕是直到现在,也没多少人知道这个洛文澪的真身,其实是一只清狐....”

    周逍一怔,“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师父是长生不老的清狐,更是清狐族的上君之子,拥有着绝对纯正的清狐血统,你目前看到的他的样子,并不是他的真身....”顿了顿,梵罹又道,“那么多年了,我也很想知道他如今的真身究竟是何模样。”

    这时,往回赶的白七和杨栩看到了愣在路边的周逍。

    白七从杨栩肩上跳下,三步并两步的跑到周逍脚下,然后顺着周逍的衣裤一路爬到了周逍上的肩上。

    周逍回过神,转头对白七叫了声七叔。

    “臭小子想什么呢,怎么心不在焉的。”白七道。

    “哦,没有,我在这边等你们呢。”周逍忙道,“你们调查的怎么样了?”

    “还行,这会儿还得回去跟你师父汇报呢,走吧。”

    周逍转身朝客店走去,而此刻他脑内的梵罹也没声儿了,不知是故作沉默,还是又被自己的意识压制的无法出现。

    周逍此刻对洛文澪的身份充满了好奇,他很想开口问一问白七,白七跟了洛文澪那么多年,肯定知道洛文澪的不少秘密,但周逍又担心自己这么问了,白七会追究自己的信息从何而来.....

    这险要关头,谁都不能分心。

    这天晚上,周逍试图唤醒脑内的梵罹继续追问,但梵罹的声音始终没有出现。

    这一夜,周逍翻来覆去睡不着,梵罹对他说的那些话,让他开始情不自禁的去思考有关洛文澪的一切,渐渐的,便也越想越深,越想越远,而梦里,也开始有了不该有的画面....

    早上在洛文澪的房内用早餐,洛文澪重复着每个人今日的任务,蹲在桌上的白七和坐在桌边的杨栩都认真严肃的听着,只有周逍一直低着头,从始至终都没敢去看洛文澪的眼睛,因为....

    因为昨天晚上,他又做梦了...

    梦里,满是淫邪的罪恶....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