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五十四章 与梵罹对话!
    晚饭之后,洛文澪让杨栩和白七再去打探行刑湖周围的地况。

    在杨栩和白七离开之后,洛文澪将周逍叫到了跟前,向他询问那晚和北牧禾手下交战一事。

    白七已将那晚的事情一个细节不落的告诉洛文澪,洛文澪感到很震惊,他对周逍对付香云的那一大招不觉意外,因为那本就是他给周逍的那本秘术籍中记载的,但对于能将山铁砂化作翅膀一事,这大大超乎了他的想象.....

    “其实这个一年前就有在练,是想等成功了再告诉师父的。”面对洛文澪略显惊奇的疑问,周逍心里十分满足,他此刻终于有种被洛文澪另眼相看的感觉,“那天晚上其实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施展,没想到居然成功了,不过目前还不算很灵活,飞也飞不了太久,等再练半年,绝对能更上一层。”

    说完,周逍等着洛文澪赞许的眼神,但洛文澪很平静的问他,“我给你的那本,梵罹的秘术籍,你学会了多少?”

    “我....”周逍顿了顿才道,“很多术法不在实战中运用一次,我心底没底,所以我想等真正把那些术法成功的运用在战斗中后再.....”

    “不用。”洛文澪淡淡道,“直接告诉我,目前你已经学会了多少。”

    周逍如实回答,“全部。”

    洛文澪一时掩藏不住眼中的惊愕,“全部?”

    周逍乖乖点头,不知为何,他总感觉洛文澪不如他想象中的那么高兴.....

    “那本秘术籍上的术法,梵罹当年用了上百年的时间才将其全部学会。”洛文澪道,“你才用了多久,按道理说,这么短的时间你能学会那晚对付香云的那一招已经是奇迹了。”

    周逍点点头,“我也觉得不太可能,我甚至一度觉得可能是我哪里学错了,所以我才不敢立刻告诉师父,想等所有术法都在实战中确认可行之后再说出来。”

    洛文澪没有说话,他靠着茶桌旁的椅子,双手环胸,眉心紧蹙的看着前方,大脑飞速转动着....

    如果周逍真把那本秘术籍上的所有术法都学会了......

    就算是天赋异禀也不可能,能在短时间学会那么多秘术,恐怕就真的只有神才能做到吧。

    现在究其原因,也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周逍体内的那根梵罹灵骨。

    梵罹的一身能耐都汇聚在那根灵骨身上,所以当灵骨被移植到周逍身体内时,梵罹曾经的一身术法,自然也就与周逍的身体慢慢融合。

    与其说周逍这几年在学那本梵罹秘术籍上的术法,不如说他只是把一些术法的施展心法复习一遍,唤醒体内灵骨的术法“记忆”....

    如果真是这样,要不了几年,周逍的战斗力绝对会成梵罹的复刻版。

    周逍见洛文澪脸色冷峻,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伸手拿起桌上的茶壶给洛文澪倒了杯热茶,然后顺着桌面轻轻推到洛文澪身旁,轻声道,“我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强大到可以为师父排除万难。”

    洛文澪转头看着周逍,周逍抿着嘴,目光坦澈的与洛文澪对视着。

    洛文澪攸的笑了一声,“你已经很强大了,我很欣慰。”

    洛文澪站起身绕着桌子走向周逍,周逍也忙从椅子上站起来。

    站在周逍的跟前,洛文澪才发现周逍又长高了,一米八的自己竟无法与他平视。

    周逍宽阔健壮的肩身,也让洛文澪不禁在心里感叹,他这个便宜儿子,的确长大了....

    其实有一点洛文澪一直都很欣慰,那便是从他收养周逍开始,周逍从未对他有过不敬。

    周逍甚至没什么叛逆期,任何时候都对洛文澪毕恭毕敬,白七也时常私下告诉洛文澪,周逍总在嘴里惦念着他,把他洛文澪看得十分重要...

    洛文澪虽然不愿在周逍身上倾注什么私人感情,但就周逍对他的那份孝心,他还是能感觉到的,他需要周逍死心塌地的信任他,因为他需要借助周逍的力量去做很多事。

    洛文澪抬手为周逍抚平衣领,他的表情很温和,动作也很轻柔,这忽来的举动让周逍绷住了身体,一动不动的站着,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

    “接下来也许会有连续的大战,我要你拿出全部的本事去应战。”洛文澪一边抚着周逍的衣领,一遍道,“不能输...”

    “嗯...师父。”周逍低哑道,“我会的...”

    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周逍目光有些恍惚,一时间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皮肤好白,嘴唇看着好软。

    蓦的,周逍想到了那夜在白七的领头下偷窥到的那一幕香.艳场景,那个被压在身下的男子皮肤也如眼前这般雪白.....

    “你想干.他吗?”

    脑内忽然出现一个陌生男人的阴笑声,还在恍惚间的周逍身体一震,下意识的退了两步。

    洛文澪皱眉,“怎么了?”

    周逍没有被脑内的声音吓坏,但被自己刚才那莫名其妙的一阵联想吓的不轻,此刻甚至不敢去看洛文澪的眼睛。

    “师....师父,我去外面看看七叔回来没有,你先休息吧。”说完,周逍慌措的抓起椅背上的外套,飞速跑出了房间。

    跑出了客店,周逍才松了口气,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想确认刚才那是否是幻听,结果脑内的声音又起,还是刚才那个阴侧侧的男音,“他是不是看着很诱人?”

    “你是谁?!”

    周逍忽然道,并迅速转身查看四周,将他一旁的路人吓了一跳。

    “我就是你啊。”梵罹笑着道,“我存在于你心中,知晓你的全部,包括你的欲.望...”

    脑内的声音清晰无比,周逍既感到不可思议又觉得惊悚,但在他觉得自己除了可以听到脑内的声音以外,身体意识一切如常时,又迅速冷静了下来。

    周逍迅速走到一无人的街角,低声道,“你就是梵罹?”

    “你知道?”

    “我师父跟我说过,我体内有你的意识,所以也只能是你。”回想起之前自己意识被梵罹占领一事,周逍很轻易的便想到了梵罹。

    只是周逍没想到,他居然可以和梵罹说上话。

    “你不怕我?”梵罹阴声笑道。

    “我为什么怕你?”

    “不怕我重新主导你的意识?”

    周逍笑了两声,“难道你不是因为做不到才这样与我说话的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