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五十三章 发情期快到了!
    周逍实在放心不下唐小栗,天快亮的时候周逍向白七提出要返回那家店查探昨晚的情况,如果昨夜除了他们和北牧禾的人发生的那场战乱再无其他,就说明唐小栗并未暴露,已经顺利离开。

    如果那家客店后来又发生了其他战乱,那就很有可能是北牧禾的人发现了唐小栗,并对其进行了攻击....

    但白七表示应先与洛文澪汇合。

    就在周逍和白七商讨接下来该如何做时,一只通笺蝶缓缓落在了周逍的手臂上。

    这通笺蝶周逍认识,是唐小栗的。

    周逍以为和唐小栗给他传递了什么信息,连忙查看通笺蝶的背部,结果发现这只通笺蝶的背上并没有任何信件。

    “奇怪,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通笺蝶把信笺弄丢了?”周逍疑惑道。

    “通笺蝶从来都是和所传递的信件同生死的,不可能存在把信件弄丢了这种事...”白七脸色沉重道,“只有一种可能,这通笺蝶是唐小栗在危急关头放出来的,所以才没来得写什么信件。”

    “那唐姐她.....”

    “嗯。”白七道,“有必要回去一趟确认情况了。”

    “好,等救出唐姐我们再去跟师父汇合。”

    “如果那个女人真落北牧禾手里了,哪那么容易就能救出他。”白七道,“就昨晚那个香云,得亏我们后来跑得快,正面相对的话你根本不是她对手,而且上灵族像香云这样的高手肯定不止一人......我很怀疑他们打算用唐小栗做诱饵引我们自投罗网。”

    “我觉得有必要让师父知道我们这边的情况。”周逍道,”这种情况下,师父一定有办法。”

    白七斜了周逍一眼,“嗯,什么都你爸最厉害,你七叔说什么做什么对你都没说服力是吧。”

    周逍见白七生气了,将猫状的白七抱在了怀里,笑着道,“昨晚七叔你要不去偷窥北牧禾,哪来那么多事啊。”

    白七理亏,但死不认错,“你昨晚不也看得很起劲儿...”

    “好了好了七叔,咱不聊这个...”周逍见白七脾气上来,赶忙停止开玩笑,并迅速扯开话题,“目前首要做的是先回去确定唐姐的情况,如果唐姐真落北牧禾手里,凭我们的力量救不出来的话,就去和师父汇合...”

    “你这样一来一回要多少天,怕不是嫌你唐姐命长了...”白七哼哼两声,随之爪子在皮毛里抓了几下,最后掏出了一只快被闷死的通笺蝶。

    “这是和你爸之间传递的通笺蝶,放身上半年了,因为一直跟你爸在一起,也没遇到过什么紧急情况,所以就没用着过。”白七道,“如果确定唐小栗被抓,就用这通笺蝶把我们这边的情况告诉你师父,这样不是省了很多时间。”

    这只通笺蝶无异于是雪中送炭。

    最后,周逍抱着白七朝山下走去,他们乔装回到了昨晚所住的那家客店,确认了昨晚客店发生了两场激烈的打斗,他们所住的五楼走廊尽头一片狼藉。

    在小镇的街上,周逍和白七看到了贴出的告示,表示将于三天后在上灵族***湖心对入侵者公开处以极刑,而告示上所谓入侵者的画像便是唐小栗。

    白七写了份信放在通笺蝶身上,放走通笺蝶后他和周逍在这小镇上的另一家小客店住了下来,这家小客店后方便是树木茂盛的山林,遇到危险跳窗跑不了多远就能进入山林内避险....

    周逍和白七去查看了那所谓给入侵者处刑的地点,是一个坐落在一条湖湖心的,直径三米左右的凉亭里,这凉亭底部用粗壮的木桩深扎在湖底,湖约四五米深,湖内满是凶残的食肉水游物。

    这样用于行刑的湖在上灵族地域数不胜数,千百年的累积,湖底层的淤泥里早已铺满了一层骸骨。

    这种行刑湖的存在,是上灵族对族内外的一种震慑,不过只有极大过错的,或是名声响亮的罪犯才会公开行刑,将犯人砍成六十七块扔入湖中供湖中游物啃食,传闻这样犯人的灵魂便可无法入轮回,但多数犯了死罪的一般都是直接杀了扔入湖中,也没多少花样...

    上灵族的族类早已对这种刑法习以为常,白七发现唐小栗要被公开行刑一事在这小镇上并没有多少人关注,这说明唐小栗还不足以成为震慑他人的存在,那么上灵族这么做就只有一个原因.....引唐小栗的同伴出现!

    白七猜测这行刑的告示应该已经散布在上灵族的各个地方,大概就是担心他们这群人看不到吧。

    周逍去打探过关着唐小栗的地方,那里守卫极其森严,任凭他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混进去,而且白七怀疑关着唐小栗的地方也有人埋伏,所以再三叮嘱周逍不要胡来。

    第二天早上,洛文澪赶到了这个小镇与周逍会和,同行的还有杨栩

    成诀和离鑫在与洛文澪汇合之后,洛文澪又给他们俩安排了其他任务。

    成诀和离鑫两人虽经常拌嘴,但两人合作极其默契,很多任务交给这两人,洛文澪很放心。

    看到洛文澪,周逍心里莫名的安心,好像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有洛文澪在的地方,再紧急的情况他都能镇定面对。

    三人一猫在房内开了个紧急会议,直到晚上才大致确定下来营救计划。

    当周逍知道这次营救中的主要战力是他和洛文澪两人时,内心顿时澎湃起伏,他不知道洛文澪这么安排,是不是就代表已经认可他了。

    少时所希望的,和洛文澪并肩作战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

    洛文澪将杨栩和白七打发出去买晚饭,当房间内只剩下他和周逍时,他才说道,“周逍,把那块袅心玉给我用几日...”

    周逍也没问原因,迅速拿出袅心玉交给洛文澪。

    面对面靠近的时候,周逍才发现洛文澪的脸上有种淡淡的,不仔细看难以察觉的潮红,额前鼻尖渗着一层薄汗....

    周逍心里有疑惑,想问但忍住了。

    洛文澪从周逍手中取回袅心玉的瞬间,周逍感觉大脑恍惚了半秒,耳中似乎出现了一个男人阴笑的幻听,他迅速挤了挤眼睛让自己清醒过来。

    洛文澪并未察觉到周逍的一样,因为他此刻也在紧绷着自己的情绪,生怕流露出一丁点异常。

    将袅心玉握在手心之后,洛文澪才感觉体内的邪火渐渐平息,灼热的血液也慢慢恢复了以往的温度。

    自成年之后,他几乎一直将袅心玉带在身上,袅心玉抹去了他的生理**,也消除了他做为清狐每年固有的两次发.情期,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发情期是在每年的什么时候,当然也低估了自己的耐力....

    洛文澪怎么会想到,他的发情期这就快到了,幸好这两天还只是前兆,等真到了,以书籍上的描述,他将跟一滩水似的失去全部力量,而在这关键时候,他决不能被这种事影响。

    此刻拿到了袅心玉,洛文澪也终于安心下来....

    (兄:问:月底小周啃的是师父肉身还是真身? 答:当然是真身啦,真身才真香~)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