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五十二章 追上你爸指日可待!
    香云笑盈盈的看着周逍,神情诡异,一群白的发光的飞蛾绕着她的身体飞动着,将她整个人映照的十分醒目

    周逍听白七的口气,也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的战斗力非同寻常,低声又道,“是梵罹的手下又不是梵罹,七叔你振作点。”

    “是小七吗?”香云看着周逍鼓囊囊的胸口,笑着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我都以为你早死在四百多年前的那场大战中了。”

    被认出来了,白七便也不想躲避了,于是将脑袋从周逍领口冒出来,盯着香云笑道,“原来是香云姐啊,我说这声儿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真没想到,几百年不见,香云姐还跟当年一样美艳动人...”

    “呦,没想到不当魔魈的奴隶了,说话还那么识相。”

    白七猫脸一沉,随之又微笑着道,“都是老熟人了,香云姐就给个面子让我们滚蛋吧。”

    香云撩了撩披在肩上的长发,漫不经心道,“天冷了,缺条绒毛围巾,还缺个小帅哥暖床,你,还有你....”香云指着白七又指向周逍,“一个把皮扒下来,一个把身体留下....”

    “艹!”白七火了,“你他妈两千岁的老大妈了,骚什么骚!”

    白七话音刚落,香云怒达巅峰,精致的五官都扭曲了起来,她身上的飞蛾像得到了某种指令,瞬间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周逍冲了过来。

    白七赶忙把脑袋缩回周逍的领子里,周逍来不及将山铁砂化盾,迅速伸出二指戳向前方的空气,灵力从他的指尖钻出,化成一股飞速旋转的空气流,飞速而来的白蛾子被困气流中,转瞬间便被气流中的风刃削成了碎片。

    这时,白七又露出毛茸茸的脑袋,低声迅速道,“她这些白蛾子分两种,一种就像之前那只那样会爆炸,另一种嘴上有刺,刺上有毒。”

    “我知道了。”

    周逍将山铁砂化成长刀,朝香云冲去,香云站在原地笑而不动,周逍一刀拦腰砍下时,香云的身体瞬间化成了无数白蛾子。

    一瞬间就像捅了马蜂窝,乌泱泱的白蛾子朝着周逍飞涌而来,周逍迅速后退数十米,那白蛾子绕着他形成了一个没有死角的包围圈。

    周逍这才发现,现场除了他和香云,其余北牧禾的手下全都撤下了。

    显然是认为香云一人的战力就够了。

    “小朋友,姐姐很看好你...”香云站在一棵高树的枝桠上,双手抱胸的靠着树干,气定神闲的看着树下的周逍,“瞧你那细皮嫩肉的小俊脸,姐姐是真舍不得伤啊,直接跟姐姐走吧,姐姐保你没事儿....”

    周逍没有说话,他目光锐利的盯着四面八方的飞蛾....从十几分钟前就在蓄力的一个大招这会儿已经准备好了。

    白七看着这遮天蔽日般的白蛾子,吓的猫身直哆嗦,但依旧一本正经的鼓励周逍,“小周啊,你不能输啊,这个老女人最爱玩小鲜肉,以前跟着梵罹的时候就抓了不少小美男充后宫,天天要么皮鞭蜡油要么蒙眼飞镖,一群小美男死的死伤得伤,你要是落她手里,节操没了是一回事,关键死相也会极其惨烈啊...”

    周逍一脸黑线。

    “是不打算投降是吗?”香云刚说完,就见周逍将山铁砂收了起来,香云以为他认输了,便笑着,“这才对吗,姐姐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你干什么?”白七急了,低声骂道,“不会真打算从了这个老女人吧,她可是要扒你七叔皮毛做围巾的!”

    “我准备好了。”

    周逍说完,一只脚轻轻跺地,一个金色的光圈突然从他脚下升起,围绕着他升到了腰间。

    香云微微眯眼,“哦?原来没打算投降。”

    周逍轻笑道,“我爸不允许我恋爱,所以只能抱歉了大婶。”

    香云脸色一沉,举起一手猛地挥下,上万只蛾子冲向周逍。

    周逍双手呯一声合实,腰间的光圈瞬间化为一道光柱绕在他的四周。

    香云脸色大变,在他意识到周逍的这一招是何术法时已经迟了,只见周逍双臂猛然一展,那光柱飞速向四周扩张,不到半秒扩出了百米的半径,光圈过处,几千度的高温烘烤灼烧,几十米高的参天大树瞬间变成冒烟的黑色枯干,树间的飞鸟只剩下烧焦的骨架,那几万只飞蛾也在高温中烤成了粉末...

    此刻周逍的四周,只剩下一片焦土.....

    香云用全身的灵力护住了身体,但时间不及,双手与脸部还是被高温烤退了一层皮,模糊的血泡一片连着一片,看着十分恐怖,这对视美如命的香云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

    她大意了,完全低估了这个年轻男人的实力,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家伙会使用梵罹的秘术,虽然只有梵罹十分之一的威力,但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她应该一开始就拿出十成的功力对付他!、

    “老娘宰了你!!!”

    香云崩溃的大吼,释放出全身剩余的全部灵力再次化出密密麻麻的一片飞蛾,而且这次的蛾子是黑色的....

    “卧槽这是直接要夺命了...”白七惊慌道,“千万不能让黑蛾子近身,这他妈跟白蛾子不是一个级别的....能再放刚才那个大招吗?”

    “那一招用一次要蓄灵十几分钟,来不及了...”周逍深吸一口气,“但我另一招准备好了。”

    “啥?”

    “跑!”

    “.....”

    黑蛾子飞涌而来,速度比刚才的白蛾子要快许多,周逍转身就跑,白七刚要骂他,就见周逍忽然双臂交叉在胸前,嘴里不知在默念着什么,“沙”的一声响,周逍的背上展开了一对黑色的翅膀....

    白七惊呆住了,他脑袋靠在周逍的肩上,盯着周逍背后那对翅膀看了许久才恍然发现,那是山铁砂化成的翅膀....

    怎么可能?!

    就算是当年的梵罹,也没能将山铁砂运用到如此程度!

    周逍已经腾飞而起,他隔着衣服抱紧胸口的白七,生怕他从领口掉下去。

    周逍飞的极快,黑蛾子紧追不舍。

    距离越来越远后,香云不得不收回快要失去控制的黑蛾子。

    周逍抱着白七飞出了很远才在一山头上停了下来,周逍一落地便累得瘫倒在地,气喘吁吁道,“不...不行了,灵力用的一干二净,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

    白七这会儿身上的麻痹感已褪去了大半,他从周逍衣服里钻出来后,就蹲在周逍的身旁,若有所思的看着周逍。

    “怎么了七...七叔?”周逍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

    白七脸色复杂,随之又释然一笑,“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现在很厉害,追上你爸指日可待...”

    周逍笑了,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夜空中那轮圆月,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要是我爸也能这么夸我就好了...”

    (兄:问:小周什么时候吃了爸爸?答:这个月底,滋哇香的狂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