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五十一章 真跑不了了!
    北牧禾和周逍近身过了几招后,大概是身上裹着的床单要掉了才不得已后退数米与周逍分开。

    周逍转身去查探白七的情况。

    白七已化回成猫形,正哼叽叽的躺在地上。

    “七叔你没事吧。”

    “那孙子的暗器上有麻药....”白七有气无力道,“老...老子动不了了。”

    此刻,北牧禾的手下也已赶到了这里,陆陆续续的几十名上灵围在周逍和白七四周的山腰上,个个手持利器虎视眈眈的盯着中心的“猎物”。

    “七叔,我带你杀出去。”

    说着,周逍将白七一把提起,像戴围脖一样朝脖子上一放,白七就跟一滩橡皮泥似的挂在周逍的脖子上,有气无力道,“别恋战,跑要紧。”

    周逍小声道,“唐姐怎么办?”

    “她知道汇合地点,暂时先不用管她,免得把她也暴露了...”

    “好。”

    北牧禾已退后,他的手下逐渐拥了上来,周逍环顾四周,发现右侧的天台边防守较少。

    山铁砂在周逍掌心化成一柄锋利的长刀,周围微微侧头对脖子上挂着的白七道,“七叔抓紧我。”

    “我...我他妈哪来的劲儿。”

    周逍,“.....”

    周逍没办法,生怕待会儿打起来的时候把白七甩出去,于是将外套的下摆塞进腰带中,随之勒紧裤腰带,最后将脖子上的白七拎起来从领口放了进去,只露出白七毛茸茸的脑袋在领口外。

    “这样就不会掉了。”周逍拍了拍鼓起来的前胸道。

    白七甚是欣慰,“以后你爸要是不认你这个儿子,你七叔我认。”

    周逍笑道,“我还要给我爸养老呢...”

    白七在心里切了一声,想着你爸是长生不老的清狐,谁给谁养老还说不定呢。

    周逍手持长刀朝右侧的天台边上冲去,挑翻了两只上灵之后,他从楼顶一跃而下。

    可周逍没想到的是,这右侧的防御漏洞是敌人故意暴露的,因为正下面的空地上已被上灵布置好了陷阱。

    六楼高度凌空而下,周逍双脚刚落在客店门口的地上,四周地面上忽地亮起诡异的圆形咒印,只瞬间,无数条黑色的藤蔓拔地而已,顺着周逍的双脚盘旋向上。

    等周逍想挣脱时,身体已如生根一般被藤蔓束缚在原地难以动弹。

    “最好别动,否则这黑蔓只会越缠越紧。”

    北牧禾从客店大门阴笑着走了出来,此时他已经穿戴整齐,他的身后,跟着前一会儿刚与他翻云覆雨过的十五。

    周逍目眦欲裂的盯着北牧禾,胸前的白七低声懊嚷着,完了完了....

    “你放心,我不杀你。”北牧禾道,“你父亲封了我的残尸兽,我只不过想以你为筹码要求你父亲解开万丈封冰,嗯,就那么简单。”

    北牧禾说完,缓缓托出手掌,掌心十几根细黑的针镖被无形的灵力托浮着,转瞬间全部射向周逍。

    可那黑针并未刺进周逍的身体,它们在离周逍还剩半米远的时候,被周逍爆出的灵力震在半空中,半秒后叮叮当当的掉落在地。

    周逍咬紧牙,双目中充满血丝,很快一股强劲的卷风绕着周逍的身体飞速旋转,气流中像夹杂了无数锋利的刀片,没一会儿周逍身上的藤蔓便被削成了碎片。

    北牧禾的手下见形势不妙,将手中的暗器向周逍掷去....上灵族的暗器最为出名,能从暗器的包围圈中逃脱的,的确就算是虚空一等一的高手。

    周逍翻身一跃,山铁砂再次化盾为他挡去暗器,落地后山铁砂在周逍的操控下迅速解体,化成了几十根两端锋利,手指粗长的飞镖,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刺向四周。

    白七看呆了,他跟了洛文澪几百年,见洛文澪操纵山铁砂进行过多种战斗,但从未见过像周逍这样可以将山铁砂分裂成无数根利器,一瞬间攻击大面积敌人的战斗方式.....这操作简直可以比拟当年的梵罹。

    一阵哀嚎声后,大批敌人倒地,分解的山铁砂在周逍的召唤下重新汇聚成一柄长刀,只是刀身上下沾满了敌人的鲜血。

    这里是上灵族的地域,此刻上灵的援兵正源源不断的赶来,周逍带着白七跑到一片山林中时,又被大批上灵围住了。

    上灵的援兵中也有了术法高强的人,周逍想要脱身已无可能,只能想办法击倒敌人。

    看出周逍实力雄厚,对方便与周逍玩起了车轮战,想以此来消耗周逍身上的灵力。

    北牧禾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观战,他渐渐发现周逍的战斗力远超乎他的想象,他的这帮人手下,包括他自己,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这样长久的消耗战根本无法拿下这个男人。

    “北少爷,香云小姐到了。”树下,一名上灵仰头对树上的北牧禾汇报道。

    “很好,告诉香云,拿下这个男人,我送五瓶清狐血给她做面膜用。”

    “是。”

    周逍四周已是尸横一片,白七在他衣服里都快被颠吐了。

    “你师父教你那么多,你就不能放一大招吗?”白七道,“上灵的援兵源源不断的赶来,这么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我有在准备。”周逍低声道,“这一招我没在实战中用过,这次我想试试威力,但前面蓄力要准备十几分钟....”

    “......”

    “要是成功了,等和师父见面就可以告诉他了。”说这话时,周逍眼里满是期待,仿佛已经想象到洛文澪给予的肯定的,赞赏的目光。

    “试试?敢情为了能让你师父高兴,你不惜把咱俩的命赌上。”

    “放心吧七叔,可以成功的。”

    这时, 一只白色的小飞鹅扑棱着翅膀飞到了周逍的眼前,周逍还未看清飞蛾的模样,胸口的白七忽然急声道,“危险快躲!”

    白七话音刚落,那飞蛾忽然散出刺目的白光,半秒后在周逍的眼前轰然炸开,强大的气流震的周逍整个人飞了出去。

    周逍也算及时用灵力护住了脸,但因距离太近,整个人还是被气流冲击的差点失去意识....

    周逍从地上恍恍惚惚的站起,抹去口鼻流下的鲜血,随之用力甩了几下头才看清眼前的人,那是一个身着黑衣的女人,长发披肩,面容精致,看着美艳无比,那身衣服似现世的旗袍,腿侧开叉,姣白的长腿若隐若现,又似古装长裙,针织复杂,几层套装,裙摆及敞袖在夜风中轻轻飘动着....

    “这家伙....”白七瞳仁紧缩,“不会是...是....”

    周逍感觉到白七的恐慌,疑惑道,“这女人谁啊?”

    白七一脸绝望,随之将脑袋缩进了周逍的领子里,“这女人叫香云,曾是梵罹的手下....周逍你个混球,老子刚才让你跑你非要留下来装.逼,这下真跑不了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