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四十九章 活了?
    因为湖底的警报机关被触动,所以在洛文澪游出湖面之前便有大量守卫汇聚在了湖岸边,虎视眈眈的盯着湖面的动静。

    整条湖被“万丈封冰”冻结,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大部分守卫甚至没有立刻认出这是虚空秘术万丈封冰。

    洛文澪站在冰封之上气喘吁吁,万丈封冰消耗了他大半灵力,此刻他的状态根本不适合战斗,他原本的计划是术法施展成功后便立刻逃离现场,但看着几米外站着的炼尸梵罹,洛文澪忽然很想探将其毁掉。

    以他目前所剩的灵力,毁掉一具炼尸绰绰有余.....他不能让这帮人用这具炼尸在虚空制造恐慌,这也算是给他这位十恶不赦的师父尽可能的留点尊严。

    “是你!”岸上赶来的贺利惊愕的看着洛文澪,再看着这被完全封住的湖面,震惊的几乎说不出话来,“怎...怎么会这样?!”

    “好像是万丈封冰。”站在贺利身旁的男人西邬,也就是这片湖的守卫领头,亦是梵罹这具炼尸的操控人,神色凝沉道,“我记得这是梵罹创造的秘术,我一直以为早就随着的梵罹的死而失传了,没想到虚空还有人会。”

    “必须抓住这家伙!”贺利命令西邬,快速道,“我去把这边的情况汇报给上面。”

    “是。”

    贺利离开了,西邬调令了更多的守卫踩上封冰将洛文澪团团围住。

    走近之后的西邬很快便发现了梵罹手中的青笛,不禁有些疑惑。

    洛文澪手中已化出长刀,准备一击砍下梵罹的头颅后便立刻逃离这里。

    “是想反抗吗?”西邬看着洛文澪,“面对梵罹,你居然还有这样的自信。”

    “靠一具炼尸就想让我束手就擒?”洛文澪面无表情道,“你们真把他当梵罹本体了是吗?一具生前就没了灵骨的炼尸,现在除了那张脸,恐怕没有任何价值吧。”

    西邬脸色一冷,念咒操纵梵罹朝洛文澪攻去,然而洛文澪速度要比梵罹快上几倍,梵罹几乎还未来得及出手,便被洛文澪一膝抵在了下颔处。

    梵罹向后仰倒时,洛文澪挥起长刀朝梵罹的脖子砍去,而就在洛文澪快要得手时,梵罹像忽然觉醒一般,疾速抬手抓住了已到颈边的刀锋,下一秒一脚踹在了洛文澪小腹上。

    洛文澪向后滑退了数米,单膝跪地吐了口鲜血,随之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梵罹。

    梵罹还是一副炼尸相,灰青色的脸死气环绕,眼角四周及脖颈间满是黑色的筋络,浊白色的眼睛,细黑的瞳仁,腰身膝盖微屈,身上的黑色衣袍多处破洞,露出里面同样死灰般的肌块。

    这的确是一具炼尸没错,但刚才那瞬间的表现,绝不是一只炼尸该有的速度和力量!

    洛文澪扭头看了几米外的西邬,发现西邬也是一脸惊讶,显然梵罹刚才的表现也出乎了他的预料。

    洛文澪刚转过身,便发现梵罹已再次朝自己冲了过来,他提起长刀挡下梵罹一击。

    西邬看着眼前身手敏捷的梵罹也是惊的不轻,因为他此刻根本没有操控梵罹,一切都是梵罹自己在行动。

    西邬多次尝试控制梵罹,却发现自己释放的灵力根本无法和梵罹这具炼尸取得感应。

    西邬自觉不妙,立刻命令所有下属迅速后退,将对洛文澪的包围群扩大,然后静观其变。

    近身战很快便分出了优劣,洛文澪凭借矫健灵活的身手,将梵罹一脚踹出了十几米远。

    然而梵罹身体并未受太多影响,且似乎也感觉不到疼痛,反而洛文澪气喘吁吁。

    洛文澪不想再继续战斗下去,他已完成封印残尸兽的任务,接下来就该找个地方休息恢复灵力,至于梵罹,再如何诡异也不过是具炼尸。

    洛文澪观察四周敌人,准备直接杀出去,然而他忽然发现梵罹竟然将青笛缓缓靠在了嘴边,做出一副要吹笛的模样。

    洛文澪不敢相信,吹响青笛是需要灵力的,像梵罹这种连灵骨都没有炼尸,绝对不可能让青笛发挥效用.....

    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洛文澪调动灵力化成贴身的结界护住了身体,那青笛声一响,洛文澪便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向自己。

    四面传来一阵哀嚎,洛文澪转头望去,发现西邬及他的手下纷纷抱头倒地,几个反应迅速,设置了结界的小喽罗没撑几秒身上的结界便被击碎,七孔流血的倒在了地上。

    操控梵罹的人都被梵罹击倒了,这让洛文澪不得不相信,梵罹这具炼尸“活”了。

    这显然是一阵没有目标性的,无差别的毁灭性攻击,诡异的笛声掀起了四面山林中的鸟群仓逃作逃,洛文澪甚至能听到山林中野兽的悲鸣。

    这样的场面瞬间便让洛文澪想起了四百多年前,梵罹用这支青笛制造的虚空炼狱,无数的尸体,四起的哀嚎,所有的一切都被梵罹玩弄在手里,所有的生命,在梵罹跟前都如草芥。

    洛文澪运用身上最后的一点灵力施咒,唤起了那只被甩在不远处的长刀,长刀从冰封上缓缓浮起,刀尖对着梵罹迅速刺去。

    梵罹轻轻一跃便躲开,可他赤脚刚再次落在冰封上,洛文澪已绕至了他的身后,手指在的后颈中心重重一戳,袖口里两条金丝便缠上了梵罹的脖子。

    梵罹转身时,洛文澪已经退去数米,他猛扯手中的丝线,那金线瞬间勒紧了梵罹的肉里,黑色的鲜血顿时涌出。

    大概是梵罹的颈骨过于坚硬,无论洛文澪如何用力都无法用金线将其割断,最后直接将一股灵力顺着丝线输进了梵罹的身体。

    梵罹身体抽搐了两下,最后咚的一声倒在了冰上。

    洛文澪的这一击,对炼尸来说也如断了他的头一般,令其直接成了一具死尸。

    洛文澪此时也已到了极限,他收回丝线走到梵罹身旁,弯身拿起梵罹手中的青笛,可青笛却忽然在他的手中缓缓变萎缩变暗,笛身从一根晶莹翠绿的玉体变成了一根粗糙的干柴,最后化作了一小捧灰色的尘土....

    “怎么....会这样....”洛文澪难以置信的低喃着。

    这时,洛文澪感知到不远处有大量的虚空者靠近,想到可能是敌人赶来的应援,便也来不及思考太多,迅速离开了现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