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四十二章 春梦!
    洛文澪担心周逍的意识再被梵罹强占,临走前让白七把周逍手脚束缚起来,用的是现世专门为抓捕虚空异族研究的一套手脚铐,用的是虚空的金属材质。

    洛文澪在这副手脚铐上施了点咒,任凭是再强大的虚空者也难挣脱。

    其实就算洛文澪不给周逍上手脚铐,周逍这会儿也折腾不起来,他被洛文澪的那一脚踹出了极重的内伤,加上之前后背又中两刀,自愈速度再快也要在床上躺个一两天。

    双手被铐在背后,周逍只能趴在床上,但这种双臂被扭至身后的姿势非常不舒服,他虚弱的请求床边的白七帮他解开手铐,但白七却无奈的表示,这副手脚铐除了洛文澪,没人能打开。

    “还是等等吧,等你师父回来再说。”看到周逍伤成这样,白七也挺心疼的,“你师父现在火气很大啊,你还是好好想想等他回来怎么让他消火吧。”

    周逍觉得的自己冤枉极了,“可我压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啊。”

    周逍将今晚在那美女公寓经历的一切都告诉了白七,白七一通分析后,猜测应该是那诡异的笛声唤出了梵罹。

    而且重点疑问还在,为什么周逍的脑内会有梵罹的意识?

    白七到现在都觉得十分诡异,也无法想象梵罹附身后的周逍会是什么模样,如果真能通过周逍的身体复活,那绝对会是虚空及现世两界的灾难,更会是他和洛文澪的噩梦....

    “七叔,如果我身体里真有那个梵罹的话,你和师父会杀了我吗?”周逍问道。

    白七愣了一下,他目光复杂的看着趴在床上的周逍,顿了几秒后才回道,“你就是你,别把自己和梵罹混为一谈,我跟你师父都不会轻易放弃你的。”

    “我师父他....”

    “你师父要是把你和梵罹划等号了,刚才就直接把你杀了。”白七道,“但他现在做的是在调查原因,试图把你救回来。”

    周逍紧缩的眉心一点点的舒展开来,他闭上双眼,轻轻呼出了口气,“我不想让师父为我烦心,我想他以我为豪,但感觉自己长这么大,没为他真正分担过什么....还是我太没用了。”

    被洛文澪打成这样,居然还能站在洛文澪的角度批判自己,白七打从心里觉得洛文澪没有白养这个儿子。

    “七叔,你能告诉我一些关于师父和梵罹之间的故事吗?”周逍道,“我总觉师父恨梵罹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应该还有些私人原因。”

    “你小子还挺八卦,要是被你师父知道,他能再让你在床上躺几天。”

    “这么说,师父和梵罹是真有私仇了。”

    “你想多了,你师父那惩恶扬善,嫉恶如仇的性子,自然比一般人更恨梵罹这种罄竹难书的恶徒,而且你没经历梵罹那个时代,所以不清楚梵罹的恐怖,自然也就体会不到你师父的心情....”

    白七自然不会将洛文澪和梵罹的身份告诉周逍....

    白七很清楚,一旦让外界知道洛文澪就是当年梵罹的养子,那洛文澪的清狐身份便也随之暴露,到时候洛文澪就会成为一块行走的唐僧肉,来自暗处的威胁和觊觎将数不胜数。

    就算是周逍,也不能立刻透露。

    周逍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索性就闭着眼睛睡了起来,白七化成猫就蹲在台灯底下默默守着。

    周逍虚弱极了,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

    昏暗的空间内,不远处亮起了一盏昏黄的灯光,周逍循着那光缓缓走去,发现在灯下的床上躺着一个容貌俊美的男子,雪白的薄毯盖到腰间,露出柔韧优美的腰部肌线,在灯光下显得飘渺而又美好。

    走近之后周逍才发现那是自己的师父洛文澪,沉静的睡颜没了往日拒人千里的冷漠感,从乌黑的短发到精削的下颔,无一处不散发着柔软温热的气息,那张冷峻的脸,因为这橘色的光线,莫名添上了几分超脱性别的美....

    周逍呼吸微滞,他只觉的脑内蕴藏着一股热气,思考十分困难,他缓缓走到床边蹲下,屏气凝神的看着洛文澪,从精致的脸庞缓缓向下,目光一路描绘着这具赤.裸的身体。

    身体就像失去了控制,周逍缓缓抬手抚向洛文澪,但只敢用指尖轻轻的触碰,从洛文澪的嘴唇,到优美的颈线,再至胸膛。

    手指滑至洛文澪的小腹间停下,周逍心跳加速,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熟睡的洛文澪,最后手指顺着薄毯与小腹的缝隙,朝着洛文澪的两腿.间缓缓钻了进去。

    周逍粗喘着,紧张与恐惧参揉在一股灼热的**中,理智仿佛在火烧中煎熬中。

    “师....父...”

    周逍吃力沙哑的唤着,他看洛文澪那两瓣儿蔷薇色的薄唇,最后魔怔了似的低头吻向了洛文澪....

    “师父...师父....”

    周逍突然抓了狂一般吮吸碾吻着那两片唇瓣,体内翻滚的*腾的冲上了身,紧接着翻身压在了洛文澪身上。

    周逍抬起头,急躁的脱起了自己的衣服,可当他再次低下头时,却发现洛文澪已经睁开了双眼,此刻正目光阴冷的看着他。

    “想死,是吗?”洛文澪面无表情的说道。

    周逍吓的猛一哆嗦,如有一盆冰水扬空淋下,令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

    周逍猛地睁开双眼,然后便看见此刻正坐在床边,俯身近距离的看着他的洛文澪。

    周逍被吓懵了,但很快就意识到刚才的一切只是做梦,他怔怔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洛文澪,豆大的汗珠从鬓角滑落....

    洛文澪皱着眉,缓缓坐直身,淡淡道,“做噩梦了?”

    周逍半晌才回过神,发现此刻天已经亮了。

    回想起梦中的场景,周逍心慌到极点,有些不敢直视洛文澪的眼睛,蚊嗡似的“嗯”了一声。

    周逍没想到自己会做这样的梦,梦里的他,完全就是失控的,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才有所梦,可日里他对洛文澪何曾有过那样的想法,也岂敢有,他对洛文澪的敬畏和尊崇让他一直把洛文澪放在心中至高之位。

    “做什么噩梦啊,居然还不停的喊着你师父。”一旁桌上蹲着的白七轻笑道,又转头对床边坐着的洛文澪道,“你看小周梦里都有你,我就说你养了个好儿子吧,。”

    周逍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还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梦里....遇险了,所以喊师父救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