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四十一章 敢这么对你爸爸?
    在周逍重新占据身体意识后,洛文澪身体所中的致幻术法也自动解开了。

    周逍被摔回了神,他腾的坐起身,双手趴在床边,依旧一脸惊愕的看着床上一丝不挂的洛文澪。

    周逍从未见过洛文澪的身体,他也从来没有去想象过,在那一套端装禁欲的西装下,到底包裹着怎样的风景,他对洛文澪从来都是敬畏居多,但这一刻,美欲的视觉冲击,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撞碎了他内心深处的某道防线。

    周逍就如卡壳的机器怔怔的定在床边,他恍惚的觉得这是在做梦,一个令他心跳莫名加速,也莫名惊恐的梦。

    洛文澪被周逍盯的浑身刺痛,他感觉到此刻床边的人已成周逍,于是默默蓄积灵力,沙哑的,颤抖着咬牙道,“解开我....”

    周逍一震,随之手忙脚乱的爬上床,结果大脑过于空白,小腿一软直接趴在了洛文澪的身前,而当他惊慌失措的想爬起身时,一手直接抓在了洛文澪的腰上。

    洛文澪身体猛然一颤。

    周逍一抬头就对上洛文澪那双杀气腾腾的眼睛。

    周逍只觉毛骨悚然,他迅速松开手,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瞬间一扫而空,在他发现束缚洛文澪的东西是自己的山铁砂,再次一惊。

    周逍抓起床上的薄毯裹住洛文澪,然后唤回了山铁砂。

    山铁砂像受了什么惊吓,快速融进周逍的身体里。

    “师父,我......啊!”

    ------------------------------

    白七端着吃空的水果盘从卧室里出来,下了楼将果盘交给了佣人冯妈,让她再给自己洗一盘樱桃送到自己房里。

    白七从冰箱拿了两盒鱼罐头,打开后一边用手抓吃着,一边朝楼梯走去,路过一佣人身边时,随口问了句,“小周他回来了吗?”

    “哦您是问小少爷啊,他回来了。”佣人尽量不去注意白七舔手指的幼稚行为,平静的回道,“这会儿应该在先生的房.....”

    佣人的话还未说完,二楼,洛文澪房间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这一刻,仿佛整套别墅的墙壁地面天花板,都跟着震了几震。

    客厅的佣人不明所以,面面相觑一脸惊慌,一瞬间大家都以为二楼什么东西爆炸了,只有白七感觉到那强大的灵力波动.....那是洛文澪释放的,极具攻击性的灵力。

    有佣人要冲上二楼查探情况,但被白七拦住了。

    “我去看就行了。”白七朝佣人厉声道,“没有我的允许,你们谁都不准上来!”

    说完,白七将手中的罐头扔给一旁的佣人,风一样的冲上了楼梯,然后便看到洛文澪的房门口,那扇房门如被诈.弹爆破了一般,厚实的木门挺尸在地上,门框四周砖石塌落,好好一方正的门形,被炸成残缺破落的圆形。

    一片沙石废墟中,一个上身精光的男子靠着门对面的墙壁坐着,不断有鲜血从男子的嘴中滴落,他弯腰垂头,一动不动,背靠的那面墙壁被撞出了好几道裂痕。

    白七走近之后才发现这男子就是周逍。

    “我靠,什么情况!”

    白七迅速上前查看周逍的情况。

    周逍虽受伤严重但并没有生命危险,白七起身又迅速跑进洛文澪的房间。

    一进门,白七就看到站在床头迅速穿衣的洛文澪,而在洛文澪一旁的床上,床单薄毯凌乱狼藉,上面还裹着不少像是被撕烂的碎衣布条....

    白七足足愣了有四五秒,随之倒吸一口凉气,这庞大的信息量令他当即凌乱,而那呼之欲出的答案也几乎震碎他的三观!

    白七又回头看了眼门外光溜溜的周逍,发现周逍的长裤拉链敞开着,隐秘的某处隐隐露现...

    难道....

    这时,洛文澪已整装结束,他握着一把长刀面无表情的朝门口大步走去。

    “发....发生什么了?”虽然心里已猜出一二,但白七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小周他对你做了什么混帐事了吗?”

    洛文澪没有说话,从白七身旁走过直接来到了门外周逍的跟前。

    洛文澪用刀尖挑起周逍的下颚,周逍仰起脸,奄奄一息的撑开眼帘,虚弱的看着洛文澪。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周逍吃力的说道,“师父...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事实也是如此,在梵罹的意识占据主导的时候,周逍的确什么都不知道,只记得自己听到一阵诡异的笛音之后,大脑如要裂开一般,随之便昏睡了过去,一醒来就已是现在这场面.....

    洛文澪气息粗重,他盯着周逍,仿佛要用目光将其千刀万剐,不过极度的愤恨并未让他失去思考,此刻洛文澪的理智还是占据上风的。

    所以他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与周逍无关,但梵罹就是用着周逍这具身体做的恶,所以此刻看着周逍,洛文澪也无法立刻冷静下来。

    白七冲了上来,小心翼翼的按下了洛文澪手上这把只要再向前一寸就能刺穿周逍咽喉的刀。

    想到了某种可能性,白七对此刻伤重的周逍也没了怜悯,指着周逍怒声道,“你这混帐玩意儿吃了豹子胆了?居然想强.奸你爸爸!!”

    白七说话不过脑,想到什么就直接说了出来,但“强.奸”这两字着实刺耳,听得洛文澪浑身不舒服,也让周逍大脑猛然一懵,露出一脸的茫然和无辜。

    “白七你胡说什么呢。”洛文澪冷着脸道,“没有的事。”

    “啊?”白七有些凌乱,“那....那到底是什么怎么回事啊?”

    洛文澪收起了长刀,重重的呼出来一口气,随之沉声道,“是梵罹,他身体里有梵罹的意识,刚才梵罹的意识控了他的身体,我差点.....差点死在梵罹手里。”

    “什么?!”白七难以置信道,“怎么可能?!”

    洛文澪微眯着双眼看着地上的周逍,眸光忽明忽暗,在白七看来,那就像是在纠结现在是否该立刻杀了周逍一样。

    “把那剩下的半瓶清狐血喂他喝下去。”洛文澪道,“给他治疗,我现在去虚空找些关于‘灵骨移植’的文籍,很快就回来....”

    白七松了口气,他知道洛文澪这么说就代表他没有放弃周逍。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