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四十一章 叛徒的下场!
    梵罹走到洛文澪跟前,与洛文澪之间仿佛只有一拳之隔。

    十八岁的周逍身体,已有与洛文澪齐平的身高,所以此刻梵罹与洛文澪的对视,至少在气势上,两人仿佛不输彼此。

    洛文澪此时只知道眼前这人并非周逍,但并没有立刻看透他的真身,他不是没有想到梵罹,只是是梵罹的这个可能被他第一时间否定了。

    他宁愿相信是有人偷学会了致幻书法,也不愿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梵罹。

    洛文澪盯着梵罹,眼中爬满鲜红的血丝,他无法动弹无法说话,但梵罹能从洛文澪那粗沉的喘息中,大致猜出此刻的洛文澪内心是有多震惊和愤恨。

    梵罹抬手,手背缓缓抚过洛文澪的脸颊,然后又微微倾头,在洛文澪冰凉的嘴唇上落下一吻。

    洛文澪眼中的红血丝,瞬间更加浓重。

    “还没猜出我是谁吗?”梵罹阴笑着,他掰着洛文澪的双肩,将洛文澪僵硬的身体转向镜面,然后站在洛文澪的身后侧。

    梵罹一根手指轻轻滑动在洛文澪的肩上,那手指就如锋利的切刀一般,所过之处,薄薄的衣料被割开,自动向两边分散。

    直到洛文澪的肩膀完*露,梵罹才停手。

    梵罹俯头,鼻尖蹭动在那光滑雪白的皮肤上,洛文澪看着镜中行为诡异的男人,血液中一股密密麻麻的寒意窜入四肢百骸,很快,洛文澪的后背便爬满了冷汗。

    “我记得清狐成年之后,每年会有两次的发.情.期,每次长达三天....”梵罹此刻的声音格外沙哑磁性,“所以你这几百年来情动之时是怎么熬过来的?吃药吗?”

    梵罹舔了舔洛文澪肩上温热的皮肤,闭着眼睛砸吧了两下嘴,然后摇了摇头不满道,“这猎灵族的身体一点都不对味,心肝儿,把真身现出来,让师父瞧瞧,瞧瞧你现在长什么样儿了...”

    如有一颗响雷在洛文澪的大脑内轰然炸开,洛文澪瞳仁紧缩,他看着镜中那张拥有周逍模样的男人,那眼中熟悉的阴邪与戏谑...

    惊愕,惊恐,无数激烈的情绪冲上洛文澪的大脑....

    梵罹!

    是梵罹!

    怎么可能!

    不断的否定不断的确信,混乱的思绪在反复的撞击中令洛文澪几近窒息。

    “梵.....罹.....”

    洛文澪用尽全力,才从喉咙里发出这两个沙哑的字节,他的脸上因激烈絮乱的呼吸而微微涨红,眼中蓄满了恐怖的血丝,梵罹完全相信,如果他此刻解开洛文澪身上的致幻术法,洛文澪反手就能给他致命一刀。

    梵罹的手忽然抚上来洛文澪的腰,并狠掐了一把,随之嘴唇蹭在洛文澪的耳廓,低笑道,“叫师父....”

    梵罹抚在洛文澪腰上的手缓缓向下滑去。

    “叛徒的下场你知道的。”梵罹咬着洛文澪的耳垂,闭着眼睛低哑道,“心肝儿,你接下来的日子,会很难熬....”

    梵罹的手顺着洛文澪睡裤的边缝探了进去。

    洛文澪的脸色忽青忽白,他努力想说出些什么,但在梵罹的恶劣索摸下全变成了不堪受辱的低哼。

    梵罹忽将洛文澪拦腰抱起,转身来到卧室的床边,将洛文澪一把扔在了床上。

    洛文澪瘫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只能移动眼球盯着床边的男人。

    梵罹站在床边,他微微一动肩,上身的外套及衬衫化成了碎布屑从身上飘落到了地毯上。

    梵罹看了看手臂上的肌肉线条及小腹间紧绷的六块腹肌,满意的嗯了两声,“虽说比我的真身还差得远,不过在这年纪这体格也算上等了。”

    梵罹挑了挑眉,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低头用手指勾住两层裤缝外拉,然后朝拉开的裤缝里看去。

    “嗯,还好,有我当年的气概。”

    梵罹笑着感叹,他松开手,抬头看向床上的洛文澪,冷笑一声道,“不愿变回真身也无妨,反正我现在对你这具身体做什么,你也能感受的一清二楚....”

    梵罹唤出山铁砂,山铁砂在他的指令下化成一条两端各异的长铁,一端如鹰爪一般抓在了床正上方的天花板上,另一端则化成铁链束住了洛文澪的双手。

    随着长铁的缩短,洛文澪双手越过头顶的被从床上吊了起来,上身被迫直起,双膝勉强撑着床面,这屈辱的姿势就如跪在梵罹的跟前一般。

    梵罹能清楚的看到洛文澪前额及颈部暴起的青筋,以及眼中蓄积的杀意。

    “等我重新霸领虚空,我也会像这样继续把你吊在我的房间,直到我觉得可以原谅你的时候再放下你....”

    梵罹轻挥了下手,洛文澪全身的衣物都化成了碎布滑落。

    洛文澪闭上了双眼,极度的羞愤和耻辱感令他几乎失去意识。

    梵罹直接脚踩着床面上了床,他走到洛文澪跟前,俯视着跪在自己身前的洛文澪,阴笑道,“真漂亮,真身怕是更美吧....”

    梵罹单膝蹲下,,眯笑着看着洛文澪,“心肝儿,可还是处身?”

    洛文澪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动静。

    梵罹一手捏住洛文澪的下巴,猛地仰起他的脸。

    洛文澪缓缓睁开双眼,眼中依旧是浓烈的愤恨和耻辱。

    “应该是吧,想你小时候连洗澡都不让为师看一眼。”梵罹危险的笑着,他拍了拍洛文澪的脸,低轻道,“若不是,你可就要受苦了。”

    梵罹站起身,解开长裤的拉链,拉下里面的内.裤,然后一手捏开洛文澪的嘴,居高临下的看着洛文澪,道,“我喜欢从这个角度看着你,你要是痛了或哭了,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意识到梵罹准备做什么,洛文澪只觉头皮如要炸开一般,他无法自控的颤栗起来,整个人几近崩溃。

    梵罹邪笑着看着恐惧中的洛文澪,然而在他准备将器.物强行*入洛文澪的唇中时,大脑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像有人在他耳边撞响了一口钟,钟声直接震碎了他的大脑。

    梵罹一手扶头,身形恍惚后退,最后直接跪在了床上,一手摁着床面,一手用力的抓着头发。

    “....孽障.....岂敢.....”

    梵罹咬牙切齿的低吼,然而大脑内晕裂的痛意越来越强烈,像有一股高速旋转的涡流抓着他的意识无尽下沉。

    “不!!!”

    梵罹仰头怒吼,声落之后,眉宇间的阴邪之气缓缓散去,浑沉的眸光一点点的清明起来。

    ***

    周逍在一阵晕眩中找回了意识,最后跪趴在床上,垂着头用力的喘息着。

    周逍用力拍了拍昏沉的头,正努力回忆到底发生了什么时,一抬头便看到了被吊跪在床上,浑身一丝不挂的洛文澪。

    周逍倒吸一口气,大脑死机似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具雪白的身体,回神后身体触电般的飞速后退,最后轰的一声从床上摔了下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