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三十九章 物归原主!
    几个女人合力在公寓内设下了结界。

    “打什么架呀。”女人娇笑着道,“打坏了东西叫我们姐妹以后怎么住啊?”

    周逍懒的跟这群女人废话,直接道,“两个选择,一是乖乖到四正局认罪,二是.....”

    “小弟弟这一身正气,看着真让姐姐心动啊。”女人悠悠的打断,“姐姐也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乖乖配合,我们姐妹可以让你先爽再死,二是反抗了,我们直接活剥生吞。”

    周逍动了动筋骨,“速战速决吧。”

    周逍如今的实战水平,已能和洛文澪较量一番,虽说还没到可以打败洛文澪的水平,但就他的实力,放在修炼者密集的虚空,也称得上一名高手,特别是他这两年刚学会的,只有魔魈族才可修炼的那几种秘术,已足够他在任何困境中沉着笃定。

    毕竟他的师父,本身就是个的绝世高手....

    女人仗着人多,有些低估周逍,结果先冲上去的两个女人被周逍几招踹翻在墙上,其中一女人直接被周逍用刀刺穿了胸腔。

    为首的女人这才意识到眼前的猎物非同寻常,她和三个同伴分站在了周逍四个方向,双手迅速展开前推,四面形成了一个玻璃罩似的屏障快速缩小,朝着周逍身体推进。

    周逍刚将长刀从女人身体里拔出,一转身便被四面逼近的屏障困住。

    玻璃罩似的屏障还在不断缩小,似乎准备将周逍挤成一堆肉泥。

    周逍收起长刀,用双臂撑住两边的屏障,结果前后两道屏障猛地收缩,直接挤压在了他的前胸后背。

    女人继续施术,似乎准备要碾碎周逍的胸骨,结果周逍双手猛一用力,两面的屏障便碎成了幻影,贴着身体的前后两道屏障也随之消失。

    女人一惊,身体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疾速而来的周逍一把掐住了脖子。

    周逍拇指扣住女人脖颈上的一条脉搏,女人当即失力,如只无骨动物似的,垂臂屈膝的被周逍卡着脖子提在手里,随着周逍的走动,双腿顺着地面一路滑动着....

    “这是你们的头儿吧。”周逍对着剩下那几个人女人道,“我没使什么真招是想活捉你们,你们再执迷不悟,我可要赶尽杀绝了,反正我爸说在现世犯下杀罪的虚空异族,都可就地正法,”

    “是我们大意了。”一妆容妖艳的女人道,“*了那么多废材,就也低估了你,应该一开始就对你拿出杀手锏的...”

    说着,女人手中出现了一只竹青色的长笛。

    周逍不知道这几个女人准备干什么,但看出这些人明显不想束手就擒。

    山铁砂再次在周逍手中化刀,周逍刚准备拧断手中女人的脖子再发动进攻,一声笛音蓦的入耳,像幽细的声音像穿透了他的头骨,直接化作一股巨力撞在了他的小脑上,连带着里面的*都晃了几下。

    周逍恍惚后退,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到有另一股意识在侵蚀他的大脑。

    周逍将手中的山铁砂化作长锥,朝着那个吹笛的女人刺去,结果刺偏了方向,长锥扎进了女人身后的那面墙上。

    周逍想再唤回山铁砂时,身体已使不出灵力,那幽轻诡异的笛声如一条细丝一般缠在他的大脑上,并在不断收紧。

    周逍手中的女人趁周逍松手之际逃脱,随之一脚踹在了周逍的膝盖后的腘窝处,意识恍惚的周逍扑通一声双膝跪地。

    女人担心周逍克服笛音的控制,将身上的两把匕首插进了周逍的背部。

    正在与意识深处的那股陌生力量做较量,背上突来的刺痛感重击了周逍的意志,周逍痛苦的闷哼一声,大脑内忽地响起一个陌生男人低沉的笑声....

    “谁?”周逍粗喘着喝声道,“到底是谁?!”

    站在周逍跟前的女人正在揉着被掐痛的脖子,他见周逍犯病似的自说自话,不禁有些奇怪。

    几个女人围了过来,看着跪在地上痛苦不堪的周逍,一女人道,“这青笛不愧是梵罹当年的贴身神器,看这效果,用它称霸虚空都不是问题啊。”

    那个吹笛的女人此时正扶着沙发气喘吁吁,脸色发白,满脸虚汗,她吃力道,“这青笛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了,我这才吹几秒钟,就感觉浑身灵力都用差不多了。”

    女人的同伴过来将吹笛的女人扶到周逍身前,女人看着周逍抱头颤抖的模样,不禁有些奇怪,“我刚才吹的那几声只会乱人心志,怎么这家伙看上去头很痛一样。”

    “诶管那么多干嘛,直接扒光了啃两口吧。”一女人舔着嘴唇,,“这家伙看着又帅又嫩,肉质肯定比之前那几个色坯好多了。”

    女人薅住周逍的头发,想将其拖到沙发上“开剥”,结果刚转身就被周逍一把抓住了手腕。

    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周逍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他嘴角噙笑,目光邪魅,没了先前的半分端庄正气,浑身散发着一种邪恶霸道的气息....

    一群女人后退,那个被周逍抓在手中的女人对上周逍诡异的笑颜,只觉遍体生寒。

    女人还没来得及反抗,从被抓住的手腕处开始,血肉忽然化成了红色泡影脱离了身体,很快女人在撕心裂肺的尖叫中,化作了一具白骨。

    周逍松开了手,雪白的骨架倒在了他的脚边。

    周逍闭上双眼,深深的,一脸享受般的呼吸了一口久违的空气,睁开双眼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脸,就像在重新认识自己一样。

    被吓傻的那几个女人总算回了神,拿着青笛的女人立刻再次吹笛,笛声一响,周逍也仿佛回了神,转头看向那个吹笛的女人。

    女人压根不知周逍怎么做到的,仿佛就是一眨眼的时间,周逍人已经站在了她的跟前,与她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

    女人忽觉浑身僵硬,身体难动分毫,只能睁大眼睛,怔怔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她能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那股恐怖的,暴虐式的灵力...

    “这是我的...”周逍眯笑着,他轻轻的说,“该物归原主了。”

    说着,周逍抬手取走了女人手中的青笛,取下笛子的瞬间,女人的身体在一片血雾中化作了白骨...

    剩余女人意识到大事不妙,转身解开公寓结界准备逃离,这时一股灵力汇聚的气浪从以周逍为中心向外猛的铺开,只不到一秒的时间,公寓内除周逍以外的所有人都只剩下一具雪白的骨架,包括阳台上的一只宠物仓鼠和鱼缸里两条小金鱼....

    周逍扭了扭僵硬的脖子,手伸到背后拔下了那两把匕首扔在地上,然后踏过地上的白骨来到洗手间的镜子前。

    看着镜中自己的模样,“周逍”满意的笑了。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声,“周逍”取出手机一看,发现是条白七发来的短信,内容是让周逍赶紧回去.....

    因为洛文澪出差回来了。

    (兄:给一些小伙伴解释一下哈,梵罹他当年是还没来得及和洛文澪发生关系就被灭族了,所以洛美人目前没有被任何人污染过~~)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