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三十五章 梵罹的习惯!
    洛文澪很少和周逍一起吃饭,一是因为太忙,很少在家吃,二是他的饮食规律和人类不同,基本是饿了才会吃,有时候可以连续几日只喝水不进食,别墅里的厨子算是为白七请的。

    大多数的三餐,都是白七陪周逍吃的,洛文澪若在家,一般都会带周逍在外面吃,所以和周逍在家一块用餐的次数很少。

    虚空和现世的未来虽依旧令人焦虑,在就目前而言也总算可稍松一口气,洛文澪不用再频繁出差去应付那些人类高权者,虽然在别墅里也总频繁接到郑部长等人的电话,大也总算能有相对集中的时间好好训练周逍。

    洛文澪想用这十年时间将周逍训练成一个可以震慑住虚空的强者,就像当年整个虚空对梵罹的畏惧一样,当然仅是在强大这一方面,若周逍的成长偏离了他的预设轨道,他也不会心慈手软留祸根。

    周逍过生日了,洛文澪倒没觉得什么,毕竟周逍户口上的生日是他当年随便填写的,根本不准确,且他也不喜欢搞这些,但好事儿的白七非要给周逍办个所谓的人类派对庆祝一下。

    周逍感觉洛文澪兴致缺缺,便也拒绝了白七的提议,其实他从小到大都没过过所谓的生日,如果不是他户口上写着他的出生年月日,他都快要忘了自己是哪月哪日生的了。

    周逍提出一起在外吃个饭就行,洛文澪也同意了。

    正逢大雪纷飞的季节,霓虹无数的安北市此时都显的格外素白。

    周逍和白七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裹着的跟只粽子似的坐在洛文澪的车上,洛文澪专注的开着车,在感觉车窗外雪势变小时,将车窗降下了一半吹风。

    洛文澪喜欢自然温度,所以无论是开车还是在家,从不喜用空调,他的身体极高极低的温度都能受得住,但年少的周逍和自认为自己很娇贵的白七却不行。

    几缕寒气卷着雪花钻进了周逍的衣领里,周逍哆嗦了一下,他见洛文澪侧脸迎着寒风似乎很享受,便咽回了让洛文澪关上车窗的话。

    在任何事上,周逍总习惯性的以洛文澪的习惯为先。

    几人来到了一家火锅店,洛文澪开了间包厢。

    开涮的时候,洛文澪和白七聊了一些公事,周逍也听不懂,便只专心的涮着肉,一半放在自己的盘子里,一半夹在洛文澪的盘子里。

    “臭小子,我的呢?”白七忍不住道,“老子可也是你半个师父。”

    周逍朝白七傻乎乎的咧嘴笑两声,低头继续吃肉。

    “你还真养了个孝顺的好儿子。”白七道,“老有所依喽,哦差点忘了,清狐是不会老的,你...”

    洛文澪脸色一沉,白七的声音戛然而止。

    “呸呸,吃菜吃菜。”

    白七笑着糊弄,然而周逍还是听到了白七说的清狐两个字,因为从洛文澪那里听到有关清狐的故事,所以他对这两个字有些敏感,但因吃的太认真,他也就只听清了清狐两字。

    “清狐?什么清狐?”周逍看着白七又转头看了看洛文澪。

    “你七叔开玩笑呢。”洛文澪淡淡的说着,将麻辣汤锅里的蟹棒夹到周逍的盘子里,“尝尝这个,味道很鲜。”

    周逍点点头,低头继续吃着,洛文澪这才朝白七冷蹙了下眉,白七立刻怂耷下眉毛,低头乖乖吃鱼不说话。

    洛文澪夹着锅里的丸子再往周逍餐盘里放时,忽然发现周逍在用左手拿筷。

    洛文澪一怔!虽然他没有刻意观察过周逍一直以来的拿筷习惯,并且他跟周逍同桌吃饭的次数极少,但他的记忆不会错,他刚接周逍回来的那天,以及上一次与周逍一同在这里吃火锅时,周逍拿餐具的,是右手。

    周逍见洛文澪盯着自己的手看,不由得有些奇怪,“师父,怎么了?”

    “你吃饭到底用的哪只手?”

    洛文澪的声音意外的有些严冷,听得周逍和白七皆是一愣。

    白七转头看着周逍拿着筷子的左手,也足足愣几秒。

    “诶?你怎么是左手拿筷?”顿了顿,白七又对洛文澪道,“这多大点事儿啊,左撇子这世上多的是。”

    白七总觉得洛文澪的脸色有些不对劲,看他阴冷的表情明显是联想到了什么严重的事。

    周逍被洛文澪的脸色吓到了,“我...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左手了。”

    “哈?”白七一脸懵逼,“你以前不是用左手?”

    周逍摇摇头,“我以前不是左撇子,可我现在....我也不知道,就...就很自然的成右手了。”

    白七一愣,他再看向洛文澪时,洛文澪的脸色已又冷了几阶。

    洛文澪微眯着双眼,目光在周逍看来有些可怕。

    “梵罹用的就是左手。”洛文澪忽地说道。

    周逍一脸茫然,白七则瞬间明白了洛文澪的意思,脸色瞬间一白,

    “不...不会吧。”白起颤笑着道,“这好像并不能说明什么吧,一根灵骨而已,又不是梵罹的魂,我是医师,对灵骨的研究可比你多得多,我敢肯定的说,你想多了。”

    周逍被洛文澪那吃人似的眼神盯的毛骨悚然,很低的叫了一声,“爸....”

    洛文澪这才回神似的收回了眼中的凶光,他放下手中的筷子,起身拎起椅背上搭着的外套,面无表情道,“我吃饱了,先回去了,你们吃完后自己打车回去。”

    说完,洛文澪头也不回的转身大步朝门口走去。

    “诶今天可是你儿子生....”

    回应白七的,是一声决绝的关门声。

    “七叔..我师父他怎么了?”

    周逍难受到了极点,他无法接受洛文澪刚才那恨不得杀了他的眼神,这种难受不同往日受伤无助,像是一根针直穿了心脏,疼的滴血,却无人可知。

    “没事没事,估摸着是真有什么事。”白七拍了拍周逍的肩膀,看着周逍湿红的眼睛,不禁心疼起来,他跟着洛文澪时间久,很清楚洛文澪的为人,他有着救世的心善,但也正因为那份为大局考虑的心善,让他反而显得有些大公无私,私事上冷酷绝情。

    白七一直都觉得洛文澪虽养着周逍,偶尔也能对周逍释放些父爱,但实际上他并未将周逍当作自己的亲人,更像是当成了一个可以为己所用的工具。

    毕竟没人会在自己儿子身上上锁踪环和下死咒,说是为了以防万一,但既然有了这个“防”字,自然也就生不出半点情分。

    所以相较之下,周逍对洛文澪的真情实感,反倒令白七有些心疼。

    “以后不要用左手吃饭。”

    “为什么啊七叔?还有你刚才跟师父说什么梵罹的灵骨,那是怎么回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白七叹了口气,将梵罹的灵骨移植于周逍体内一事告诉了周逍。

    “你师父大概是觉得你的用手习惯从左手变成右手,是受梵罹灵骨的影响,我想他大概是从你身上看到了梵罹的影子。”

    “......”

    “你师父跟梵罹有深仇大恨,所以你日后行事最好不要与梵罹有一丁点相似。”

    “可。可我怎么知道梵罹他有什么习惯?”

    “额....总之你先把左手用筷的习惯改过来,以后我会注意观察你的行为习惯,有什么不对劲的,我会立刻纠正你。”

    周逍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问道,“七叔,师父他恨梵罹,是因为梵罹他是坏人的原因吗?”

    “额...这个你就别问了,都是几百年前的恩怨了,知道了也没啥用,你只要清楚你师父比一般虚空者更恨梵罹就行,总之好好跟着你师父学术,好好听你师父的话。”

    “七叔....我对师父来说,是重要的人吗?”周逍终于问出了心底的声音。

    “那必须是啊。”白七道,“你不知道你那天受伤的时候你师父他有多担心你,他那么清高冷傲的一人,当时都求我了,而且你身上的梵罹灵骨也是他拿出来的,你想想,他要是不喜欢你,能那么煞费苦心的救你吗?”

    周逍转悲为笑,受伤的心瞬间被治愈,“真的吗?”

    “当然,洛文澪他认你做儿子又收你做徒弟,几百年来也就你一人有这待遇,我想他...额..应该只是不太会和孩子相处,但他对你的心绝对是好的,他对你越严格,越疼你,他要是讨厌你,早换徒弟了,还这么起早贪黑的教你....”

    不得不说,白七很会安慰人,一篇话说完,周逍心情别提多好了。

    “那我回去给我师父道歉。”

    “哈?道什么歉?”

    “我不知道。”周逍道,“反正我师父不开心了我就道歉,以后在师父面前,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白七被逗笑了,“你啊...”

    (兄:是滴,下章周逍就长大了,到了可以%$@的年纪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