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三十四章 换灵骨!
    当年上灵族活擒了魔魈梵罹,后来才发现梵罹的灵骨不在,上灵族为找回梵罹的灵骨,还特意调查了一段时间。

    最后上灵族的调查的结果是,梵罹的灵骨,被梵罹被擒前最后一个在他身边的养子取走,而究竟是梵罹自己抽出灵骨交予养子,还是他那养子忽然叛变夺走他灵骨,这皆无所得知。

    至于梵罹的那名养子后身在何处,无人可知,只是大多数人认为他已经死了,在那场杀戮中,魔魈地域尸骸成山,大火烧了九天八夜,梵罹的那名养子十有八.九是死在了这样的混战中,而后的上百年没有梵罹养子的一丁点传闻踪迹,更多人也相信了那种说法。

    这一刻,白七像是忽然明白了他一直从洛文澪身上感觉到的那种异样来源何处,顿时感觉大脑内像有一颗响雷轰然炸开。

    “你千万别告诉我你是....”

    “我是。”洛文澪直接回道,“就是你想的那样。”

    “可..”白七只觉得大脑嗡嗡作响,“可你不是....不是猎灵族的洛文澪吗?”

    “我不过是在四百多年前的那场大战中占了他的身体罢了。”洛文澪道,“我借助这具身体成功蒙骗了所有人才得以在那场大战中活下来,后因担心被人发现破绽,所以假装重伤失忆,为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便一直用这个身份在现世生存....”

    白七依旧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可...可梵罹当初掳来的那个养子,他...他可是清狐族上君的儿子,如果是你说的这样,你....你不就是清狐....”

    “我是...”

    “等等,等等。”白七挠着脑袋,“你让我捋一捋,我有点头大....”

    这短短几分钟所获知的信息量大到白七一时难以消化,他跟了洛文澪四百年,从未怀疑过洛文澪的身份,即便有很多他觉得洛文澪身上怪异的地方,他也没有去怀疑过洛文澪什么,然而就算他怀疑了,他也绝对不会想到洛文澪的身份是梵罹的养子,当年清狐上君的儿子....

    “白七,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很多事情多一个人知道,只会多一个人陷入危险中。”洛文澪道,“不过等救回周逍,只要你问,我会解答你心中的全部疑惑。”

    白七沉默片刻,忽地笑了一声,他抹起袖子走到周逍的床边,漫不经心似的说道,“还是那句话,你去哪我跟着,你说什么我照听,无论你什么身份,我只知道,你是我唯一的主人。”

    “谢谢。”

    “嗯,把梵罹的灵骨给我,以梵罹和小逍的关系,这灵骨再适合不过。”白七道,“虽然过了灵骨的最佳移植时限,但凭老子的医术,加上还剩的一瓶清狐血,成功的概率起码七成。”

    --------------

    周逍昏睡了一个星期,洛文澪也就虚空和现实两界的事在外公办了一星期。

    现世还生存着许多虚空者,通界门山林一战的消息也在这群虚空异族中传开,而通界门已经关上的消息,也引起了部分虚空异族的恐慌。

    虚空和现世连接的大门被封锁,留在现世的,一部分暂时定居的虚空异族便觉得自己没了退路,也恐于现世接下来会对他们采取什么行动,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世和虚空的关系已经决裂。

    洛文澪借四正局对生活在现实的虚空族类传递消息,表示他们若有谁想立刻回到虚空,他可以用他手中的那扇通界门立刻送他们回去,只是回去了便在没再过来的机会,另自愿留在现世的任何异族,重罪不再送回虚空审判,而是全部按照人类法律惩办。

    洛文澪将四正局内的那虚空三族,心怀鬼胎的大司强行送回了虚空,让郑部长重新选人上位。

    洛文澪这几天开了不少会,他成了人类高权者议论虚空之事的中心,也成了人类了解虚空及如何应战虚空的唯一信息渠道。

    洛文澪给出了许多有用的提议,也答应了郑部长等人提出的大多数要求,但没有同意交出自己手中的那第二扇通界门,一是担心通界门落到恶人手里,毕竟流窜在现实的虚空不轨之徒还有许多,二是担心被失误操作,再次引起两界的正面交战....

    洛文澪还是觉得人类的力量不足以与虚空对抗,虽说他现在利用自己手中的通界门将虚空的矿山及各种灵草源源不断的运到现世供人类打造武器,但那种抵抗在真正交战的时候,其实也只是延长人类被灭亡的时间,并不能真正改变结果。

    洛文澪还是想着能找出可以震慑住虚空的术法最好,或者靠这十年的时间,将虚空的势力格局重洗一次牌,让愿两届和平的虚空族类成为各族的主要领导者....不过这两项的实现似乎都比较困难。

    总算处理完了手上的大事,洛文澪坐飞机回了安北市,一下飞机便接到了白七发来的消息,说周逍醒了。

    洛文澪只觉得这多日的疲惫和阴郁,都在得知这一消息的瞬间一扫而光。

    醒来的周逍,除了极度的虚弱外,看上去和没换灵骨前没什么两样,他坐在床头恍惚了半天才想起来昏迷前发生的一切。

    洛文澪赶回来之后就寸步不离的陪了周逍,亲自给他喂了粥。

    喝完粥的周逍仗着自己虚弱,第一次搂住了洛文澪的腰,将脑袋拱在洛文澪的胸口。

    洛文澪坐在床头,一动不动的就任由周逍这样抱着,其实他不太想在周逍跟前塑造一个慈父的形象,他希望周逍对他的敬意能大于其他任何情感,这样好培养周逍对他言听计从的心性,但此刻,他也想周逍能想明白,他洛文澪是他唯一的依靠,也是他最该信赖的人,他的委屈和伤痛,都可以与他倾诉。

    “爸,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周逍低喃道,“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

    洛文澪笑了笑,“你是我唯一的徒弟,唯一的儿子,我怎么可能不要你。”

    洛文澪拍了拍周逍的背,周逍才缓缓松开手。

    这天晚上,周逍做了一个诡异的梦,梦里他站在洗漱池前刷牙,一抬头,镜子里的他是张陌生男人的面孔....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