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二十八章 相缠至死!
    九湖渊的空间庞大远超洛文澪的想象,他本以为药炼着那上万只黑兽的药池已占据九湖渊几乎全部面积,然而却意外发现这只是其中一层空间。

    为尽可能的知彼知己,洛文澪决定继续探查这里的情况。

    洛文澪费了不小功夫才解掉身上的白光咒,然后他顺着一面黑洞似的,直通向下的螺旋梯一路朝下冲去,途中所遇守卫皆被他瞬间撂倒。

    洛文澪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刺骨的寒意,其实他在刚进入九湖渊地域时便隐有感知,原本他只以为是九湖渊杀孽太重才自然充满煞气,可此刻,这股混沌邪恶又充满疯狂的气息,竟让他感到可怕的熟悉。

    寒意,直窜四肢百骸。

    本能告诉洛文澪那绝无可能.....那个男人,已经死了!

    越是拼命否定内心深处的猜测,越是想亲自去确定,就这样,洛文澪未在任何一层停留,直接朝着那股气息的源头奔去。

    洛文澪跑到了最底层。

    底层入口的结界有四重,洛文澪耗尽一半灵力才将其打破,而后又自己设置了一道阻挡。

    底层的空间较小,但也有现世一个球场的面积,四面墙壁的表层是用烧熔的金属混参着草汁浇筑而成,源源不断的释放着药草的刺鼻气味。

    在广阔的平地中央,跪着一个无法分辨种族的族类,他垂着头,衣衫褴褛,长发蓬乱,然而即便是跪姿,也能看出其身躯魁硕健壮。

    来自墙壁上,四面八方的锁链汇聚着束缚在他的身上,令他看上去就像一只被立体蜘蛛网锁住的困兽,且铁链的端头不单单只是缠身而困,而是穿透了他的双臂及肋骨,以锁骨缚肉的方式将他完全固定在那里难动分毫。

    仔细看去,还会发现他跪地的两条腿靠近膝盖的地方,被两根半米长的金属锥钉在地上。

    洛文澪怔怔的看着那个身影,一阵更森冷的,令他头皮炸开的寒意在他的皮肤表面密密麻麻的散开....

    那是....不可能!

    绝不可能!

    洛文澪拳心紧握,他缓缓朝着那个男人走去,发现被缚男人的周围地上,画满了上灵族的远古符文,那是定灵咒,咒圈内的生物无论拥有多强的力量,也会因咒无法施展。

    感觉到有人靠近,且定灵咒也无法阻碍男人感知到对方身上那不同往日守卫的气息,被缚的男人身形微震,缓缓抬起了头。

    看清了男人的脸,洛文澪手中缓缓幻化出一把长刀。

    梵罹!

    极度的震愕之下,洛文澪反而平静下来。

    想到那上万只的黑兽,洛文澪也不难想出为什么上灵族要把梵罹密藏在这里....他们想把梵罹也药炼成一只可控的杀人兵器。

    只是看样子,似乎还未成功!

    然而又怎么可能成功,这个男人的灵骨早在四百年前就被他洛文澪施咒拔掉了,现在的梵罹只不过是个没有灵力的废物!

    “是你啊....”梵罹看着洛文澪,百年不动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心肝儿...”

    梵罹的声音厚沉沙哑,百年未开口已让他的声音失去了原色,但其中那傲慢揶揄而又瘆人的笑意依旧和洛文澪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没想到来此一遭还能有‘意外之喜’。”洛文澪的声音未有一丝波澜,他用刀尖缓缓挑起梵罹的下颚,浑身散发着经年不化的寒意,“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苟活至今,真狼狈啊梵罹,如此偷生,不如在当年体面的死去。”

    梵罹的模样还是四百年前一样,此刻虽是蓬头垢面,但斧凿般的刚毅轮廓依旧英俊深邃的摄人心魄,身上邪煞的气场丝毫不减当年。

    梵罹眼中的阴邪之气更重,但他依旧轻笑着,“我把你养大,教你无人能敌的术法,还没来得及从你身上获取回报,就被你害的全族灭亡,心肝儿,你可知道我有多恨你啊...”

    “魔魈族之所以灭亡,只因你梵罹和你的族人杀孽太重,你们本已称霸虚空逍遥自在,然却以杀戮为乐,令虚空人人自危,才会逼得全虚空族类联合反抗,最终落得灭族的境地。”

    “哦?所以为灭了我族,你不惜赔上自己全族的命。”梵罹阴侧侧的笑着,“你的族人,可死的更惨啊,活着的,也生不如...”

    梵罹话未说完,洛文澪手中的长刀已刺入了他的胸腔,此时九层的入口处,北牧禾的手下正在试图冲破洛文澪设置的那道结界。

    “灵骨不在,所以就只能逞口舌之快了是吗?”洛文澪话音一落,猛地推动手中的长刀,直至刀尖从梵罹的背部裹着淋漓的鲜血破出,“今日送你一程,让你免受活苦,不谢。”

    梵罹的身体微微抽搐着,他吃力的抬起头,流血的嘴角阴邪的上扬,“本王以血誓咒,死后将意识化灵,与你如影随形,相缠至死....”

    说着,梵罹面容狰狞的笑了起来,洛文澪一把拔出贯穿梵罹胸膛的长刀,再次狠狠的刺了进去。

    与此同时,入口的结界已被北牧禾的手下联合打破,北牧禾一群人冲了进来,看到眼前这一幕都生生愣住了。

    洛文澪再次拔出手中的长刀,梵罹喉咙里发出一声苦闷的声响,随之便永远垂下了头。

    洛文澪戴好脸上的面具,然后才缓缓转过身。

    众人看着洛文澪手中还在滴血的长刀,未敢立刻靠近。

    北牧禾无比震惊,他原以为这入侵者的目的是救梵罹,没想到是来杀梵罹的。

    上灵族把梵罹囚禁在此,的确是为将其药炼成可控的战争兵器,虽然梵罹灵骨不在,但上灵族一干药师依旧在努力从梵罹身上找到一丁点可供利用的东西,毕竟梵罹在虚空史上是“神”一样的存在,如果能复制利用,称霸虚空指日可待。

    但是现在....

    “你是谁?”北牧禾盯着眼前带着药师面具的男人,冷声问道。

    “本该死于四百年前的魔魈恶鬼,却被你们上灵救下苟藏至今。“洛文澪的声音清冷缓慢,但却掷地有声,“这事若传出去,我看你们上灵全族如何对虚空各族交代!”

    “你究竟是谁?”北牧禾前额青筋暴起,他无法接受上灵的必杀大器就被眼前这个男人这样轻易抹杀。

    洛文澪将面目摘到鼻梁处,露出那双墨冰似的眼睛。

    “上灵族为称霸虚空与现世两界不择手段,是妄想重蹈魔魈族覆辙吗?”洛文澪缓缓走向北牧禾,“如果是,那这魔魈梵罹,便是你们日后的下场!”

    贺利突然大喊,“别看他的眼睛!”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