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二十七章 入侵九湖渊!
    洛文澪通过伪装,成功进入了上灵族的禁地,九湖渊。

    九湖渊守卫森严,一向贸然闯入九湖渊的族类,皆格杀勿论。

    据说九湖渊之所以成为上灵族的禁地,是因为藏着上灵族太多的秘法奥义,就像其他族类都有自己一片秘密基地用于生产外界不为所知的必杀器一样,只有极少数的上灵族高权才有权进入。

    九湖渊的位置极难寻找,这也是它存在千百年也很少被外界窥探侵入的主要原因之一,没有内部人员带领,根本不会有人找到,且就算找到了,也会在进入的途中在一片迷宫中迷失方向。

    洛文澪之所以知道九湖渊的具体位置,是因为他曾经来过这里,准备的说,是被抓到这里....只不过后来被那个男人救了出去。

    洛文澪此次来这里,主要是为确认这里是否真存在大量的,被药炼后的黑兽族,如果有,他必须立刻阻止。

    他不能让黑兽族成为上灵族与久尊族发动战争的利器。

    九湖渊在一片四面环山的湖下方,那就像将一条长湖悬空的地下宫殿,以其为中心的方圆近十里,被七八层结界保护着,因为四面的山崖长满了各种毒性极强的草植,所以没有任何异兽敢靠近,而被河边毒药草浸泡过的,剧毒无比的湖泊,也不存在任何鱼类。

    九湖渊的地域,走兽游鱼飞禽皆不存在,所以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九湖渊内守卫的警觉,而妄想突破结界还不被察觉,更无可能。

    然而洛文澪偏偏能够做到。

    隔三差五就会有大批药草被运入九湖渊,洛文澪也就顺上了一趟。

    在现世无法使用的术法,在虚空这个充满灵力的空间都可以最大程度的施展,洛文澪那天生异于常人的体质,助他学会了很多其他族类无法修炼的秘术,且因师出虚空史上最强者,所以他的战斗力若是一对一单战,虚空几乎无人能敌....

    洛文澪最后成功进入了九湖渊的中心地带,看到一片泡在药水内的黑兽族,数量也超乎他的想象。

    一眼无法望至边界的药池总共四个,每只药池内都站着约数千只的黑兽,他们如石塑一般站立在药水没到小腹间的药池中,闭着双眼一动不动,乍看上去像睡着了一样。

    这上万只黑兽,在长达**年的药炼中,已经脱离了本来的形态,异化成了洛文澪三次交手的残尸兽的恐怖模样。

    上灵族敢放残尸兽到现世作乱,就代表他们心中,虚空与现世的和平协议,早成了一张废纸。

    虚空如今没有混战,没有额外的兵力消耗,且通界门上的大咒时限将至,大咒的术法威力日趋变弱,虚空的野心焦点,自然就重新汇聚到了现世。

    猎灵族一直不同意虚空入侵现世,也算是虚空作恶最少,杀戮最少的强大族类,一直遵循的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洛文澪也对猎灵族那几位长老的思想观念十分放心,但现在洛上河都已经被上灵族从内部腐蚀,猎灵族的那些高权者又还有多少能靠得住。

    洛文澪担心要不了多久,猎灵族的信念会“坍塌”。

    洛文澪取下随身的小试管,拔下橡木塞,然后走到池边偷偷的装了些药池中的药水。

    然而,就在试管的边缘刚触碰到药池内液体的瞬间,池内的药水忽地散射出森冷诡异的绿光,将广阔的地下空间照射出漫天的绿色光亮。

    洛文澪一惊,他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在将试管装上药水收起后,转身就准备离开,然而这一转身忽地发现自己全身散发着荧光似的白色,在这漫天的绿色光影中显得极为醒目。

    洛文澪看着眼前一群盯着自己,杀气浓浓的守卫,在心里暗嘲了自己的不谨慎,同时也对九湖渊的安保措施真心的认可。

    “非九湖渊内部人员或物品,任何程度的触碰都会自觉暴露。”为首的男人阴冷的看着洛文澪,“九湖渊,可不是你能肆意妄为的地方。”

    洛文澪猜想这个地方大概是被下了什么咒,他身上穿着那名送药男子的衣鞋,如果一开始穿的就是自己的鞋子,大概早就触发这道咒了。

    洛文澪只是轻迂了一口气,他的脸上带着送药师的面具,也无人能看到的模样和神态。

    “入侵者报上来历。”男人厉声道。

    洛文澪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一群人,淡淡的问道,“这些黑兽还有机会变回原来的模样吗?”

    “最后一遍。”男人冷厉的声线拔高,“报上来历!”

    洛文澪再次轻叹了口气,他缓缓摘下面具,但只露出一双眼睛便停住了。

    “那就...”说话间,洛文澪的瞳孔中似有涡流流转,“由我自己去找答案....”

    北牧禾已经很久没来九湖渊视察了,没想到这刚到便被通知有外族入侵。

    当北牧禾到达发现入侵者的药池附近时,就见十几名九湖渊护卫倒成一片的横睡在地上不省人事,现场也早不见所谓的入侵者。

    一直跟着北牧禾的贺利上前查探情况。

    贺利是北牧禾从上灵族战氏精心挑选出的贴身保镖,很受北牧禾信任。

    “这些人好像被困在了梦里。”贺利。

    “梦里?这是什么术法?”北牧禾道。

    贺礼用随身的利刀刺在了一人的胳膊上,剧痛之下,那人惊坐而起,睁大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随之看到北牧禾,吓的忙调好跪姿朝北牧禾行礼。

    男人如实回答北牧禾,他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只是恍惚间他发现自己置身泥浆之中,全身动弹不得.....

    现在才反应过来那只是他的幻觉。

    贺利道,“虚空史上会致幻术法的只有梵罹一个,而梵罹他不是被束缚在渊底九层吗?“

    北牧禾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沉,转身命令身后的手下,“去九层,那家伙的目标应该是梵罹!”

    梵罹,是魔魈族之王,亦是四百年前整个虚空的噩梦....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