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十七章 不是他儿子!
    洛文澪作为猎灵族安置在现世的联系官,维护着在现世生活的猎灵族人的权益,但因甚少向猎灵族汇报,长久以来像没有立场的漂流在外,所以猎灵族也早安排了其他联系官在现世工作,只是还未搁去洛文澪的职位。

    洛文澪身为猎灵族战氏洛家的次子,他强大的术法远胜于他的哥哥,猎灵族能与之一战的恐怕也只有他的父亲洛上河,所以整个猎灵族甚至是整个虚空,都对洛文澪敬畏有加,甚至是一向眼高于顶的商氏,也对洛文澪有稍许忌惮。

    洛文澪上一次回猎灵族,还是在父亲洛上河又一次的整岁大寿上,不过也是用完寿宴,和父亲洛上河单独聊了不到半个时辰后便离开了。

    这些年洛文澪和猎灵族之间的联系,也不过是靠信灵传递,但洛文澪让信灵所传递的内容,更像是一种敷衍,久而久之,洛上河也放弃了在洛文澪身上的投放的一些希望,多次召洛文澪回族,洛文澪都以各种借口推去,并对洛上河下达的任何任务都充耳不闻。

    洛上河一直都想不明白,在没有任何摩擦的情况,他和洛文澪的父亲关系怎会变得如此疏冷,而那个曾对自己唯命是从,对种族大业义不容辞的儿子洛文澪,又怎么会变的得对关于家族的一切都寡淡无比....

    洛文澪这次主动回来,洛上河十分意外,他本想摆桌设宴,再叫上长子和洛文澪畅聊一番,但洛文澪表示只想和洛上河单独聊聊,称有重要的事情要询问洛上河。

    即便有其他人在场,洛文澪对自己身为猎灵族战氏首领的父亲说法语气也不卑不亢,无一个晚辈对长辈该有的谦逊,就像两者权利平等,。

    洛上河也早习惯这样的洛文澪了。

    洛上河在院中小凉亭下的石桌旁与洛文澪坐下,同在场的还有洛文澪的大哥洛武。

    洛文澪的容貌多继承于母亲,虽面容隽秀,线条柔和,冷峻而不显硬悍,但他的兄长洛武的外貌多继承于他父亲洛上河,英俊刚毅,面部轮廓有种锋利的锐气,给人无形的威慑力。

    洛武的性格就是洛长河希望的那样,对他唯命是从,为猎灵族的一切利益奋不顾身,做他洛上河一把趁手的兵器。

    洛文澪也不拐弯抹角的寒暄些没营养的废话,而是开门见山的将他知道的,上灵族和久尊将联合对付猎灵族一事告诉了洛上河。

    如他所料,洛上河只是微微抬眉,并没有很吃惊,但洛武却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怎么可能?这么大的事我们不可能没一点风声。”洛武脸色严沉道,“文澪,你这是从哪得到的消息。”

    上灵和久尊联合对付猎灵是有些说不通的,猎灵和久尊来往一直密切,猎灵和久尊关系比上灵和久尊要融洽多了,久尊怎么可能不声不响的便跟上灵族结成同盟。

    “残尸兽,父亲听说过吗?”洛文澪面无表情的看着洛上河,“上灵族和久尊族共同制造的战争武器。”

    洛上河的目光越来越冷,洛武则依旧一副茫然的表情。

    “父亲不打算坦白吗?”洛文澪继续冷声道,“上千年的信仰和忠义,就这么被北家的一只清狐收走了?您的命,真的比猎灵族上百万同族的命运更重要?”

    洛上河喝尽杯中的茶,转头对洛武道,“你先离去。”

    洛武心中疑惑更多,但也没敢多问什么,起身离开了。

    洛武离开之后,洛上河才看着洛文澪,冷冷的问道,“这些你从何而知?”

    “这重要?”

    洛上河沉默半晌,才缓缓道,“你常年在现世,猎灵族的事几乎从不过问,我早已看不清你如今的立场究竟是什么?”

    “此刻我坐在这里与您面对面的交谈,就足以说明我对猎灵族的忠心。”洛文澪道,“父亲不打算坦白吗,大哥似乎对这件事一无所知,还是整个猎灵族目前就只有我和父亲知道。”

    洛上河舒了口气才道,“猎灵族瓦解,也就这几年的事了。”

    “为什么?”

    “你所说的残尸兽,原是生活在石涯边上的黑兽族,他们战斗力极高但一直远离纷争,从不参与种族争斗,但也就在一百多年前,他们被上灵族狩捕,我不知道上灵族是用了什么手段,竟将黑洞族十万只黑兽全部活捉。”

    洛文澪难以形容心中的震惊....

    黑兽一族的强大是猎灵上灵久尊三大种族无法比拟的,他们千万年来一直守着石崖边上的“一亩三分地”逍遥自在,从不介入任何种族厮杀,也对除他们领地外的资源没有任何兴趣,当然也没有任何族类敢侵犯他们的领地,所以现如今的虚空,一直是猎灵上灵和久尊三方分庭抗礼,相互觊觎彼此的领地资源.....

    黑兽族类虽少,但每一只黑兽都有一敌百的强大术法,三族皆在私下对其示好过,表达合作对抗另外两族,而后共同统治虚空的想法,但都被黑兽族的首领拒绝了。

    黑兽一族的领地千万年来没有族类敢轻易靠近,这大概也是没有族类发现黑兽整族被端一事的原因。

    按照洛上河的话来揣测,那应该是一场兵未血刃的战争,上灵族和久尊族真有某种本事将强大的黑兽一族静悄悄的全族活捕,那必然是用了什么下作卑鄙的手段。

    然而现在黑兽族是如何沦陷的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被上灵族和久尊族炼制成了恐怕的屠杀武器......十万只黑兽若全部出动,加上上灵久尊两族战氏成员,猎灵族恐会在瞬间血流成河....

    “久尊和上灵为什么会结成同盟?”洛文澪问道。

    “久尊族在活捕黑兽这件事上起主要作用,上灵一族提供改造黑兽的秘法。”洛上河叹了口气。“我虽与久尊一族的众多长老交好,但那种程度的好,远不到可以让他们无视和上上灵合作所获得的利益的程度.....”

    “因为所以父亲接下来,就是带领全族人等死吗?”洛文澪面色清冷道。

    洛上河对洛文澪的无礼言辞很不满,但也只是眉头微皱,“我会尽力避免直面对抗,以流血最少的方式解决这场危机。”

    “流血最少的方式?”洛文澪毫不客气道,“妥协?背叛?”

    “放肆!”洛上河拳砸桌面,厉声道,“我是你父亲,更是战氏的首领,你若继续这样不敬,我.....”

    “这件事有必要让族内所有长老知道。”洛文澪打断洛上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猎灵族的未来,不该只由父亲一人决定。”

    洛上河脸色铁青,“他们知道又如何,仓皇之下的举措也许会让战争来的更快。”

    “至少他们立场坚定。”

    洛上河压抑着愤怒,“你什么意思?”

    “父亲怕死吧。”洛文澪平静的说道,“为所谓的长生不死,您睡了北家那只清狐,结果被北牧禾的父亲下了死咒,为保命,您私下只能不断迁就上灵族。”

    洛上河的表情如裂开一般,他盯着洛文澪,放在桌上的拳头发出克制的摩擦声。

    “你.....”

    “这件事还是由父亲亲自跟长老们私下交谈。”洛文澪站起身,淡淡道,“若父亲不肯,我会为父亲代劳,只是那时候,父亲这战氏首领的位子坐的会有些难受。”

    洛上河盯了洛文澪许久,才磨着牙道,“我去说。”

    洛文澪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便离开了。

    洛上河盯着洛文澪的背影,眼中杀意滚动。

    这....根本不是他的儿子!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