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十五章 一夜师母!
    自周逍修炼出虚空灵力后,他的修炼场所便改在了虚空,由白七带着他,通过一扇隐藏在洛文澪卧室里的通界门抵达虚空。

    这世界上众所周知的,连接现世和虚空的通界门只有一扇,那也是虚空族类进入人类的唯一途径,而这扇由洛文澪打开的通界门是不为外界所知的,目前知晓其存在的,就只有洛文澪和白七,现如今再加一个周逍。

    白七让周逍必须保密。

    一开始刚迈入虚空的周逍,全身的细胞都在撕裂着膨胀,呼吸异常艰难,他几次以为自己的身体要爆炸了,最后在白七的帮助下,调动全身的灵力缓和了四五个小时才勉强适应。

    周逍修炼的这个地方像深山老林,四周上下尽是遮云蔽日般的树干枝叶,奇花异草围绕着树根生长,不时能看到形状怪异的野兽和飞禽,身处此处,一眼也无法看到丛林的尽头。

    白七也算得上是周逍的二师父,从周逍接受了这只会说人话的白猫之后,就一直称呼白七为七叔。

    白七不喜欢这个“显老”的称呼,但也懒得去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就任由周逍这么叫着。

    每次周逍修炼前,白七都会在方圆三四里设下束牢与缚牢双重结界,以防有进入老林的虚空族类发现这里,也防止周逍趁他趴在树干上睡着的时候偷跑出老林而被虚空族类发现。

    周日这一天,白七带着周逍在虚空修炼了一整天,晚上九点多才返回现世,而恰巧这时洛文澪也从外回来了。

    周逍抱着白七从洛文澪的卧室出来,刚走到二楼的内置阳台护栏边上,便看到楼底下洛文澪领着一个陌生男子进了大厅。

    窝在周逍手臂里蹲着的白七忽地直起脖子,看着楼下洛文澪身边的男子,惊讶的喃了一句,“清狐?!”

    “清狐?”周逍不解道,“什么清狐?”

    白七没有说话,他从周逍的怀里跳了下去,然后顺着不远处的楼梯下了楼直接奔向洛文澪。

    白七爬上洛文澪的肩,看着洛文澪身旁那怯生生的十五,在洛文澪的耳边低声道,“北牧禾居然把清狐送你了,他够大方的啊。”

    洛文澪朝着楼梯走去,面沉如水的回道,“是借。”

    “哦~”白七别有深意道,“借你喝血吃肉还是.....玩?不过你好像对清狐的血肉没兴趣,北牧禾上次送你的那两瓶清狐血你还没动呢,所以说你把清狐领回家是为了....玩?”

    清狐这种生物,撇去血肉的价值,就只有与其结合才会发挥最大的效用,洛文澪肯把清狐带回来,肯定就是....这猜想让白七自己都激动了起来,他是实在想象不到洛文澪这种不食人间烟火似的,放在古代就是清道士的雄性是如何与性.欲纠缠的。

    如果今晚真要风雨一番,那他白七肯定是要爬窗偷看的....一定非常有意思。

    上楼的时候,洛文澪遇上了正要下楼吃晚饭的周逍。

    “刚练完?”洛文澪问道。

    周逍看了眼洛文澪后侧的十五,然后才朝着洛文澪点点头,“正要下去吃点东西。”

    “嗯,你也还没吃了吧。”洛文澪扭头看着肩上的白七,“跟周逍一块去。”

    白七听出驱赶的意思,小声的切了一声,然后一跃跳到周逍的肩上。

    洛文澪上楼后,周逍带着白七下楼吃晚饭。

    “七叔,我师父带回来的那哥哥是谁啊?”周逍小声的问白七,“是师父的朋友吗?”

    白七嘿嘿一笑,别有深意道,“其他时候不知道,至少今晚,人家是你师母。”

    “师母?可那是男的,怎么会是师母?”

    “你觉得你师父跟那小帅哥在一间房里过一夜,可能会做什么?”

    周逍眨了眨眼睛,“一起睡觉啊,不然还能做什么?”

    看着周逍那纯洁生动的眼神,白七啧啧了两声,“此睡觉非彼睡觉....诶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小孩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就行了,大人的事不准问。”

    周逍更好奇了,他低着头,抿嘴皱眉的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亲嘴啊?”

    白七:“.......”

    吃完晚饭,周逍上楼准备回房休息,但在白七的一再怂恿下,周逍来到了洛文澪的房门口。

    被白七那股好奇劲儿带动了的周逍,也忍不住将耳朵贴在门上偷听,结果不到三秒钟,房门忽地被拉开,洛文澪脸色严冷的站在门口看着他们。

    周逍吓的不清,连话都忘记说了,最后只嘿嘿傻笑的,讨好似的看着洛文澪。

    “没完全学会隐藏身上的灵力,就不要做偷.听这种事。”洛文澪清冷道。

    “就是。”白七故作正经的呵斥周逍,“让你回房睡觉你非要来偷听,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学会听墙角了,快给我回房去!”

    周逍跟洛文澪道了声师父晚安,转身飞快的跑走了。

    周逍跑出不远停了下去,在他回头去看时,洛文澪的那间房已再次紧闭,并且房间的墙壁外围泛着淡淡的蓝光.....那是结界。

    洛文澪给自己房间设置了结界。

    “啧啧...”白七感叹道,“是怕声儿传出来吗?这是打算玩的多疯狂啊...”

    此时此刻,洛文澪的房间内....

    “把衣服穿起来吧。”洛文澪看着床边已脱的一丝不挂的十五,不冷不热道,“我对你没兴趣。”

    十五跪在洛文澪的脚边,凄凄可怜的乞求道,“洛先生,让我伺候您吧,若我今晚不能与您**,我的主人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求求您了...”

    洛文澪坐在床边,双腿呈自然状的微张,十五挪着膝盖将前胸挤入洛文澪的两腿之间,抬手便想要去解洛文澪的西裤腰带。

    洛文澪捏住十五的下颔,动作有些粗暴的抬起十五的脸庞,微眯着眼睛缓缓道,“据说当年清狐一族被围剿,死去的清狐里,百分之九十是被活擒后*身亡,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十五愣了下,许久才湿着眼睛低声道,“因为他们不想活成我这样....”

    洛文澪松开十五,目光清冷的看着他,十五咬着嘴唇,眼泪漱漱的往下掉,他缩回搭在洛文澪两腿之间的手,低着头哭道,“我不想死....我就是...就是想活着....我什么恶事都不会做,我就是想活着,我也不想这样,可我跑不掉....”

    “如果是因为你手腕的锁踪环,你完全可以砍掉那只手,把锁踪环取下来。”

    十五摇了摇头,哭着道,“我被北牧禾下的焚身咒,如果跑了的话,会被他烧死的,我...我不想死。”

    洛文澪脸色一沉。

    十五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着洛文澪的脸,似乎在努力感知什么,几秒后之后试探性的低声问道,“洛先生,您是.....上君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