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十二章 同族感应!
    北牧禾在安北市落了户,因为受四正局监管,所以无法将大批的同族保镖和佣人带在身边,最后只筛选出一名术法高强的上灵族保镖带到了安北市。

    北牧禾作为上灵族的首富之子,在现世落居自然也有殊待,在现世工作的上灵族联系官亲自找人为他安置住所,添置家佣,在北牧禾正式居住后又亲自登门拜访。

    北牧禾不像大多数富子那样轻浮跋扈,他给人的感觉优雅稳重,是个看上去和“危险”二字完全不沾边的男人,所以联系官对他的印象不是一般的好。

    送走了联系官,北牧禾又仔细观察了他整间别墅,而后的一星期里,他命人扩建了地下室,然后将地下室门紧锁,并下令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私进地下室。

    北牧禾费了点功夫,将那只幽禁在他虚空宅院里的清狐弄到了现世,并给这只清狐起了个名字,十五。

    灵感自然是来自他花掉的那十五亿....

    十五被北牧禾带到现世后终于穿上了衣服,北牧禾也没有再囚禁他,而是给他戴上了一只锁踪环,并在他的身上下了死咒中的一种,焚身咒。

    一旦十五落入其他人之手,在他北牧禾无法将其讨回的情况下,他便会启动这道焚身咒,将十五烧的尸骨无存。

    这样既不用担心十五逃走,也不会担心十五落他人之手,被他人所用。

    别墅内的佣人不知北牧禾的身份,只猜测着这大概是位做大生意的老板,而被老板带进别墅的这位名叫十五的,唇红齿白,面容隽秀的小青年,因为看到过他在北牧禾的房间内过过夜,所以一众人猜测这大概是北牧禾养的小情儿,只是这男子那唯唯诺诺,怕极了北牧禾的样子,又让人感觉一切没那么简单。

    今天晚上,十五又被北牧禾唤进了房间....

    北牧禾靠在床头看着几份资料,十五就跪在床边的地毯上,低着头不敢吭一声,甚至连呼吸声都在努力的减弱。

    之前的那个晚上,也就是这么过去的。

    长久的**和精神的双重压迫,让十五变的有些神经质,那哆哆嗦嗦,低头缩肩的样子让人感觉稍稍推他一把都能把他吓死,由其是那双惹人注目的,仿佛氤氲着水汽的大眼睛,无时无刻不流露着恐惧和求饶,在别墅佣人眼中简直就是一被害妄想症的重患。

    “我命人翻查了上灵族书阁中所有记载清狐一族特性的资料,总算找到了一些有用的...”北牧禾看着手中的资料,淡淡的开口道,“上面提到,清狐与清狐之间可以相互感应,而感应的半径达到上百公里....呵,清狐的这种能力,想必虚空还没什么人知道。”

    说完,北牧禾将手中的资料放到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床边的十五,缓缓道,“我现在要你感应一下这个安北市有多少只清狐,他们分别在什么地方.....”

    北牧禾的声音很轻很柔,但就像软刀子似的寒意漂浮在空气中。

    十五从来不会掩饰恐惧,他在北牧禾说完之后,身体便再次颤抖了起来,他用力的摇头,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没有这种...能力....”

    北牧禾一眼便看穿十五在撒谎。

    十五对北牧禾的恐惧已经深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哪怕是北牧禾在他面前咳嗽一声,他都会立刻寒毛卓竖,这样的十五根本无法在北牧禾面前藏住任何心事,他没有那样的定力和勇气,在北牧禾面前,他几乎是从里到外的摊开着,什么都瞒不过北牧禾的眼睛。

    “过来...”北牧禾朝着十五招招手,微笑着轻声说。

    十五就着跪的姿势向前挪着膝盖,直到前襟贴到床沿,但依旧低着头,前额几乎贴在了床面上。

    “十五...”北牧禾捏住十五的下颔,扬起他的脸,轻声道,“我若再有一只清狐,你现在所受的罪就会由他受着,那样你就可获得真正的自由,我会让你像个人类一样在现世生存,不用每日再受割肉放血的苦....”

    十五不敢对上北牧禾的眼睛,小声哭着道,“清狐上古留咒,若背叛同族,必入无间炼狱,永受烈火噬身之苦,万世不得入轮回。”

    北牧禾微眯着双眼,依旧温柔道,“可你是不老不死之身,不会有那一天的....”

    “...不...”十五嘴唇哆嗦了半天才吐出这么一个字,紧接着哭腔回道,“我的族类都被杀了...他们都死了,我也会...死的...总有一天....也会死的....”

    清狐一族性情温弱,胆小怕事,但对同族却极其忠诚,不仅仅是畏惧那条流传下的诅咒,更多像是刻进他们骨子里的信念,即便再懦弱恶劣的清狐,也不会做出背叛同族的事情来。

    十五就是这样,他大概是清狐里面最乖顺胆小,最没出息的一只小清狐,但他很清楚,无论什么情况下,自己都不能背叛同族,那是清狐一族的大忌....

    北牧禾知道,只要十五不肯说,他是拿他没办法的,十五在牢欲的四年,加上在自己手里的这段时间,什么罪都受过,再如何超越身体极限的痛苦也都体会过,所以对十五用任何方法刑逼,十五都能承受的住。

    这个看上去懦弱没用的男子,怕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从地狱爬过来的生物....

    北牧禾松开了手,他在十五的脸上轻轻拍了拍,随之笑着道,“那我就等他来救你.....”

    -----------------------

    夜色下,一只两米高的人形怪物跳上了三四米高的铁栏,一跃跳进了那片待爆破的废弃楼区,借着微弱的月光还能看到那怪物嘴里叼着具人尸。

    怪物顺着一栋十几层楼高的大楼外墙向上爬去,最后在一高层直接顺着一扇窗户爬了进去。

    废弃大楼内的每一层只有光秃秃的墙壁,靠从破窗撒进的月光,可勉强看见那怪物似乎在进食,寂静的四周,也就只有怪物咀肉嚼骨的声响。

    一阵疾风从怪物耳边刮过,那怪物像瞬间察觉到了什么,快速转身抬臂去挡。

    若是现世利器,是无法伤这怪物分毫的,但此刻砍向怪物手臂的,是洛文澪注满灵力的长刀。

    这一刀,直接砍掉了怪物的手臂!

    怪物嘶吼着后退。

    一道白如利剑般拂地掠过,叼起地上那条怪物断臂跳上了窗台。

    白七的眼睛在黑夜中散发着诡异的绿光,他叼着怪物断臂站在阳台上看向洛文澪。

    洛文澪朝白七微点了下头,白七立刻叼着比他身形还要粗大的手臂,转身从窗台上跳了下去。

    “你那只戴着锁踪环的手臂已经被我的猫带去了其他地方....”洛文澪的声音在黑夜中冷冽无比,“所以接下来,你的饲主可不会来救你!”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