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八章 安北市的清狐身份!
    等真正冷静下来,周逍又觉得洛文澪所说的“死咒”其实也没有那么恐怖。

    他又不会去作恶,所以洛文澪没理由伤害自己。

    更何况,他很信任洛文澪。

    这种信任既是对一个强者发自内心的仰慕,也是对一个亲人的依赖。

    两个小时后,周逍给了洛文澪肯定答复。

    这天晚上,洛文澪给周逍下了“死咒”,整个过程是在周逍熟睡中进行的,结果后洛文澪便离开了卧室。

    “你真打算教那小子虚空术法?”白七蹲在床头柜上的台灯旁,看着正靠在床头看书的洛文澪,不解道,“我可越来越看不透你在想什么了。”

    洛文澪头也没转,轻描淡写的回道,“好资源不该被浪费。”

    “但其中的风险你精算过?他现在看上去是个人畜无害的孩子,可等他跟他爸....”说到这,白七下意识地停住了嘴,他谨慎的看了看窗户阳台,才压低声音道,“等他跟他爸那样能操控真身时,你....”

    “我在他身体里下了死咒,除非我解咒,否则他这辈子都现不了真身,更别说是跟他爸那样,还有....”洛文澪合起手中的书,转头一脸严肃的看着白七,“以后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不准再说跟他真正身份有关的话,从此之后,他只有我洛文澪徒弟这一个身份。”

    “好吧,那你至少跟我透露一下,你究竟是怎么想的。”白七一跃跳到洛文澪的小腹间趴着,“不然我脑壳实在疼。”

    洛文澪沉默了一会儿,才目光复杂的轻声道,“我不希望再看到无辜者血流成河的场面,无论是虚空还是现世。”

    “就凭你那徒弟就能实现?”

    “很多美好的东西,只有强者才能守护的了。”

    “可罪恶,也同样是强者创造的。”白七看着洛文澪,“你能有多少把握相信自己创造出的强者是善而非恶。”

    “如果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的掌控,我愿以生命为代价毁了他。”洛文澪淡淡道,“我有信心赌这一把。”

    “无所谓了。”白七慵懒道,“反正你做什么决定我都全力支持你,如果你是错的,要是劝不动你我也只会跟着你一起错下去,谁让你是我白七认定的主人呢。”

    洛文澪抚摸着白七的脑袋,抿笑而不语。

    “对了。”白七忽然又道,“北牧禾说安北市藏了两只清狐,你不做点什么吗?我看你好像挺想养只清狐在身边的。”

    白七总感觉在自己提到“清狐”两个字的时候,洛文澪的眼里闪烁着一种冷冷的,奇怪的光芒。

    “白七。”洛文澪缓缓道,“在你眼里,清狐是怎样的存在?”

    白七想了想,“老实说,我觉得清狐这一种族挺可悲的,明明人形和咱们一样,却被其他族类当灵丹妙药追捕猎杀,反正我是对清狐那所谓的‘返老还童’‘长生不死’的价值没有任何兴趣。”

    洛文澪没有说话。

    “话说回来,你到底想不想找出藏匿在安北市的清狐,你要是真想要一只,我可以发动我弟兄们帮你找,肯定比那北牧禾或牢欲派出的人靠谱。”

    “不用。”洛文澪道,“我知道那只清狐在哪?”

    “什么?!!”

    -------------------

    安北市的***摄影基地内,一群人正为一场戏的绿幕搭建忙的热火朝天,扛着钢材来来回回的几名工人衣服汗湿了几层,总导演还站在一旁边骂边催。

    常厉靠在一张座椅上,他的助理手捧着一只小电风扇站在一旁给他吹风,而他则手撑着下颚,若有所思的观察着不远处一名年轻的小工人。

    作为这部电影的主演,又作为娱乐圈内大资本家的贵公子,常厉理所当然的到哪都是轴中心。

    “常少爷,不好意思啊。”导演走过来,赔着笑道,“本来早该可以拍摄了,结果这临时缺了几样搭建幕台的材料,这会儿才送过来,我们....”

    “没关系,我不着急,你让他们也别急”常厉拧开瓶苏打水喝着,他的目光依旧锁定在不远处那名年轻工人身上。

    常厉长相英俊,在娱乐圈吃得香不仅是靠强硬的后台,还有他那张天生撩人的俊美面孔,美而不阴柔,笑起来时和煦温柔,不笑时仿能冰冻三尺。

    此刻的常厉看上去心情不错,导演也默默的松了口气。

    “那个家伙是谁?”常厉指着不远处正在搭建幕台的年轻男子,“就那个穿着黑色长袖衬衫的男的。”

    “那边几个都是剧组招的临时工,专门负责搭台。”导演顺着常厉所指的方向望去,“都是一块儿的。”

    导演多少猜着了点常厉的心思,这位贵公子猎艳从来不按套路。

    “诶,那边的,你...对对,就你。”导演指着不远处的男子,“过来,常少爷有话问你。”

    杨栩指着自己,露出疑惑的表情,直到导演朝着他又吼一声后杨栩才确定叫的是自己。

    杨栩面无表情的走到导演和常厉跟前,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淡淡的道,“有什么事吗导演?”

    离得近了常厉才发现这个男人长的不是一般的好看,特别是那双冷冽的眼睛,漂亮的像只小豹子,看着既危险又动人,虽然脸上脖子上都占了些油灰,但不难看出他的皮肤很白,且肤表光滑细腻,而汗浸湿了这男人身上的衬衫,贴着皮肤的布料映出了他结实柔韧的腰肌线条。

    “你叫什么名字?”常厉微笑着问道。

    “杨栩。”杨栩的声音无比冷淡。

    “多大了?”

    “二十二。”

    “哦,看着像十八岁啊。”常厉笑道,“嫩的跟个学生似的。”

    杨栩很不喜欢常厉这种轻浮的说话方式,但也没有表现出来,只不冷不热道,“常少爷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常厉轻笑道,“就是我司机他家里有事先回去了,我想问问你,等我拍完这场戏你有没有时间开车送我回酒店。”

    “没有。”

    “.....”

    导演见常厉脸色有变,连忙伸手推了下杨栩的胳膊,扳着脸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常少爷让你送他回酒店是给你面子。”

    说着,导演又转头满面笑容的对常厉道,“这家伙开车技术怎么样还不知道呢,要不我给常少爷安排人?”

    “就要他了。”常厉他站起身,冷着脸道,“我这会儿去洗手间,这家伙的思想工作你去做...“

    说着,常厉转身离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