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第三章 克制边缘!
    高敞广阔的空间内,由低延高的扇形坐台上,坐着上百名戴着面具的男女。

    这里是虚空最有名的拍卖场,名为牢欲。

    牢欲的爪牙总能搜集到虚空所有族类都梦寐以求的珍宝,所以一年一次的竞拍,总会吸引整个虚空族类追捧竞争。

    今年比往年更加激烈,在开拍前,就牢欲有限的参竞名额就已进行了一次疯狂的抢售,最后坐在这里的,除了种族优势外,更是家底雄厚。

    只因为今年牢欲的拍卖品里,多了一样特殊的拍卖品。

    洛文澪坐在看台中央的位置,他戴着一只老虎的面具,坐在他一旁的,是一位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带着花猫的面具也挡不住那双眼波流转的桃花媚眼,他手抵着太阳穴,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懒洋洋的低声道,“就这场面,想要拿下的话,估计要赌上你的全部家当了,危险啊危险。”

    洛文澪盯着前方聚光的竞台,面具后的那双眼睛,因为极度的压抑而深沉不已。

    弱肉强食的世界从来如此,**永远走在人性的前端....

    竞拍最终到了最后一轮,在主持人激情的介绍下,那件备受期待的“商品”终于在万众瞩目下被缓缓推上了台。

    一只四方四正的银色牢笼,牢笼内,是一名年轻的男子。

    男子一丝不挂,他一直用手挡着脸缩在牢笼的一角,炽白的灯光将他本就白皙细嫩的皮肤映照的更加雪白,几乎是浑身在反射一种惹人注目的白光。

    原本安静的看台上顿时爆出无数男女的惊叹,相熟的侧耳讨论,独身的拍腿叫好。

    洛文澪盯着牢笼内的男子,抓着大腿的手顿时如鹰爪一般蓄起。

    “本场最后一件拍卖品,一只清狐。”主持人激昂澎湃的高声道,“四年前,我牢欲在得到知情人提供的线索后,派了九十多族类,在现世的某一城市暗中调查了四个月才将其找出来,据检测所知,这只清狐的血统纯正度达到百分之四十五!”

    看台上一片哗然,形形*的面具也掩盖不住一群人眼中贪婪的精光,坐在看台最前排的几名中年男人,咬牙伏胸的粗喘着,恨不得立刻冲上台去。

    牢欲上一次拍卖清狐还是在九十六年前,那是牢欲在拍卖界真正打出名声的一次,一只拥有百分之三十血统的清狐被拍卖出了虚空拍卖史上最高价....并且九十六年前的那只,还是只死的。

    这次不仅是活的,还是只拥有了百分之四十五血统的高物种清狐。

    “清狐的价值众所周知,血可愈伤,肉可强灵。”主持人的声音抑扬顿挫,“而与血统纯正的清狐结合,更可延年益寿,甚至是,返老还童,长生不死....”

    所谓的“众所周知”其实不过是千万年来的传说而已,而这传说,也是清狐这一种族灭族的最根本原因。

    主持朝笼子旁的两名下属扬了下手,那两男人立刻转身蹲在笼子旁,伸手抓住那只清狐的手拽出了笼子。

    一男人拔出腰间的匕首,在清狐的手臂上狠狠的划了一刀,比其余族类更加鲜红的血迅速从伤口涌出,顺着下垂的小臂汇成一条涓流,一旁的男子又迅速取下腰间的皮囊,将清狐流下的鲜血一滴不溅的全部收住。

    很快,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那条血口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这是虚空所有族类中,唯有清狐这一族才有的瞬间自愈力。

    清狐的伤口愈合后,一旁的男人揪住他的头发,将他的脸仰起面对着竞拍席上的所有人。

    俊美绝伦的面孔同样是清狐的种族优势,无论是在虚空还是现世,都让其他族类望尘莫及。

    “那么现在,竞拍开始!”主持人高声道,“起拍价,五百万灵币!”

    竞拍者没有像之前那样循律增价,几乎全是在翻倍增长,报价声一声未落一声再起,四五声后已达到了今晚竞拍品的最高竞拍价,而不到四十秒的时间里,已经破了牢欲历史最高竞拍额,而上一次破纪录的竞拍品,同样是一只清狐。

    竞价高到离谱,最后一声“九亿灵币”镇住了全场。

    举牌报价的男人背对着大众,加上又带着面具,所以人们看不清他的模样,只知道坐在最前派的都是四大家族中的高权长老。

    一只清狐的价值,只要利用合理,是可以增盛整个种族的, 所以这群竞拍者中也有不是为一己私欲而来的。

    也有几名散商将手中的灵币集中在一人手中,增加获胜的概率,成功后共同分享清狐。

    “还有人出更高的价没有?”主持人的声音都颤抖起来,九亿灵币,比九十六前的记录整整翻了一倍!

    这个金额显然已达顶峰,主持人在多次询问无果后开始倒数,只是最后的“一”字还未出口,座席中央突然传来一句沉冷的男声。

    “十亿灵币!”

    话音刚落,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惊叹,四面八方的目光汇焦在了洛文澪的身上,洛文澪面无表情的放下手中的竞价牌,脸上的面具很好的遮住了他的表情。

    坐在洛文澪身旁的美男倒吸一口气,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洛文澪,顾忌着四面的目光,男人只能极力压低声音朝着洛文澪道,“你疯了吗?你是不是在现世过久了,把虚空的十亿跟现世的十亿划等号了?”

    “好!”主持人激动的大吼一声,“已有先生出价到十亿,还有先....”

    “十亿五千万!”依旧是刚才那个出价九亿的中年男人,只是这次声音很明显底气不足。

    “好,这位先....”

    主持人话未说完,洛文澪已再次举牌,平静缓沉的开口道,“十一亿!”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然而,短暂的沉默后,就在所有人以为大势已定时,同样是最前排的席位上,靠边上的一张座位上传来循循缓缓的一声,“十五亿!”

    洛文澪脸色一僵,抓着竞牌的手因极度的不甘和懊恼而颤抖着,坐在他一旁的白衣美男卯足全力摁着洛文澪握牌的手,生怕他再突然举起。

    “你这是打算把我卖掉凑钱吗?”白美男咬牙道,“让你把老子一百灵币的小鱼干换成三百灵币你都不愿意,这会儿居然能一次拿出十几个亿灵币买清狐?”

    洛文澪微低着头,如果不是面具挡着,男人一定会发现,此时洛文澪的眼底布满了仇恨的血丝。

    洛文澪没有再举牌,那只万人觊觎的清狐最终落在了那个出价十五亿灵币的男人手中。

    离开牢欲的时候,白美男化回了白猫趴在了洛文澪的肩上,他见洛文澪脸色阴森,一路上也不敢开什么玩笑,揣着两只爪子老老实实的趴着。

    “给你个任务。”洛文澪淡淡道。

    白毛昂起脑袋,“啥?”

    “查出那个出价十五亿的男人是谁?住哪?”

    “我靠,牢欲对竞拍者的身份保密到何种变态程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能有多大本事啊...”

    “任务完成,小鱼干升级成三百灵币。”

    “保证完成任务!”

    -------------------

    回到别墅,洛文澪准备上楼休息,路过客厅的时候,冯妈上前向洛文澪汇报这三天周逍的生活学习状况。

    冯妈如实汇报,周逍上学的第一天就跟人打架了,直接将一高年级的学生打进了医院,再然后直接被退学。

    目前已经准备转到另所中学继续就读。

    洛文澪此刻的心情很糟糕,虽然他的脸色依旧如寻常一般淡然冷漠。

    虚空牢欲的这一趟,将他多年经营的冷静,理性和克制,都逼到了崩塌的边缘。

    洛文澪冷声道,“他现在人呢?”

    冯妈感觉洛文澪脸色不对劲,小心翼翼的回答,“正....正在房间里。”

    “好我知道了,你忙去吧。”

    洛文澪说完,转身上了楼。

    周逍正在房间里摆弄着一只近一米长的步*型,这是他以前只在漫画里见过的玩具,所以对其充满兴趣。

    洛文澪推门进去的时候,正跪在床边玩玩具的周逍迅速站起身。

    “叔叔。”周逍叫道。

    洛文澪走上前,面色清冷的看着周逍。

    “还记得我临走前跟你说过什么吗?”洛文澪沉声道。

    周逍猜洛文澪肯定已经知道自己在学校打架的事了,于是低声回道,“记得。”。

    洛文澪此刻并没有什么心思和耐心去教育一个孩子,也不愿意将自己此时身上所带的负面情绪发泄在这个孩子身上,他现在需要休息,需要冷静,于是直接道,“如果下次再犯错,我一定会惩罚你,知道吗?”

    洛文澪说完就转身准备离开,但身后的周逍忽然道,“我没错。”

    洛文澪转过身,不悦道,“你说什么?”

    “他们欺负我同桌,所以我才打他们。”周逍的表情异常坚勇。

    洛文澪皱着眉。

    周逍继续道,“这里的学校很好看,但这里的人比我之前的学校还要差劲,他们不需要任何理由就能欺负人,所有人都怕他们,但我不怕。”

    洛文澪,“.....”

    (兄:翻了翻自己写在小本本上的设定,这文估计会有些暗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