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孽徒子 > 楔子
    安北市的大雨持续了整整三天。

    被大雨冲刷后的安北市,霓虹灯下的斑斓夜景仿佛也比往日更加透亮,竖立在夜空下的幢幢高楼,点缀着一片夜光,可没了欣赏的心情,那一片繁华在洛文澪眼中,依旧透着没有烟火的机械和冰冷。

    淅淅沥沥的小雨逐渐转势成夹风带电的暴雨,敲击在玻璃窗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夜晚显的格外清晰。

    这时,公寓门被打开了。

    接到师父洛文澪的电话后,肖奕就立刻开车赶了过来,虽然电话里洛文澪的声音依和往常一样沉缓淡定,但已知晓了最近发生的事情,肖奕心里还是极为不安。

    洛文澪在电话里告诉了肖奕公寓门锁的密码,肖奕摁了两下门铃后便直接输入密码打开了公寓门。

    一进门,肖奕便看到了了站在阳台靠窗位置的洛文澪。

    洛文澪穿着预备出行的正装,黑色的西装长裤熨帖的不见丝毫皱褶,白色的长袖衬衫外是一件银灰色的西装马甲,将他宽肩窄腰的上下身比例修衬的异常完美。

    洛文澪一手插着西装裤的口袋,一手端着杯冒着热气的茶,他默无声息的伫立在窗前凝望窗外,修长的身形似被一窗外的雷雨包裹,透着一丝不禁意的慵倦和清冷。

    听到身后的开门声,洛文澪才缓缓转过身。

    “师父。”肖奕换了鞋后,脸色复杂的走近洛文澪。

    不等肖奕再开口问什么,洛文澪指了指茶几桌上的,一只拳头大小的方盒淡淡道,“把那收着,从此以后,那就是你的了。”

    肖奕皱眉,走到桌边拿起方盒打开,发现里面装的竟是洛文澪一直戴着脖颈上的吊坠,一条象征着权利与地位的项链。

    “师父这可是你.....”

    “我相信你。”洛文澪淡淡打断,他的声音和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样,无喜无悲无怒,永远都清醒平静,“你的能力,为人,都配得上这条项链,从你跟着我开始,就应该做好这种准备。”

    “可是师父....”

    “明天早上,你戴上这条项链去魈空找猎灵族族长。”洛文澪的声音骤然沉下,目光中透着不容置疑与拒绝的冷硬,“我已在给他的书信中道明一切,你可顺理成章的坐上我的位置,今晚之后,你将担上我曾背负的一切职责和使命。”

    肖奕难以置信的看着洛文澪。

    洛文澪的皮肤很白,晕黄的灯光勾勒出他俊美的面部线条,大概是天生气质冷冽,让他斯文隽秀的五官也透着股拒人千里的威严和肃气,也令人几乎无法从他这张雷打不变的脸上探知到一丁点他的心事。

    从跟着洛文澪开始,肖奕几乎没有见洛文澪发自内心的笑过,他的印象中,洛文澪一直是个不苟言笑的领导者,近乎极端的冷静着,理性着。

    肖奕缓缓垂下眼睫,低声道,“是,师父。”

    洛文澪拾起沙发上的西装外套,然后看着一旁拿着项链盒,脸色异常纠结的肖奕,淡淡道,“你可以回去了,别忘了我交代你的事。”

    洛文澪穿上外套,面无表情的系着胸前的纽扣,待他准备离开时,发现肖奕还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在洛文澪准备开口说什么时,肖奕忽然看着洛文澪道,“师父是准备去四正局进行所谓的‘认罪'吗?”

    洛文澪面色微沉,刚要开口,肖奕又紧接着道,“我从阿奇那里听说了,四正局那帮人决定用师父你换取虚空与现世的和平,交人期限截止今夜十二点。”肖奕眼眶酸红,咬牙道,“所以师父现在是准备去见周逍,对吗?。”

    洛文澪似乎想反驳什么,但开启的唇齿最后只吐出一声极低的轻叹,但那并不像是在悲悯惋惜着什么,而像是在表达着无所谓,不在乎.....

    “做好你该做的。”洛文澪说完,抬脚朝公寓门口走去。

    肖奕忽然朝着洛文澪的背影大声道,“周逍他会杀了你的!”

    周逍有多恨洛文澪,肖奕心里很清楚。

    洛文澪停住脚,但却没有回头,他用极为轻淡的声音回道,“我得给魔魈族一个交代。”

    “我跟师父一起去。”肖奕声音异常坚定,“我不信他敢明目张胆的伤您,师父地位崇高,受虚空与现世两界敬重,不是他一个魔物可轻易践踏的。”

    肖奕似乎打定主意要随文澪走这一趟,他快步跟上洛文澪,“无论师父说什么,今夜我都不会离开师父,在肖奕心里,守护师父的平安,比师父赐予的权利和地位更加重要。”

    洛文澪一转身便对上了肖奕忧忡忡的目光.....

    肖奕一米八五的身高,比洛文澪还要高一些,他面容俊朗,身形健硕英挺,用洛文澪的话来说,肖奕看上去就是那种三观极正的正义青年,有胆识,有担当,无惧恶势,亦不会被这世间的物欲和人心玷染初心.....这也是洛文澪当初收下肖奕为徒的最主要原因。

    “师父。”对上洛文澪的目光,肖奕的视线不可思议的柔软起来,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愧疚,“我虽不够强大,但我愿用生命护你周全。”

    洛文澪笑了,那是一个很欣慰的笑容,只是在眼角转瞬即逝,他抬手拍了拍肖奕的肩膀,轻声道,“四正局里的人不会任由周逍胡来,放心。”

    肖奕咬牙沉默片刻,最后还是坚持道,“我不信周逍,我开车送师父去四正局,一路护....”

    肖奕话未说完,看着着洛文澪双目的眼睛忽有一瞬的恍惚,紧接着视线中的洛文澪忽然化成了一道幻影,随后从四周的空气中飘浮出无数白色的柳絮....

    肖奕只觉大脑一片空茫,身体逐渐虚浮失力,视线中只剩下一片柔软的羽白,紧接着一股混沌的睡意冲上了大脑。

    肖奕吃力的低喃了一声师父便倾斜着倒下。

    洛文澪及时伸手扶住了肖奕,并将昏睡过去的肖奕拖到沙发上躺着。

    将一薄毯轻轻盖在肖奕的身上后,洛文澪转身离开了公寓。

    暴雨的原因,此刻入夜的安北市显的极为冷清,繁华都市的各色霓灯也掩不住路面的寥寂,稀疏的车辆在雨中疾速飞奔,仿佛整个城市只剩下敲打在车窗上的雨声。

    洛文澪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大楼,目光不禁沉遂起来,他回忘自己生来至今的千年浮沉,好像一切从他接回周逍开始就已经在一点点的偏离轨道....

    四正局是位处郊区一片生态园区中的行政机构,被郁郁葱葱的几十棵老树包围着,四五幢大楼竖立其中,看上去既壮观又严肃。

    到达目的地后,一名带路的工作人员将洛文澪带到一栋大楼的四楼一间会议室门前。

    “就是这里,洛先生请。”

    工作人员后退着侧过身,对洛文澪彬彬有礼道,

    洛文澪点了下头,转身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一百多平的会议室,两面是透明的落地窗墙,中间那张惹眼的朱红色会议桌占据了会议室近半面积。

    这是四正局高层日常开会的地方,内部除了墙角那盆近一人高的散尾葵,几乎再无其他装饰,敞阔的空间内显的既冷清又严肃。

    出乎洛文澪的意料,会议室内没有他预想中的,八方会审般的画面,本该出现在此的位高权重者皆全部没有出现。

    会议桌的最前方,只坐着一个男人。

    洛文澪走到男人正对面,也就是会议桌相对尽头的位置坐了下来,他背靠着座椅,但身形不显丝毫塌垮,而后双手环胸,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你还真来了。”男人身体慵懒的斜靠在座椅上,一只脚搭着另条腿的大腿,微歪着头,眉梢微挑,眼里轻浮的笑意都异常锋利,他目不转睛的盯着洛文澪那张不苟言笑的脸,“我都已经做好了十二点之后,带人去虚空大开杀戒的准备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想开了。”

    “你让果央告知我一切,不就是算好了我会来?”洛文澪依旧面无表情,“不过看你这架势,似乎是打算私判,而非公审。”

    “公审?”男人阴笑,“公开审判你的结果只有两种,死,或终身监禁万棘牢,这两种应该没你能接受的吧。”

    洛文澪面色如常,“你又怎么知道我接受不了。”

    男人笑了,似乎在心里嘲讽着什么,他站起身,绕过宽长的会议桌,一手抚动在光滑的桌面上,迈开欣修的长腿朝洛文澪缓缓走去,一边笑着道,“生命和自由,不是你最想要的?”

    男人身形高大,模样极其英俊,像从商务海报上走下来的高端男模,眉骨高耸下双目狭长,鼻梁高挺,削薄的嘴唇微微上扬,看上去既残冷又邪魅。

    因为看上去十分年轻的原因,所以即便气场强大,也令他全身总透着浓浓的,轻浮的痞气。

    洛文澪抬起头看向朝着自己走来的男人,双眸幽冷,“你确定?”

    男人已走到洛文澪身旁,他漫不经心的一侧身,半边身直接坐在了会议桌的桌面上,然后似笑非笑的低头看着身前所坐的男人。

    “不,得纠正一下。”男人用无辜的笑容包裹着蠢蠢欲动的恶欲,轻声道,“比起生命与自由,尊严才是你最在乎的。”

    说着,男人微微俯身,俊魅的面容温柔的贴近洛文澪的眼睛,然后见他微眯着双眼,轻轻的说,“对吗,师父。”

    最后两个字,男人咬的极轻,但却仿佛包裹了无数讥讽和恨意,连他眼底的笑容都瞬间变的异常犀利。

    洛文澪没有说话,对上男人视线的眼眸,不起一丝波澜....

    “师父真好看啊。”

    男人低哑的感叹,盯着洛文澪的脸,充满侵略性的目光仿佛要扒下洛文澪脸上的一层皮,但偏偏声音满是温柔而又贪婪的暧昧,“特别是不穿衣服的时候,特别的....美...”

    靠的过近,男人嗅到了那飘浮在空气中,夹杂在一阵淡淡的男士香水味中的,细微到极致的气息,勾挠着身体里的每一寸敏感神经,简直是致命的蛊惑。

    说话间,男人的手缓缓抚向洛文澪的脸,只是还未得逞就被洛文澪抓住了手腕。

    男人只觉得洛文澪要勒断他的骨头。

    “既然知道我在乎什么,那就应该清楚我想要的审判方式是什么。”洛文澪看着男人,眼中寒光闪动,“我是自己过来的,同样,我现在要离开,凭你的能力也拦不住我。”

    “哦。”不以为意的一挑眉,周逍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也没有说话,只是笑眯眯的盯着洛文澪。

    “我会联系四正局的几位大司,让他们公开审判我,他们会给魔魈族一个满意的交代。”

    “你不知道吗?四正局的权力早塌了,那几个领导者在我跟前连个屁都不敢放,在你来之前的一小时,这间会议室坐满了人,他们早已经商量出结果,那就是把你关进万棘牢,永世不见天日。”说着,周逍笑了,“可我告诉他们,除了我没人有资格审判你,然后他们就战战兢兢的散了.....师父不感激我吗,万棘牢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不是我,师父的余生得受多少苦。”

    洛文澪面色阴冷的看着周逍,“感激你?”

    周逍眯笑着点点头。

    “周逍...”这一刻,洛文澪的目光出乎意料的平和,他几乎是语重心长的在说,“你是所有罪恶的源头,是一个该被世人憎恨的怪物,对你,我只有厌,和恨。”

    堆砌在周逍脸上的虚伪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消失,但他依旧盯着洛文澪的脸。

    几秒后,周逍又忽地笑了,他说,“可我得感激师父啊,是师父给了我命,也是师父给了我作恶的机会,所以现在为了报恩,我不能让师父受一丁点苦...”

    周逍话落,挣开洛文澪的手掌并反手抓住洛文澪的手腕。

    洛文澪并未立刻反抗,而是神色笃定的对上周逍凶狠的目光,瞳仁内的波光瞬间如涡流一样滚动...

    对上洛文澪眼中虚幻的涡流,周逍蓄势待发的身形一僵,顿时如座石雕一般动弹不得,他惊愕的双目逐渐惺忪疲惫,并在一股强烈的困意驱使下缓缓闭合....

    可就在洛文澪以为自己施术成功时,周逍又忽然瞪圆双目,瞬间像有一股巨力在无形中回噬到了洛文澪的眼中,洛文澪身体一震.....

    洛文澪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眼,他用尽全力来抵制那股幻力的反吞,但还是失败了,最后在周逍诡异的笑容中,仰头靠着座椅昏了过去。

    周逍伸出手,终于如愿以偿的抚摸到了洛文澪的脸,带着薄茧的手指缓缓的,由眼帘到鼻梁再至嘴唇...

    那夜的疯狂,他毕生难忘....

    “在我离开你以后,你好像又新收了一个徒弟...”周逍的指尖试图从那柔软的唇瓣中侵入,他看着洛文澪安然的睡颜,轻笑着自言自语道,“听说他是跟我一样的属性,如果是这样,他对你也应该有着极其强烈的*欲吧....嗯?他得手过吗?也有像我那个晚上,把你*的不省人事吗?”

    周逍的手指顺着洛文澪的下颚缓缓滑落至他的脖颈间,一根手指懒懒的勾住那根条纹领带的一角,微微使力后扯,那触感光滑的高级定制领带便从洛文澪的脖颈滑落,握在周逍的手心,还带着一丝丝撩热的余温。

    “永远都是这么正经,严肃...”周逍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全身熨帖平整的商务正装,不由冷笑一声,“就连来受死,也能弄的跟谈判一样....”

    周逍将手中的领带扔至一旁,弯身将洛文澪从座椅上抱了起来,然后转身将其放在了宽大的会议桌上。

    暗红色的桌面,将洛文澪一身纯黑色的西装映衬的更加深沉,也让西装下包裹的风景显的更加神秘,而脸庞与脖颈间的皮肤也被反衬的更加白净细腻,散发着璞玉般的光色,令人移不开视线....

    周逍站在桌边,目光在失神的凝视中逐渐覆上染上一层欲雾,一颗森白的獠牙在**的驱使下不受控制的探出嘴角。

    “师父,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想杀了你,多想,要你.....”

    (兄:重新做人,踏实更新~~)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