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有一册生死簿 > 第六十五章 红衣少女
    以灵骨为笔,以自身或者他人精血为墨,画出一系列生动活泼的事物,然后由虚化实,以假乱真,颇有几分神笔马良的意思。

    这就是血画师大概的能力。

    意外的多看了【血画师】大胖子郑说一眼,随后陆铮的目光落在红衣少女的身上。

    经过一番交谈,陆铮知道了这少女名叫乔欣,是小男孩乔文的亲姐姐。

    乔欣的脸庞非常的白皙,比细皮嫩肉的吕清风还要白,不过却不正常,看上去更像是没有血的病态的惨白。

    在灵视的状态下,陆铮可以清晰的看到乔欣的体内涌动着一大股黑气,比乔文身上的邪气要浓郁很多。

    可是同样的,乔欣身上也有一缕金光存在,邪气与神圣并存。

    陆铮更加疑惑了,这姐弟俩到底是什么情况,居然都这么古怪。

    摇了摇头,陆铮和众人打过招呼,然后众人经过一番商量,拦住了一辆超大的马车,一行人在乔欣乔文的带领下,向着城外而去。

    这个世界类似于中国的古代,虽然有修炼者这类特殊的存在,但是普通人的生活还是没有得到改善。

    比如,外出办事主要还是靠马车出行。

    乔家庄是一个偏僻的村子,而且长治县内大多山脉丘陵,这导致陆铮一行人经过好几个时辰的长途跋涉,才不过前行了上百里。

    而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将要步入黑夜了。

    赶马车的车夫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虽然长的挺雄壮,但是天色暗下来后他也不敢继续玩前走了。

    眼看着天色已经昏黑,无法再赶路,汉子车夫扭过头,看着陆铮等人疑惑道,“这都快赶了一下午的路了,你们说的那个乔家庄到底在哪呢?”

    红衣少女面无表情的指了指前方,道,“马上就到了,前面转个弯就是。”

    “你可拉倒吧,这荒山野岭的哪有村子。”车夫却是一脸不信道,“这条路我也时常走,对附近的村子不说了如指掌但是也清楚的七七八八,这一片根本没有叫乔家庄的村子。”

    红衣少女乔欣仍然面无表情,缓缓道,“前面打个弯就到了,还有不到半里地。”

    说完,乔欣又补充道,“车夫,如果你把我们安全送到,等会我会给你安排吃喝住宿,不会让你白费半天的功夫。”

    车夫却摇了摇头,道,“天色已经黑了,这里的路实在难走,我不敢再走了,毕竟我家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这匹马,我可不敢让它受到伤害,

    这样吧,我少收点路费,剩下的路你们就走过去吧,反正你们也说了转个弯就到。”

    红衣少女直勾勾的盯着车夫,没有说话。

    旁边的乔文看到这种情况,轻叹一声,从怀里摸出来一小块碎银子,随手扔了过去。

    车夫连忙接住,放到嘴里咬了一口确定是真的后顿时大喜,连连道谢。

    看到这种情况,陆铮的目光微微一凝。

    事情有点不对劲啊。

    乔家庄是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按理说应该是属于穷乡僻壤才对,乔文这么小,哪里来的碎银子?

    还这么大方,一点路费就直接抛出去一块碎银,都不带找零钱的。

    陆铮感觉不太符合情理,他似有所感,扭头看到了同样一脸疑惑的胖子郑说。

    很显然,这【血画师】胖子也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他也对乔文的出手阔绰深有不解。

    疑惑中,陆铮一行人下了马车,在乔欣的带领下,徒步向前方走去。

    幸好天空的月亮接近满月,虽然天色已晚,但是明月早已高高挂起,皎洁的月光倾洒下来足够照亮了道路。

    果然如乔欣所说,在往前拐了一个弯后不久,视线尽头出现了一个影影绰绰的小村庄。

    虽然距离很远,但是也能看到此时村庄里飘起了炊烟和几处灯火。

    就在这时,乔欣忽然捂着肚子叫了起来。

    “你怎么了?”队伍中的【灵兽师】红玉上前,关心问道。

    “哎呦。我肚子不舒服,要去密林里方便,你们先回村子吧。”乔欣一口气说完,然后急急忙忙的向后方跑去。

    剩下的人面色错愕,虽然心有疑惑,但是不好细问,好在乔家庄就在眼前了,一行人在乔文的带领下继续前行。

    ......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时候不能再赶路了。

    赶车的车夫干脆在原地停下,生起了一堆篝火,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大饼和一块碎银子。

    一边吃着大饼,车夫一边眉开眼笑的观看着手里的碎银子,一想到下午为了找什么乔家庄就赚了这么多,他心里就乐开了花。

    忽然,一道阴风凭空吹来,拉车的马匹被惊的直叫唤。

    等到阴风散去,车夫这才发现,一个十六七岁的红衣少女出现在他的面前。

    少女的脸色惨白之极,正是和他刚刚分开没多久的乔欣。

    车夫疑惑问道,“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跑过来了?”

    “咯咯...咯咯...”乔欣的喉咙里发出了一道令人牙酸的不像人类的声音,然后在车夫惊恐的目光中,乔欣在原地一个模糊,便化作一道残影扑了过去。

    随后锋利如刀的指甲猛的一划!

    “啊!”

    一道惨叫声在原地响起!

    车夫的喉咙直接被切开了一个大口子,滚烫的鲜血像是喷泉一样涌了出来。

    乔欣没有任何迟疑,张开嘴巴咬向车夫已经破碎的喉咙。

    “咕咚...咕咚...”

    乔欣大口喝着鲜血,原本健壮的车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着,而乔欣的惨白脸庞则恢复了一些红润。

    半刻钟以后,

    车夫几乎变成了一具干尸,乔欣扔下车夫的尸体,满嘴鲜血的看向受惊的马匹,然后冲了过去。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