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有一册生死簿 > 第六十一章 阶层
    鸣剑山庄...

    陆铮看了一眼吕清风,开口问道,“你是来自鸣剑山的那个鸣剑山庄?”

    吕清风一愣,惊讶道,“贵客知道我们山庄?”

    陆铮没有立刻问答,而是继续问道,“鸣剑山庄的庄主吕鹤吕老爷子,是你什么人?”

    “那是我爷爷。”吕清风老实回答道。

    陆铮微微点头,随后走了过去,贴在吕清风的耳边小声问道,“你爷爷的身体还好吧,据我所知,你爷爷的左臂好像被砍断了。”

    陆铮的声音极小,虽然他的语气平淡之极,但在吕清风的耳中却犹如一道惊雷炸起!

    吕清风面有惊骇,连退了好几步,下意识的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陆铮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对上了,

    现实中的事情和游戏里的事情对上了。

    没穿越之前,陆铮玩游戏的时候,就接触到了鸣剑山庄这条任务,那时鸣剑山庄的所有人包括吕鹤在内,都是一群npc。

    陆铮之所以还记得这件事,还记得吕鹤,主要是这个npc出手很大方很阔绰。

    当然了,如今穿越了过来,鸣剑山庄的吕鹤自然不是npc了,而是一个有自我思想的活人。

    想了想,陆铮又问道,“你怎么跑到这里当铁匠学徒了?还有,你们鸣剑山庄距离此处有多远?”

    吕清风仍有惊疑之色,不过陆铮的问题他又不能不回答,当下老老实实回答道,“我们山庄出了一些问题,故而跑了出来,

    至于我们山庄的位置,我们鸣剑山庄就在永宁郡的城外鸣剑山脉啊。”

    就在永宁郡?

    陆铮微微一愣,这他倒没想起来。

    说实话,一想到类似的问题,陆铮就颇为后悔。

    早知道当初的游戏和现实的匹配度这么高,他绝对会认真阅读游戏的规则和背景,尤其是各种人物各种精怪的来历和故事。

    只怪他当初玩游戏的时候没有耐心阅读这些东西,而是直接上手玩游戏。

    不过话说回来,会认真研究游戏里的人物资料和剧情的玩家,恐怕也没有几个吧。

    甩了甩头,陆铮不再理会吕清风。

    鸣剑山庄是个大副本,若是和吕清风拉近关系,说不定还能掺合进去捞一把。

    不过,不是现在。

    至少要有二转甚至三转的实力,才能参与鸣剑山庄的事情。

    接下来的事情就无需多说了,众人分别坐下,其中陆铮关山河以及蒋全一桌,其他的铁匠学徒一桌。

    而两桌的距离颇远,正好方便陆铮等人的密谈。

    陆铮一边吃着酒菜,一边低声的交流着修炼届的信息。

    通过交流,陆铮知道了蒋全原来是一名【炼气士】,属于五行道系列。

    蒋全是一转【炼气士】初期的修为,因为上了年纪大道无望,这才开了一个铁匠铺了此残生。

    “你是说,”陆铮看着蒋全问道,“你在打造兵器的时候能把你的灵力灌注进去,从而提升兵器的品质?”

    蒋全呵呵一笑,说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只是一个小小的技巧罢了,我的灵力主要属于金系,故而能和兵器产生共鸣,这才在长治县打出了薄名。”

    说是薄名,但是蒋全的眉眼中满是骄傲,颇为自得。

    陆铮思虑片刻,开口道,“如此说来,凡是修炼者都有各自的能力,若是一心想在尘世中赚钱生活,想必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蒋全点点头,赞同道,“香主说的在理,我等修炼者各有本事,确实比普通人更容易生活。”

    这时关山河插话道,“不仅如此,事实上现在的社会已经固定下来了。”

    陆铮眉毛一挑,“哦?愿闻其详。”

    关山河叹了一口气,道,“修炼者因为具有各种奇异的能力,因此能轻易的聚拢大批的财富,然后他们又组成一个个家庭,开枝散叶,人口越来越多,

    经过时间的演变,这些家庭又变成了一个个或大或小的家族,

    有了能力就能有钱有势,有钱有势了,就能垄断各种资源,包括修炼用的。而有了资源,又能反哺那些大家族,增强他们的实力,

    包括那些大大小小的宗门也是这个道理,

    这是一个永不停息而且固定的死循环。”

    关山河夹了一口菜,又继续道,“如果把这个社会比喻成一座塔,那劳苦大众就是塔基,那些垄断了各种资源的家族和宗门,就是塔尖,并且他们一直是塔尖,

    至于我们这些散修,虽然比普通百姓好很多,也只能一点一点的往上爬。”

    陆铮微微点头,深以为然。

    关山河说的事情,在前世的地球也存在。

    银行家的儿子还是银行家,挖煤的儿子还是挖煤的。

    用前世的话说,这个社会存在富豪阶层,中产阶层,和普通阶层。

    牢牢占据着各种修炼资源和世俗资源的家族和宗门越来越强,他们就是最顶尖的富豪阶层。

    像陆铮这样的散修,大概就是中产阶级。

    至于没有超凡能力的人群,他们就是最低的普通阶层。

    想到这里,陆铮的脑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他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那就是,为什么普罗大众几乎都不知道修炼者的事情?

    纵然有些神神怪怪的事情流出来,也大多是以讹传讹,荒诞不经,没有说服力。

    陆铮现在算是明白了,

    世界的总修炼资源是固定不变的,那些占据了优势的宗门和家族想永久的保证他们的地位,所以才一直把持这修炼者的秘密。

    毕竟蛋糕就这么大,多出来一个修炼者,就代表着他们要多吐出来一口。

    可是,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也不对劲啊。

    大陆上每天发生的超凡事情那么多,修炼者的事情总会流传出来,不可能一直瞒得住的。

    比如当初陆铮和关山河虚空等人前往周家除鬼,当时虚空放出了他的纹灵夜叉王,当时周家的很多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如果白不魅没有杀光周家的人,虚空有夜叉王的消息肯定会流传出来,那么修炼者的事情就瞒不住了!

    陆铮看着关山河,把他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谁知关山河却轻蔑的一笑,反问道,“陆兄弟,你知道六扇门的职责是什么吗?”

    陆铮摇摇头,“不知道。”

    “六扇门的职责有两个,”关山河笑道,“第一,稳定全国各地,捉拿妖鬼之流。”

    “那第二呢?”

    “第二,安抚人心,祛除所有普通人关于修炼者的记忆。”

    陆铮一惊,“祛除人的记忆?”

    “对!就是祛除记忆。陆兄弟,就拿刚才的问题来说,如果周家没有被灭门,那么六扇门的人肯定会前去消除他们关于修炼者的一切记忆,

    到了那时候,或许他们在只是觉得周家发生了一场疾病才死了一些人,而绝对不会想到女鬼的身上,

    当然了,周家人到时候也会完全忘掉我们,对我们没有任何印象。”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