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娱乐圈怼神 > 170 谈剧本!【万更求订阅】
    美国。

    刚从白宫出来见完总统的郭瑞峰就接到了来自大洋彼岸的电话。

    “爸。”

    坐在车上,郭瑞峰的语气里透着疲倦,不过好在,周围都是自己人,他也不用担心家里的事被人听了传了之类的。

    “你个臭小子,看新闻没有?”电话那头,郭芝荣气呼呼的质问。

    “我刚从白宫出来,什么都没看,怎么了?”

    “行,你没看,我就说给你听,有人要告我那大孙子,这事儿你怎么处理?我今儿已经去你公司法政部了,那些人说了,不是果壳网的事儿他们不管,我问问你,你是想怎么着?”

    “他又惹什么事儿了?”

    郭瑞峰一手放在扶手上揉着眉心,头疼的叹口气。

    五年前他和孟柯相认失败后,自己的这个爹就一天好脸色都没给过自己,任何事儿只要碰到了孟柯,就成为了浮云,连美国总统都巴结着要见自己,可自己的爹呢?能不见自己就不见自己。

    打过电话来也都是这种硬邦邦的口气。

    从前他还以为是老人家想孙子心切,气段时间就没事儿了,可谁知道,这都五年了,自己的这个爹天天去孟柯家附近的公园转悠,就期待能有一场偶遇,前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还真遇上了。

    回来以后对他的仇恨值那更是翻倍,动不动就开始埋怨自己,甚至为此还闹的离家出走,住在了徒孙家里,说什么他一天不把孙子认回来,就一天不回家,死都死在外面。

    真是让人又气又没办法。

    可和前妻离婚也不是自己的原因啊!

    当初他的事业才开始发展,忙的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父母当时也没有到退休的年龄,笑笑的双亲又过世的早,孩子出生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在外地跑,一个月都没办法回家一趟,老人只能周六日或是平时下班以后过去帮帮忙。

    带孩子的重任也就落在了前妻一个人身上。

    按照现如今的女权观念,他就是个渣男,可笑的是,这些嚷嚷着要男女平等的女权癌患者们转眼就要扑向他这个渣男怀里,甚至一些人还口口声声的喊他郭爸爸,真是令人作呕。

    当然,这是现在的情况,他是变好了,拥有全球最大的购物网站,可当时呢?

    他和笑笑只能生活在连30平米都不到的房子里,刚结婚那两年他们曾经拿着五毛钱过了一个大年,明明距离老家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但他们连回家的路费都拿不出来。

    两口子一人端着一碗面就算是年夜饭了,电视也看不起,这时候除了拿命来拼搏还能有什么办法?

    笑笑大学毕业后只工作了两年就赶上了下岗潮,被裁了以后就在家生孩子,孩子出生时她才22岁,他感激前妻的付出,可感激只是在嘴上说说吗?眼瞅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总得有更好的条件吧!

    所以那时候,他是个渣男,渣到一年连家都回不了几次,渣到不知道自己老婆有了产有抑郁症,渣到直到最后老婆疯了他才有所察觉,可当时他想要控制已经控制不住了。

    病情发展到最后只有孩子才能让她安静下来。

    为了让她配合着治疗,他把除了工作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找医生,母亲也办了离休在家就是陪着笑笑,可是即便这样,还是出了问题,笑笑趁着母亲不注意抱着孩子不知所踪。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不是主动离婚,而是被动离婚,当时父母都责怪他忙的不回家,他也内心充满了愧疚,所以这二十多年来,他不断地在找孩子,哪怕再婚以后重新有了儿女也没有停过。

    直到五年以前,他找到了,但那小王八蛋竟然不认他!

    他郭瑞峰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连美国总统也不敢给自己这种气受,你小子就因为是我儿子就敢为所欲为?真是治不了你了?一气之下,他也就懒得再去找那个臭小子。

    不过,在暗地里他也关注着孟柯,毕竟是自己的血脉,他怎么可能放弃。

    五年来他也一直关注着这小子,最近臭小子和别人对骂,连西游协会都得罪了,不过没吃亏,他也就没管,反正他现在是打定主意了,有本事你一辈子别认老子,也别结婚。

    结婚了也别有孩子,不然,老子直接上去认孙子,你个大号练着练着被盗了,小号还能跑?生是我郭家的人,死是我郭家的死人,你丫一天身上流着老子的血,就一天是老子的种!

    大腿见多了,你个小胳膊肘还想拧过去?

    因此,郭瑞峰对于父子未来的相认有着非常大的信心,只不过,老人家就不这么看了。

    “能惹什么事儿?还不是因为你,你如果早把他哄回来,现在外面那些小鳖孙子敢欺负过来?你看看孩子都被欺负成什么样了?那些娱乐圈的戏子也敢和咱们郭家作对,瞎了他们狗眼。”

    郭芝荣脾气上来了,今天他真是气死了,一个小小的经纪人还想告他大孙子,还在网上骂他大孙子,真是给他脸了。

    “那肯定也是因为他先招惹的别人,爸,你就放心吧,那臭小子吃不了亏。”

    虽然不知道什么事儿,但根据五年来对孟柯的密切注视,郭瑞峰实在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大儿子了,脾气倔的一匹,而且这段时间典型的成了怼天怼地怼空气的人设,他不骂别人就谢天谢地了,谁还主动招惹他?

    所以这事儿就算不看,郭瑞峰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

    肯定是这个臭小子先招惹别人,然后被人还击,至于自己的这个爹,那肯定是戴了滤镜,他孙子骂人家一百句,别人还一句那就叫被欺负了,别指望说知识分子就没有偏心的时候。

    “胡说!怎么吃不了亏,你那资料上都显示了,小柯有什么呀?工作室才刚起步,有律师吗?这打官司多贵,我告诉你……”

    “爸,我知道了,我吩咐法证部那边关注着这件事,这都几点了,你快睡吧。”

    说完,郭瑞峰主动挂了电话,实在不想听老爹唠叨了。

    要不说他老郭家一门子都是倔驴呢,从自己的爹这身上就感觉到了。

    爹如此,他如此,到了下一辈,大儿子又是如此,反倒郭门家的女人们一个比一个贤惠,老妈、笑笑、现在的老婆,还有闺女。

    妈的。

    这真是因果轮回报应不爽吗?

    他曾经气自己的老爹,结果儿子转头就过来气自己,冤孽啊……

    ……

    孟柯这边。

    刚画完三话《西游记》后,电话就响了,是俞恩泰打来的。

    “俞老。”

    “小孟,呵呵,没打扰你吧。”

    “您客气,这个时候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您有事儿?”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见你在网上遇到了点麻烦,所以打个电话来问问,小孟,你和我不是外人,那个马力你放心,他嘚瑟不了,如果真的有律师函你就给我打电话,我俞恩泰啥都怕,就是不怕打官司。”

    俞恩泰哼声道。

    他今天也在网上看事情的大致发展了,那个马力简直就是在找死,他俞恩泰的人也敢动!

    “俞老您费心了,这点小事儿不用您出手,我自己就可以搞定。”

    孟柯心里暖暖的,没想到老人家这么晚打电话竟然是为了这事儿,虽然说他们是合作关系,但俞恩泰对他真是没的说,光是这份信任他就打心眼里感激。

    不过,马力他还确实没放在眼里,这种人最多也就是虚张声势一下,真的打官司也不至于,而且就算打起来了,他孟柯还会怕一个经纪人?别说系统了这些了,就是他现在单枪匹马都耗得起。

    四五千万在手,他完全不杵!

    “呵呵,那真是我老头子多心了,”

    俞恩泰笑呵呵的点点头,“那你有什么事儿就和老头子我说,俞家能帮上忙的你就尽管开口,放心做你的事儿。”

    “行,我到时候绝不客气。”

    又闲聊了两句,孟柯把电话挂了,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也收拾收东西回家。

    接下来的三天孟柯除了码字以外就是画画、观察大豆网最近新上映的电影,准备下一期的视频,时间基本上都是按照秒来计算,忙的不可开交,连内功的修炼都被压缩到只有半个小时。

    不过,在经历了上周两天咸鱼的生活后,孟柯对于现在的生活节奏非常满意。

    男人嘛,怎么能闲下来呢?

    更何况他还是在拼搏的阶段,必须得多干点活才能养得起未来那个能吃的老婆。

    想到沈佳佳,孟柯心里没来由的一暖,这小妞最近为了自己学会了做菜,虽然每次做出来的都是以糊的形式呈现,但相比那种吃了生东西拉肚子,他还是选择吃这种焦焦的饭菜。

    铃铃铃。

    电话响了。

    是朱作鹏打来的。

    “小柯,哪儿呢?”

    “店里坐着呢,你到了?”

    朱作鹏上午就已经坐上飞机,一个小时的路程,所以孟柯掐着点来了烤鱼店里面占位置,点了杯饮料边喝边等。

    “我进来了,马上就到。”

    电话里朱作鹏的声音还没落地,就见烤鱼店外,一个穿着黑色大风衣,扎着小辫胡子邋遢宛如犀利哥本哥的傻大个走了进来,见到孟柯,他把电话往兜里一踹,大步走了过来。

    “这鬼天气,冻死了。”

    朱作鹏坐在孟柯对面抱怨了一句问道,“你点啥了?”

    “没点呢,”

    孟柯把菜单放过去,服务员也识相的走了过来,“你看你想吃什么烤鱼。”

    “来个蒜香鲈鱼,然后再点个油炸大虾、春卷,还有……来份酸梅汤,够了吗?”朱作鹏抬起头问孟柯。

    “可以。”

    “那就这样。”

    朱作鹏把手里的菜单合上打发走了服务员,不等孟柯说伸手拿起了桌上的文件袋,“这就是你说的剧本?”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