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娱乐圈怼神 > 126 这是……什么鬼!【求首订】
    几个人回到了工作室。

    宋朗走过来问王飞,“师兄怎么样?谈成了吗?”

    他是学编程管理,一套编程设计和研发都要耗费无数的心血,虽然他没有做广告的经验,但想想,如果有人把他的东西盗用还不给钱。

    那他指定分分钟黑了丫的电脑给对方下病毒。

    “唉。”

    王飞叹了口气,做出苦大仇深的样子没说话,其他人都缄默不语。

    咯噔一下。

    宋朗感觉心跳漏了一拍。

    但很快,一股无名怒火就冲了上来,“这个钱途太坏了,找上门来又不谈剽窃咱们的事情,真是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真想黑了他的公司,让他知道什么叫士可杀不可辱!”

    他本来年纪小,又是初出茅庐。

    看到王飞这样想着的就是没谈拢或是对方压根不谈这些事。

    昨天又联想了半天自己的成品被人盗用后的感觉,怒气上涌下脸颊竟然红扑扑的。

    看上去……太可爱了!

    “噗。”

    “哈哈哈。”

    “可以的小宋,有咱们工作室人的样子。”

    楚东忍不住揉了揉宋朗的头,孟柯他们也憋不住了,破功哈哈大笑。

    宋朗满脸的茫然,“你们……谈成功了?”

    “嗯,谈成功了,整整一千万!”

    俞鸿两眼放光上前像是大姐姐搂小弟弟一样搭着宋朗的肩,得意洋洋的拍着胸脯道,“是我谈成的,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姐姐我特别牛逼!”

    说着,她胳膊更加用力的搂着宋朗,在这个工作室她来的最晚。

    刚开始还好,但和沈佳佳切磋完以后,她就有种在谁面前都是晚辈的感觉,现在好不容易来了新人,俞鸿立刻有了某种骄傲感。

    她终于不是新人了,她现在也可以是大姐大了!

    这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宋朗没回答,俞鸿就不断地用力,其实也不是一直用力,而是问一下用一下力,搁平常,这种搭肩搂还间歇用力的方式会让人左摇右晃。

    毕竟本能在那边摆着,力道一松人肯定要想后撤。

    但俞鸿是学过跆拳道的人,别看她在沈佳佳面前弱的和小鸡一样,可在别人面前那就是怪力平胸妹,再加上宋朗个子矮小。

    这样一来,几次挣脱反而被搂的更紧。

    半天,宋朗憋得脸红脖子粗,双手撑着脸支支吾吾道,“俞……俞姐……你的胸硌着我脸了。”

    “……”

    “小鸿,你盯着接下来尾款的事情,佳佳,你一会儿入一下账,按照咱们之前的,所有费用以及公司流动资金刨除以后,剩下的给大家分一下,

    还有小鸿这边,再多给10万的辛劳费。”

    孟柯开口。

    能坑钱途这么大一笔钱,俞鸿功不可没,对于有功的人,他向来都很大方。

    “真的吗老板?”

    俞鸿眼睛都亮了,虽然她不是个缺钱的人,但毕竟都是花家里的钱,说白了她就是个富三代,而且有时候她的钱也不是随便花,得走公司账。

    花的多了,还会被这个董事那个董事问一下。

    从前她其实没什么感觉,但今天谈判了以后她感觉内心充满了成就感,又听孟柯多给她十万辛苦费,更是激动要蹦起来。

    十万啊!

    虽然不多,但是她自己赚的。

    这钱花着可要比其他钱顺手多了。

    “我骗你干嘛,”

    孟柯有些无语,“不过这次就算了,以后有客户来还是要按照上次咱们说的定价。”

    一千万一笔的广告费当然赚着爽。

    但现如今工作室在广告这块还算是起步阶段,如果定的价格太高,几乎就相当于把顾客往外推,自然,即便如此,现如今水涨船高的情况下,价格也不会太低。

    上次俞鸿的报价也已经算是非常让他满意的一次了。

    “我知道老板,这次不是看不惯嘛,”

    俞鸿嘿嘿笑着,心里默默的打着小算盘,看这次自己能赚多少钱,十万,她该怎么花?给爷爷买套衣服,给老妈,给老爸买什么?

    哦对了,她的化妆品都快没了。

    hr全系列换一下,还有海蓝之谜,那个也换一下,听说有新品,这么一算,好像五万块就要没了吧,唉,那些化妆品怎么那么贵……

    从前用起来都不心疼的俞鸿,现在也开始在默默的盘算着省钱。

    不过这种小心思现在也没有人去察觉,大家都沉浸在即将要分红的喜悦里,之前虽然孟柯对他们也非常大方,但奈何工作室不景气。

    半年六个月才来一单生意,平时就那一两千的工资,连土都吃不起。

    现在一下子来了一千万,哪怕是出去一半,剩下的几个人平分那也是非常可观的一笔数目。

    王飞激动的搂着不太懂的宋朗道,“小师弟,你这运气也太好了,刚来就赶上了我们的分红,虽然你是新人可能拿的要少一点,但这也是可能几万,高不高兴?师哥没骗你吧。”

    “几万?”

    宋朗愣住了。

    他也是第一次赚钱,而且和俞鸿相比,他们家也不会让他放开手脚的花钱,毕竟才19岁,在国外读书除了学费以外,其他的零花钱都要自己打工赚。

    除非是涉及到学习用的比如电脑之类的,才能像父母申请。

    想到之前自己不是被骗就是被拖欠工资的经历,现在一听有几万的分红,眼泪都快出来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孟柯。

    “不用这样看着我,不是你来才这样的,之前也是这样,”

    不等宋朗开口,孟柯就笑着解释,“只不过那时候我们没钱,这种方式相当于画大饼,好在,现在情况好多了,总算对得起咱们。”

    一千万。

    这是他们工作实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收入。

    虽然现在只有七百万,但分一分,一个人到手十几二十万还是有的。

    任务分配下去了,接下来大家就有的忙了,沈佳佳去入账并且计算这次的分红,俞鸿打电话跟进尾款,王飞、楚东两个人不管财务。

    但他们的工作也不轻松,除了在短时间内把宋朗带入正轨以外,更多的还要有这次视频的一些相关内容收集和恐怖镜头打码。

    这就意味着他们要亲自去看。

    哪怕是关了声音,这俩人还是吓得不行,到了最后一人一个耳机,里面咚咚哒哒的音乐清晰可闻,反倒是一向羞答答的宋朗对此并不感冒。

    于是,恐怖镜头打码的工作交给了他来完成。

    大家忙碌的情况孟柯并没有管,分配任务以后他就钻进了卫生间,打开系统找到之前的广告进行兑换,一道金光钻入,前世某高的广告已经在脑海中清晰可见。

    虽然没有一字一句的对,但是这几页的策划书看下来,其中的每一步都要比他写的凝练很多,分镜广告词这些就不用说了。

    上面还有还对代言人的要求,零零总总的非常详细。

    “果然,我还是当个挂逼文抄公比较好,就这策划案写下来,得耗费多少脑细胞。”

    啧啧嘴,孟柯不由得摇头。

    虽然他没有做过广告,但可想而知这么精简又内容饱满的策划书绝对不是一蹴而就,肯定是要设计者们面对甲方各种要求后一次次的修改。

    熬夜、加班、秃顶……

    算了算了,为了他的秀发,还是当个没节操的挂逼就行。

    抛开心里的最后一点想法,孟柯重新看向系统。

    【姓名:孟柯】

    【怼气:9000】

    【金口玉言(蓝色):9000/10000(0/10)】

    【商城】

    【剩余财富值:350.7345482】

    看着上面的数据,再想想从前他只要可怜巴巴的20积分的日子,一种异样的怅然感涌了上来,不过很快,这种情绪就被喜悦代替。

    “有钱了,这感觉真是……爽!”

    笑着感慨了一句,孟柯关了系统走出卫生间。

    大家还在忙碌着,他的工位上,钱途已经让人送来了策划案和优土广告修改合约,不用翻都知道,里面写的罗里吧嗦,也得亏钱途还能这么有耐心的复制出来。

    嗯……还有修改。

    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孟柯还眼前一亮。

    但这也最多属于拼夕夕版,连高仿的内容都达不到,随便翻了两眼后,孟柯就把策划书丢在一边,拿起另一份《优土广告修改合约限制》。

    1.修改版时长与原版时长相差不得超过10秒。

    2.修改版内容与原版内容变动不得超过30个字,标点符号、英文字母都包含在内。

    3.修改版代言人与原版代言人必须相同,不得在同一广告位、同一时间段内连续变更代言人。

    4.修改版物品与原版物品均为同一产品,不得更换产品。

    5.……

    一条一条看上下去,孟柯彻底明白了,怪不得这钱途要过来找他们,感情这事没招了啊,时间、内容、形式甚至是音乐在这里面都有规定。

    具体的都是零点零几秒的差距。

    虽然合同上面写着《合约限制》,可这摆明了就是不允许修改的霸王条约啊!

    除了他这个“原创者”鬼才能改的了,一时间,孟柯感觉有点亏,早知道就不要兑换原版,直接把广告词替换上去多好,而且还能拿一千万,多轻松。

    不过,这也是想想。

    他可是有人品的人,怎么可能拿了钱不给修改?

    更何况,这次他这么轻易的放过钱途,除了因为俞鸿这次的坐地起价超出他的预料之外,更多的还是因为他们需要一个平台展示自己广告牛逼的那一面。

    当然,这不是他凭空臆想,而是这段时间的数据统计出来的结果。

    这段时间以来,“怼怼说电影”在网络上很火,在娱乐圈里很火,更夸张一点的,“怼怼”这个名字都已经成为了编剧界中的黑马。

    但来找他们谈广告的商家依旧很少。

    而且有的来了,给的价格也不是很高,七八万已经是封顶,还是带着各种附加条件,比如文案他们需要给,或者是什么销量需要保证。

    相比于从前,这确实是有所提升,但和市场上的热度相比,这就有点太低甚至看不起人的感觉。

    不过,孟柯倒也不怪这些人,毕竟投资商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谁都想着用最少的钱达到最好的效果。

    你“怼怼说电影”才七十多万的粉丝,在没有任何前车之鉴的情况下凭什么觉得你的广告费能达到一线甚至是超一线的水平?

    所以人家不投钱很正常。

    花钱买个实验,成功了皆大欢喜,失败了也无所谓。

    在这种情况下,孟柯自然不会说要求别人,但同样的他也不想自降身价,这也是最近他拒绝很多广告商的原因,所以这次,就是他们的机会!

    钱途是可恶,但在社会上,心术不正的人多了去了,难道不合作了吗?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要给钱,孟柯还是放得下节操,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抄了个拼夕夕的策划书而已,未来有机会还是可以成为客户。

    工作室太穷了,需要钱呐!

    打开文档,孟柯把脑海里的东西霹雳复制上去。

    然后又按照钱途给的电子版,把其中一些啰嗦的东西剔除,把原来自己瞎写的什么“典中点没盲点”的广告语换了,代替为正版内容。

    两个小时后。

    两份策划书打包,孟柯给钱途那边发了过去。

    ……

    “舅舅,策划发来了。”

    陆璇拿着打印好的策划书走了进来,脸上不再见从前的轻松,反而变得小心翼翼。

    早些时候,她在外面玻璃看钱途和孟柯他们在谈什么,后来等孟柯他们出来以后,舅舅的脸色就开始变得很不好,而且今天公司还支出了700万。

    这几乎是现在所有的流动资金了!

    如此大的一笔钱,再看看手里的策划书,饶是陆璇也不由的好奇,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价值七百万?

    “说了多少次了,在公司叫我钱总。”

    钱途没好气的白了陆璇一眼,他今天心情不顺,脾气极大。

    “好的钱总,”

    陆璇把策划书放在钱途面前,不敢造次的道,“钱总,那边说有什么需要和他们说,但如果需要销量建议一个字都不改,改了以后效果销量就不保证了。”

    不保证销量?

    不保证效果?

    那我还改个毛线啊!

    和你们置气好玩儿吗!

    听着陆璇的回答,钱途几乎快气炸了,但他也没勇气找孟柯他们的后账,就刚才那几个小时,他就已经查清楚了,那个长的像俞丰又像韩静云的姑娘,正是两个人的独生女。

    在俞家面前找事儿,那不是找死吗!

    “我知道了,”

    草草的翻了翻策划案,也没怎么看,钱途就把上面标写着“精品版”的那份向外推了推,“把这份给广告部,让他们尽快按照合同上的要求发到优土。”

    他现在已经是背水一战,在没有退路可走了!

    ……

    广告部。

    当陆璇送过来策划案的时候,部长曹云是懵逼的,当看完策划案以后,他们更是懵逼的,上面的内容非常漂亮,但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哪里不会点哪里。”

    “小学生学英语,用典中点点读机。”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so,easy。”

    这特么什么和什么?广告词还不如“典中点,考试没盲点”文雅呢,太垃圾了啊!

    心里吐槽,曹云恨不得分分钟辞职不干了,跟这么个老板,公司能继续发展下去才有了鬼,真不知道当初钱途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想从程序走向实体。

    “钱总让一字不改?”

    吐槽归吐槽,但曹云也没那么冲动,毕竟老婆孩子还得靠自己吃饭。

    “嗯,确实是这样说的。”陆璇点点头。

    “那他看了这份策划书没有?”曹云继续问。

    “看了,所以才让广告部尽快弄好给优土,”

    停顿了下,陆璇有些不确定问,“诶,咱们这次的广告是不是投进去特别多的钱。”

    “怎么这么说?”曹云反问。

    “我刚才看隔壁公司从财务支走了700万,转眼就送来了这份策划书,是不是……”

    陆璇话还没说完,曹云就感到犹如雷劈。

    700万!

    整整700万!

    就为了这个垃圾广告?

    这老板脑子真特么有坑啊!

    吐槽已经不想吐槽了,现在的曹云只想拿到钱离开这家破公司,老板脑子有坑还喜欢一言堂,你特么怎么活到现在的啊你!

    可能怎么办呢?他们还得执行命令。

    当天下班,广告部的下属们怨声载道,特别是负责修改视频已经删减广告词的编辑,更是三三两两的走在一起小声吐槽,时不时还捎带着曹云。

    以往,曹云其实是有些小心眼的,可现在他完全没脾气。

    能怎么办?

    没有任何办法啊!

    ……

    九点。

    孟柯还在家里站桩。

    现在的太极桩已经挪到了阳台上,因为这个地方站久了可以开窗,冷风吹进来的时候对于浑身大汗淋漓的人来说简直不要太爽。

    咚!

    太极桩一面落地。

    孟柯从桩上掉下来,顾不上擦脸上的汗对着沈佳佳问,“多长时间了?”

    “十五分钟,有进步哦。”

    沈佳佳一边刷着自己的手机,一边看着孟柯手机上的秒表,心不在焉的道,“等你站到四十分钟不掉下来,我就教你怎么走。”

    “行,那我再站一会儿。”

    站桩属于外加功,怎么站怎么不掉下来那是一步步磨出来的,不吃苦不行,这段时间孟柯虽然修炼内功心法基础小有所成。

    但对于站桩来说,这只能算是辅助,或者两者相辅相成,想要靠着内功站的时间长点,想都别想。

    又站了一个小时,孟柯不断地刷新着在桩上的记录,最后,他一口气能站三十分钟,如此快的进步让沈佳佳瞪大了眼,继而露出了崇拜状。

    “学长,你太厉害了!”

    大吼一声,小妞直接扑到了孟柯怀里,不嫌弃他身上的汗狠狠的搂住了他。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