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娱乐圈怼神 > 124 钱途来了!
    “说说吧,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会议室里,钱途声音低沉的对着下属们问道。

    这里共坐着十二个人,有市场调研部、广告部、也有开发部、还有销售部,连最没什么用的研发部也在其中,不约而同的,所有人都低着头。

    有人在钱途问这句话以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像是见鬼了般把头低下去。

    “我问你们呢,到底该怎么办?”

    钱途拍着桌子,气不打一出来,他所有的憋闷除了来自于销售情况并不好以外,更多的还是那天孟柯的夸夸其谈。

    什么保证大家记住,什么别出心裁,去他妈的吧!

    就你这破广告除了耗钱以外根本没什么卵用,自己当初怎么就信了他邪还和优土网页合作,希望能靠着优土巨大的流量来一波逆天销售。

    最可笑的是,他还暗中观察了下其他地区的楼盘,想要这次过后直接把公司扩大。

    现在?

    草了!

    不亏就阿弥陀佛了!

    依旧鸦雀无声,看着这一张张缄默的脸,钱途真想大喊一声“没有办法就给我滚蛋!”。

    可他不敢,这里的每个人都是跟着公司成长到现在,可以说都是公司的中流砥柱,全部辞了公司也就完了,八十万虽然让他头疼,但绝不会让他失去判断力。

    “钱总,”

    又整体沉默了几分钟,研发部的经理举手不确定的道,“要不咱们换广告?”

    “说的容易,怎么换?

    优土是什么样的大网站你又不是不知道,想和人家合作的多了去了,一个月的视频广告位时间、内容都是规定好了,你以为随便换?”

    没等钱途开口,广告部的经理哼了声直接给了研发部经理一个白眼。

    优土视频是目前华夏最大的视频网站之一,这也是为什么别人家的广告一个月只要几万,但他们家的广告包月最低都要八十万。

    不仅如此,合同里还有各种霸王条约,比如说不能替换广告内容,可以微修改,但也仅仅是几个字或是十几个字,再比如,广告效果不理想概不负责,广告位不能挑等等等。

    店大欺客,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还有别的想法吗?”

    深呼吸了口气,钱途继续开口问。

    广告部经理虽然话是有点冲,但不能不承认,这是现实,如果能替换,他肯定找广告公司制作其他广告,何至于现在被架在火上烤。

    会议室又是一阵沉默。

    谁也不说话,广告部经理更是说完以后直接开始走神。

    换作其他情况,广告效果不理想公司还亏钱的情况下,他肯定是急的头发一大把一大把的掉,恨不得把下属一个个吊起来抽。

    但现在他完全没有这样的压力,因为不是他出的方案啊!

    这方案的负责人是钱途,交给他们的时候还特意吩咐标点符号都不能动。

    自然他们这些人也不会闲的蛋疼违背老总的命令,虽然说搞砸了他也有点可惜,八十万,这换做分红得有多少,但他其实更有种报复的爽感。

    妈的。

    让你平时压榨我们!

    时不时这个不行那个不行,老子头发都快掉光了你丫还是一个劲儿的瞎指挥,现在好了吧,知道广告制作多么不容易了吗?

    市场变动不可预测,你丫也有扑街的时候!

    心里暗爽,为了掩饰,广告部经理自然而然也低头快速进入神游状态,没办法,他怕自己憋不住笑出声来。

    “算了算了,今天的会议到暂时到这儿,都先回去工作,晚一点再开。”

    时间消耗多了,钱途也觉得没劲,八十万是心疼,可把这么一群管理扣在这里他也心疼,这群人可不是干坐着,那也是浪费钱的。

    钱呐!钱!

    他现在浪费一毛钱都觉得心疼。

    散会。

    所有人走出去。

    钱途像是个斗败的公鸡回到了办公室,想到赔了的钱头发又掉了一大把。

    不行!

    这样下去不行。

    八十万,他要再抢救一下!

    哪怕……

    钱途抬起头,目光远远地看过去,在笔直的走廊尽头处一扇门开着,那个是他们隔壁的公司,名字叫……孟柯工作室!

    ……

    “老孟,你说钱途真的会来?”

    午休时间,王飞又提起了昨天广告创意被剽窃的事。

    这件事始终是他心里的一个坎儿,倒不是为了钱,而是他这个人最看不惯的就是小偷,一个刘正已经够他恶心了,现在又来个钱途。

    重点是,这货还是他们隔壁公司!

    现在,每次看到从钱途公司出来的人他都想上去骂一顿,可惜孟柯却不让他们伸张,大有一种我们不知道认怂的意思。

    “奇了怪了飞子,我这穷逼爱钱也就算了,怎么你这个富二代也这么爱钱?你这个富二代不合格啊。”不等孟柯说话,楚东就端着保温杯调侃王飞。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爱钱怎么了?好好喝你的枸杞。”王飞没好气戳楚东的短处。

    “要不分你点儿?哪怕是处男,都快三十岁的人了,也该补补了,不然以后会被老婆踹下床。”楚东并没生气,端起杯子做了个分享的样子。

    “滚!少没个正经,这儿还有妹子呢。”

    王飞看了眼沈佳佳和俞鸿。

    早已经习惯了楚东和王飞这俩没正经的沈佳佳完全没反应,俞鸿则在拿着手机正在算着什么,完全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反倒是距离楚东最近的宋朗。

    听到这话后脸红了!

    红了!

    了!!!

    刷。

    工作室气氛为之一凝。

    孟柯看向王飞,楚东也注意到了,直接识相的闭嘴回到了工作位。

    王飞捂脸,丢脸啊,丢脸大发了,人家小姑娘都没啥反应,你一个大男人脸红个什么劲儿,gay里gay气的真给师兄我丢人!

    ……

    门外。

    钱途正在徘徊,五官都快拧巴成一个包子了。

    看着公司名字上写着的“孟柯工作室”,他的内心正在做着激烈的天人交战。

    进去?

    孟柯对剽窃怎么说?

    他一个剽窃者不得被人嘲笑讽刺?

    不进去?

    八十万就亏了!

    不仅亏八十万,连他这次为了应付销量暴涨制作的那一批典中点学习机的钱也要亏进去,那可是一笔价值三百多万的货,砸手里了他至少吃土三年!

    这样算来,还有他们员工的钱,流水线的钱,林林总总加起来至少得有两千多万!

    一毛钱都不捞?

    他舍不得啊,真舍不得。

    这么一赔他的公司就得倒闭,到时候房贷、车贷、外债就会压过来。

    巨大的压力下,钱途感到了一阵眩晕,气血上涌,呼吸不畅,他感觉脚下都有些虚浮,膝盖一软,噗通,他整个人摔倒在地。

    “啊!”

    门被撞开,俞鸿惊得站起来,只见门口躺着一个人。

    准确的来说,这个人是半躺着进了工作室,上半身在工作室里,腰部以下却在走廊。

    “老板,有人晕倒了!”

    喊了一声,俞鸿急忙跑过去蹲下,“你怎么了?没事吧?先生?先生?”

    “钱总?”

    “钱途?”

    “怎么回事?”

    孟柯他们也跑了过去。

    看到钱途后,几个人脸色各不相同,除了孟柯和宋朗以外,王飞、楚东、沈佳佳脸上都带着愠怒,而在他们报出钱途的名字后,俞鸿摇晃的手也停顿了下。

    “小鸿,你去隔壁公司找人,说他们的老总晕倒了,佳佳,你给120打电话,飞子把窗户打开通风,其他人让开。”

    大家的心情孟柯自然理解,但现在这种情况也不是操心其他问题的时候,抢先一部蹲下,孟柯一边掐钱途的人中一边指挥所有人做事。

    在孟柯的指挥下,窗户大开,室内空气就焕然一新,凉意袭来,通透灌顶。

    钱途胸口一个大的起伏,憋着的那口气吐了出来,又是几秒钟,他缓缓的睁开眼,视线有些不清晰,只能看到有个模糊的影子蹲在自己面前。

    在他头顶,还有其他阴影。

    逐渐的,视线清晰了,一个有点小帅的青年正看着自己,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嘲讽自己,还有他头顶的那几个人,每个人的眼神都带着嘲讽的笑意。

    当下,钱途就恨不得继续晕过去,可他已经醒了,而且头脑逐渐的在开始清晰,甚至,他看到了青年后面他的侄女跑了过来。

    “钱总,没事儿吧,能起来吗?”孟柯开口。

    钱途虚弱的点点头。

    孟柯扶着钱途的胳膊,王飞他们扶着另一边,借着劲,钱途站起来。

    这时,侄女陆璇也跑进来了,“舅舅,你怎么了?是不是血压又高了?我给你把药带来了,你快吃点,我给我舅妈打电话了,她一会儿就过来。”

    “没事,我没事,”

    吃了药,钱途虚弱的摆摆手,“你回去吧,我找孟总谈点事,别让你舅妈过来了。”

    剽窃的事他可没脸让侄女知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钱途满脸严肃,语气也变得冰冷,眼神从最开始的长辈变成了公事公办的老板。

    陆璇抿抿嘴,“好吧,那我……”

    “你也回去!”

    钱途再次打断陆璇,强硬的命令。

    “好吧,那你注意点。”对视几秒后,陆璇败下阵,转头悻悻的回去。

    等陆璇走了,钱途这才看着孟柯,满脸愧疚的道,“孟总,我这次来……是和你谈生意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