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娱乐圈怼神 > 116 删微博了!
    乔龚,也是安傲东嘴里的乔哥。

    此时正拿着电话在魔都的家里急的直跺脚,特别是听到安傲东这种醉醺醺的语气后,更是上火。

    “闯祸……闯……什么祸……没有……乔哥……我跟你说,我没做什么……呃,呃,呃,嗝。”

    “行了别说了,你在哪儿?家是不是?”

    今天的事情比较急,乔龚也没工夫和一个醉汉墨迹,看看表一咬牙,得,他直接去宁城找人算了,无论如何,他都得让小安子快把微博删了。

    “嗯——”

    浓重的鼻音传来,接下来的话,乔龚没兴趣再听,挂了电话冲出家门。

    ……

    宁城。

    凌晨三点。

    安傲东才慢悠悠的从酒醉中清醒。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醉酒了,但每次醒来的难受劲儿还是一样,胃疼恶心。

    长叹了口气,安傲东捂着胃站起来喝了口热水,人清醒点后,他回头看向卧室的方向,诶,是不是有人给他打电话了?好像是……乔哥?

    咚咚咚。

    咚咚咚咚。

    敲门声响了。

    安傲东吓了一跳,水杯差点掉在地上,但很快他稳住了,可却没有朝着门口走,甚至连去门那边跨一步都没有,更别说看什么猫眼了。

    废话,他又不傻。

    现在是凌晨三点,入室抢劫或是坏人的概率非常大,而且还有一点,这特么和恐怖片里的场景快核对上了,他去猫眼看万一是个女鬼或是什么呢?

    他一个大男人自然不会被这种鬼神之说吓到。

    只不过这种事他还是比较忌讳,不满的皱了皱眉,安傲东大声咳嗽两声,意思家里有人,还清醒着,你丫的少来这套,歪心眼别动啊。

    咚咚咚。

    敲门声继续,这次没等安傲东说话,外面人开口了,“小安子,开门,是我。”

    听到乔龚的声音,安傲东放下水杯走过去,冲着猫眼一看,果然是乔龚在外面,裹着衣服着急等着开门的样子,头发乱糟糟的,完全没有大监制的样子。

    “乔哥?”

    打开门,安傲东惊讶的看着乔龚,“你怎么来了?我刚才还梦见你给我打电话……”

    “什么梦见,我是真的给你打了,你小子闯大祸了你知不知道!”

    裹着衣服,乔龚钻进了安傲东家里。

    “怎么了?”

    梦里,安傲东也好像听到乔龚这么和他说。

    不过那时候他是醉酒的状态,听到了也没往心上放,现在可是清醒的状态下,所以听到这话就比较好奇了,闯祸?他可是兢兢业业从来不闯祸的好编剧啊!

    “怎么了?你是不是发了一条微博?”

    乔龚早有准备,直接把手机拿出来递到安傲东面前。

    安傲东看了眼,上面的微博不是别的内容,正是他怒怼孟柯的那条,原来还以为什么事儿呢,没想到竟然是这条微博让乔龚来了。

    想着,他笑了。

    “乔哥,这不能怨我,这个怼怼太欺负人了,还想和我玩儿阴招,我看不惯,又喝了点酒,这才骂了他。”安傲东笑眯眯的解释。

    虽然说他对乔龚现在的到访感到哭笑不得,但从理智上来说他还是很理解的。

    毕竟现在《马小跑的幸福生活》在热映当中,不出意外几乎可以判断最后的票房能在一亿到两亿之间,他这个编剧加导演忽然出来怼人。

    这个其实难免会让观众不舒服,这样一来,总会有些本来想要带着孩子去看的家长也就懒得去。

    不过,在这个圈子里混久了,安傲东对于这种叫嚷着“我不去看了”“粉转黑”之类的粉丝早已经看淡了,口嫌体正直说的就是他们。

    因此他其实还是觉得乔龚有些小题大做。

    算了,反正他们认识都超过十年了,又是同门师兄弟,乔龚的性格他在了解不过,为人处世信奉的就是小心翼翼。

    往好了说,这是老好人,往坏了说,那就是懦弱,典型的被人打脸默不作声的主,跟他这暴脾气一比,那就是两个极端。

    “你……”

    乔龚指着安傲东咬着牙想要骂两句,最后气的直接坐在沙发上,“你以为我是因为你骂人才找你的吗?我早跟你说过,你小子就是太僵,脾气太爆。

    你知不知道,这《唐山大地震》后面是裕兴企业在投资?”

    “那又怎么样?他不就是编剧?”安傲东不以为然。

    乔龚抬起头看着安傲东,气不打一处来的道,“那你知不知道,这次咱们的马小跑能冲进前三,暗中克扣了别人两千万的票房。”

    “啥?两……两千万?”

    安傲东彻底傻了,整个人如同雷劈一般的愣在原地,几秒钟以后,他蹭蹭蹭跑到沙发上坐到乔龚面前问道,“乔哥,咋回事儿?”

    “实话和你说了吧,当初马小跑拉投资的时候,投资商原本要求票房至少在八千万,

    我为了多拉点投资,就夸了个海口,说这次的票房至少能达到一个亿,这才拉来了五百多万的投资,可是之前咱们的点映非常低,评价也不好,

    我就脑袋一歪,想了个招,借了下《唐山大地震》的票房,以后再还回去。”

    事到如今,乔龚也不瞒着了。

    他这个师弟可是死脑筋,如果事先知道肯定不同意,但其实这事儿在电影界常有,刷票也不是什么秘密,有人知道了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当然,也有些看不惯的直接爆出来,比如冯谋曝光刘正就是因为看不下去。

    但绝大部分都不会有事儿,这次其实他们也算是默默无名之辈,因为前期马小跑有非常大的观众基础,第一二天也不会看出什么。

    而且为了这次做的漂亮点,公司也配合着只刷大电影院的票房,每天也只有一百万或是几十万。

    这些数据看上去好像很多,但如果分摊一下,放在一个月来看,观众去举报的概率非常低,再加上他们的名气,哪怕是裕兴去查也不会查到他们头上。

    毫不客气地说,只要埋头赚钱抹杀存在感,他们完全可以避免东窗事发。

    可谁知道,半路杀出了安傲东。

    仗着自己拿了第二第三的成绩就开始嘲讽《唐山大地震》,嘲讽也就算了,私底下没人管你,可你偏偏要在网上刷一波存在感。

    这是明摆着怕人注意不到你啊!

    他们区区一个小制作团队,就算国漫迷们各种吹捧情怀,难道还能真在实力上和裕兴企业刚?

    猪队友!

    真特么是猪队友啊!

    乔龚肠子都快悔青了,他当初真是不该贪图名气和自己的这个师弟合作,才华有,但做人的情商却几乎是负的,什么时候该出声什么时候不该出声都不知道!

    “这……这你没和我说啊。”

    安傲东也很憋屈,这叫什么事儿?你当初没通知我,我怎么知道你丫还刷票。

    愣怔过后,随即一股愤怒之火蹭的窜到了脑门,安傲东眼神冰冷的站起,愠怒道,“师兄,你们这么做太让我伤心了,我的一世英名全被你毁了。”

    “我毁了?”

    乔龚气的站起直视安傲东。

    他本来在气头上,只不过因为他性情比较温和,因此一直压着自己的脾气,想着这件事告诉安傲东利弊让他有个准备也就算了。

    毕竟这事儿查起来也是公司在抗,再怎么说也沾连不到安傲东身上。

    但现在一听这话,乔龚再也坐不住了,站起了冷哼一声,“傲东,你说这话可就没意思了,当初是不是你要求手绘?是不是你要求2d,

    还说什么朝着岛国动漫看齐,本来这部电影就是圈钱的,投资商加公司的预算才不过二十万,来到你这儿硬生生的拉到了两百多万,

    一部动漫,你砸了多少钱下去?

    我不特么的吹牛逼能来这么多投资吗?你以为真的人家电影界没人了?导演界没人了?就你安傲东一个天之骄子?就算你安傲东是个人才,

    人家投资商看中吗?人家看中的是回报,回报懂吗!”

    这一下,安傲东彻底没话了。

    他原本自恃清高,认为自己和那些庸才们格格不入,可现在看来,这件事的源头还真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固执,可能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

    噗通。

    脚下一软,安傲东坐在了沙发上,“那现在该怎么办?”

    “你……你你你……你把手机给我。”

    毕竟是十年的师兄弟,安傲东都没脾气了,乔龚也不好发作,伸出手开始办正事儿,毕竟现在火大也没什么用。

    “干啥?”

    安傲东说着,把手机递过去,同时解了锁。

    乔龚拿过手机,打开安傲东的微博,找到最新的两条微博删除,然后又把手机扔给了安傲东,“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公司那边已经去联系影院了,

    从明天开始,刷票应该要停了,最近风声紧,俞家抓这事儿抓的严,而且不是冯谋那种嚷嚷几下就没事的,

    下午公司开过会了,集体决定最近抹杀存在感,你这两天,就是委屈也好,憋屈也罢,哪怕你快抑郁了,也别给我在网上瞎嘚瑟了,

    能熬一会儿是一会儿吧,希望这俞家的眼不要朝着咱们看过来。”

    乔龚站起,居高临下的看着安傲东,一字一句的道,“傲东,作为师兄还是那句话,你的才华师兄欣赏,但这娱乐圈没一个地方是干净的,

    你以为空有才华就能活得下去?

    我跟你说,没那么简单,虽然说我也不太相信什么毒奶,但这种有邪性的人你最好离得远一点,圈子里你也不是不知道,忌讳这个。

    还有就是……收收脾气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