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娱乐圈怼神 > 064 悲欢离合
    十次?

    怎么回事儿?

    难道这是从使用次数进入到了正式阶段了?

    看到“金口玉言”后面的小括号,孟柯一脸懵逼。

    不过他也习惯了,这坑爹系统到现在为止他了解的也只是皮毛,隐藏性的规则也只能边走边摸索,默默的拿出小本本记上,整件事被掀过去。

    反正他也不亏,没有钱还有名,大不了重头再来!

    ……

    “握草!”

    “牛逼啊!”

    “怼怼果然是狠人,奶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一个亿?我看你连一万都达不到,还一个亿,别做梦了。”

    网络上。

    先定个小目标火了。

    一个亿的票房立刻引来了无数粉丝们的围观,怼怼说电影下面评论区说什么的都有,场面壮观空前绝后,这其中除了网友,还有不少菜鸟编剧。

    他们虽然写的剧本不行,但从来都不会再自己身上找原因,看到孟柯得到俞恩泰的赏识,第一反应就是嫉妒,从《唐山大地震》宣传第一天开始,他们就站到了孟柯的对立面。

    只是,这种对立注定是场独角戏。

    从一开始孟柯就没搭理过他们,今天更是这样。

    谩骂声越来越多,很快,怼怼说电影的评论区就成为了口水重灾区,看着乌烟瘴气的评论,“怼怼说电影”的铁粉看不过去了。

    “怎么回事儿?”

    “电影宣传和制作也不是编剧能主导的。”

    “有些人真是戏多,到底有完没完,一个亿票房难道多吗?只要剧情好,我们就愿意看!”

    70万粉丝虽然不是人人都死忠,但因为电影和解说关注的粉丝也有很多,不可否认,在前段时间他们看到“怼怼”竟然转行做编剧的时候,内心也很震撼。

    可经过这么多天以后,那种震撼也就随之消散了。

    大家都是人,是人都会换工作,编剧是不好当,可也不是很多人在干吗?凭什么怼怼不能?大不了上映后他的电影不看不就行了?

    所以,那时候他们这些人也跟着一起调侃。

    私底下也有不少人猜测过,怼怼说电影到底是什么背景,然而今天,这种谩骂的架势他们也看不下去了,什么鬼?开机被骂,杀青也被骂。

    都尼玛是水军吧!

    铁粉们奋勇反击,键盘侠和菜鸟编剧们同样针锋相对。

    没过多久,双方阵营开始了唇枪舌战,晚上十一点,怼怼说电影评论区数值破天荒的达到了一万五,只是内容没法看,一多半都是互骂。

    第二天。

    太阳照样升起。

    因为昨天孟柯掀起来的骂战也逐渐各自偃旗息鼓。

    对于整个娱乐圈来说,新的一天就是新的开始,新的爆点,新的头条,没有人会持续关注一个粉丝只有70万的扑街自媒体人。

    而今天,娱乐圈比较轰动的只有两件事。

    第一是星光璀璨夜,第二是星浪自媒体大型聚会“我是自媒体”。

    前者宣传至今已经有两个多月,大牌云集、名流富贾,可以说是近些年少有的如此顶尖的规模,最近更是因为《唐山大地震》爆点十足,吸睛无数。

    而后者则是星浪和不少新晋导演们出资赞助,无数小鲜肉小鲜花以及不少非主流“明星”“大咖”的自媒体人都会聚集于此。

    流量与颜值强强联合,新鲜血液,活力十足!

    两台聚会对垒,记者们忙的焦头烂额,从一大早就开始抢位置,而各大头版头条上,“星光璀璨夜”和“我是自媒体”平分秋色。

    ……

    “爷爷怎么样了?”

    花艺度假村vip私人重症病房,俞鸿红着双眼问抓着主治医生,声音沙哑。

    坐在她身后,看上去最多只有三十五岁,头发全部盘起,穿着蓝色真丝连体裤的妇女站起来,轻轻的扶着俞鸿的肩,心疼道,“小鸿,你不要激动,爷爷他会挺过来的。”

    “真的吗?妈妈?你说的是真的吗?”

    俞鸿麻木的看着母亲韩静云。

    半个小时以前,她已经放肆的哭过一回,那场痛哭几乎耗费了她所有的体力,现在她就像是个提线木偶般,不知道是什么在操控着,只想逃开眼前的局面,让一切好转起来。

    “小鸿。”

    俞丰站起来,叫了声女儿的名字却不知道该怎么接着说下去。

    三天以前,父亲病情突然恶化,截止到现在已经昏迷了进一天半的时间,期间醒来过半个小时,关心的也是《唐山大地震》拍摄的情况。

    在得知可以上映后,老人家再次沉睡,直到现在体温一直居高不下,水米未进。

    主治医生被俞鸿抓着,眼神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动荡,足足等了两三分钟,俞鸿的声音小了,他才开口道,“新药的抗体出现了,

    肝脏病灶还是发生了转移,按照现在的情况看,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不要,我不要,你说好是三个月的,我求求你,救救爷爷好不好?我不要那么长的时间了,只要三个月好不好?求求你医生,

    你说的,爷爷还有三个月,他还有三个月。”

    俞鸿再次泪如雨下,死死的抓着主治医生的手苦苦哀求。

    “小鸿!”

    俞丰一把将女儿搂在怀里,把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

    背对着女儿,俞鸿咬着牙张着嘴无声的呼出两口气,这才努力让自己从悲痛的情绪中缓过一口气,胸口渐渐感受到了温热,俞鸿眼泪已经把他的衬衫全部浸湿。

    抿着嘴,俞丰死死的抱着俞鸿,一句话没有说。

    韩静云也走了上来,伸手抱住了父女俩,三个人抱成一团,整个病房里只有滴滴滴的机器检测声以及俞鸿呜呜咽咽的哭泣声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逐渐的,俞鸿的情绪开始平复,抱着她,俞丰感觉不到女儿颤抖的肩膀,就连胸口处的温热范围也不再扩大,他能感受到,俞鸿在他怀里换了个姿势。

    她不在是脸贴着自己的胸口,而是用头顶着。

    又是几秒钟的沉默,只听俞鸿深吸了口气,结结巴巴的小声问,“爸,我给爷爷织的围脖还没有好,我还给爷爷定了一副围棋,没邮回来,怎么办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