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娱乐圈怼神 > 047 只剩三个月
    “爸你来了。”

    花艺度假村修养别墅。

    水晶灯将布置气派大方的客厅照亮。

    真皮沙发上,穿着居家服的俞鸿站起来,眼角眉梢带着疲倦。

    “今天爷爷的病情怎么样?”俞丰开口。

    “刚才有些疼,医生打了镇痛剂睡下了。”俞鸿道。

    “嗯。”

    俞丰点点头,本来他是想今天把剧本拿给老爷子看,不过现在他老人家既然睡下了,那也就只能明天再说,“你也早点休息,不要太累了。”

    转身,俞丰就要走

    “爸。”

    俞鸿叫住了他。

    “怎么了?”俞丰转头。

    “爷爷他……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俞鸿死死的盯着父亲,眼底泪水打转。

    大厅静默。

    俞丰深沉的看着女儿。

    他和妻子都很忙,俞鸿小时候是跟着爷爷长大,直到大学出国才和老爷子分开。

    今年的俞鸿才刚毕业回国,老爷子的身体突然恶化,癌细胞扩散至肝脏,近一年来病情反反复复,他们一家人的心情也跟着跌宕起伏。

    他作为儿子其实还好,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对于老爷子的身体被拖垮有了一定的准备。

    但女儿不同,她得到的消息最晚,一来是因为老爷子想让她安心读书,二来也是因为为了股价稳定,所以只能暂时对外保密,女儿这里他们也是报喜不报忧。

    他永远都忘不了,告诉俞鸿真相的那天,她脸上的表情以及后来她躲在房间里哭的泣不成声的样子。

    深吸了口气,俞丰摸了摸女儿的头,“小鸿,我们都需要接受真相。”

    “我不要,我不要接受什么真相,爸,一定还有办法是不是?咱们还有别的办法是不是?不要让爷爷走好不好?我们不要让爷爷走好不好?”

    俞鸿声泪俱下的看着俞丰,在外人面前的那个骄傲自信的俞家大小姐此刻就像是个无助的孩子,想要死死地抓住虚无缥缈的奇迹。

    “乖,”

    俞丰心疼的把女儿搂在怀里,这是自从他们把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告诉俞鸿后,他第一次见女儿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以前她只会在没有人的地方发泄自己的负面情绪。

    深吸一口气,等怀中的俞鸿平静了很多后,俞丰才开口道,“你长大了,应该让爷爷放心,而不是让他担心,在这段时间里,你能陪着,他很高兴。”

    “可是我不高兴,我还没有结婚,爷爷还没有当我的证婚人,他还没有见过我的孩子,还没有见过我的丈夫,爸,我不高兴,我们留住爷爷好不好?”

    俞鸿哭的更加歇斯底里。

    很快,俞丰就感到胸口前湿了一大片。

    他把俞鸿从怀里拉起来,注视着那双泪眼严肃的问道,“告诉我,今天爷爷的病是不是很严重?”

    “医生说……医生说爷爷的肝癌出现扩散……可能……可能……只有三个月,爸……我们怎么办?我们不要让爷爷走好不好?好不好?”

    俞鸿抓着父亲失声痛哭。

    从前她在国外读书很少回来,有时候爷爷想她还要坐飞机去看她,偶尔即便她有时间也会因为觉得麻烦推掉和爷爷的约定或是拒绝。

    可现在要失去了,哪怕一天一个小时一分一秒她都觉得无比宝贵,怎么都看不够。

    子欲养而亲不待。

    这些天,这几个字不断的出现在她脑海里。

    原本以为还有半年的时间,她可以抓紧时间规划,谁知道今天连半年都没有了,只有三个月,而这还是最长的时间。

    多日来积压的情绪此刻全盘奔溃瓦解,俞鸿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只想把所有的悲伤和压抑哭出来,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话有多大声。

    回音顺着客厅到达二楼。

    还没等俞丰开口,就听二楼门开的声音,俞恩泰苍老的声音二楼传了下来,“小鸿,你哭了?”

    “没有爷爷。”

    憋着泪,俞鸿深吸口气把情绪压下,一边慌忙的擦着眼睛里的泪水,一边抬头去看站在楼梯上被医护人员扶着的老人,“爷爷你醒了?”

    说着,俞鸿上了二楼,亲自扶着俞恩泰。

    “爸。”

    喊了声,俞丰也跟着上去,扶着另一边。

    “我听到有人哭,就出来看看,你没哭吧?”不放心,俞恩泰又问了遍俞鸿。

    “没有,怎么可能,应该是我和我爸说话声音大了点吵到你了。”俞鸿强行提高嘴角露出一个笑容给老人家看。

    俞恩泰疼惜的摸了摸孙女的头。

    长期的病痛折磨让他在不能像从前那样精明强干。

    但有些事情他还是看得出来的,刚才他分明听到孙女求着儿子留下自己,可是癌症属于世界难题,他也已经92了,这么大把年纪,是该走了。

    只是,他舍不得这个孙女,没有看到孙女婿和重孙子,他始终心有遗憾。

    更可惜的是,他还不能用自己的镜头给这些儿孙子女们留下点纪念品,只有一个公司,勉强能算是一个纪念,可公司需要打理。

    而且商场沉浮风云莫测,破产倒闭也是常有的事儿。

    裕兴现在算是一路高歌风调雨顺,但谁能料得到明天是什么样?他们俞家能一辈子掌控这个企业吗?

    想一想,他这辈子最大的两个遗憾一是没有看到孙女出嫁,二就是没有一部真正成名的电影,好让后世儿孙子女们回味和纪念。

    “你怎么来了?”

    俞恩泰岔开话题转头看向俞丰。

    “爸,您看,怼怼给您寄了一个剧本,说是送给你的回礼。”

    俞丰把剧本拿出来,但却并没有递给俞恩泰,而是等和女儿俞鸿一起把老爷子扶到床上坐好,这才把剧本递给了他。

    “送我的剧本?”

    “是,那天和您见面以后,他就说特别敬佩您,所以写了个剧本送给您看看您愿不愿意指导开拍,内容我已经看了,感觉不错,

    所以这才连夜拿过来想让您看看,合适的话,我们明天就可以开机,赶一赶下个星期就可以出成品。”

    既然已经都送到老爷子面前,俞丰也不会吝啬为孟柯美言几句。

    当然,这一方面是答谢孟柯为老爷子写剧本,另一方面也是为老爷子高兴,最后的时间,他只想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老爷子完成心愿。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