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娱乐圈怼神 > 044 救谁?
    时间:1976年7月27日下午2点。

    地点:唐山丰南一带。

    出场人物:

    男主父亲:大强

    男主:方达(幼年)

    女主:方登(幼年)

    场景描述:炎热的午后,蜻蜓满天飞,街道两旁行人驻足。

    方登:好多蜻蜓诶。

    方达:多滴都不想朱抓嘞

    大强:这是憋着场大雨嘞

    ……

    开场描述简单直白。

    结合上剧名以及常识,几乎可以判断,这就是大地震来的前兆。

    “有意思。”

    俞丰笑了笑。

    5·12大地震过去没几年。

    这些年来,不少电影人把目光投向了和5·12并称的唐山大地震。

    可惜,很多影片都不尽人意,就比如刘正的《唐山往事》,虽然也是按照唐山大地震拍的,但很可惜,整部电影的重点放在了地震上。

    节奏拖沓,剧情冗长,看着反而让人觉得浪费时间。

    如果不是因为首映礼有摄像机一直对着拍,开场二十分钟他就会离场。

    像这种把地震前期预兆放在开篇,确实在近些年很少见,只是,如果整部剧也是走了老套路,那就真是太可惜了,毕竟这样的开篇很惊艳!

    继续往下看。

    场景描述:炎热的夏日,某街道,街道上空标语写着***万岁,不远处有施工场地,街道两旁小贩、行人以及工人们在休息。

    一个冰棍摊旁边,一群男孩子们在抖空竹。

    (大强开卡车带着方登方达到了家门口附近的冰棍摊前,跳下车给孩子们开车。)

    方达:爸,我想吃冰棒。

    大强:来,下车了

    (大强抱方登下车)

    大强:你跟弟弟把这个电扇拿回去,然后告诉你妈,爸去趟厂里,然后就回家去,(掏出六分钱)六分够吗?

    (旁边玩耍的孩子听到后纷纷看向了姐弟俩,方登歪着头看向他们,年纪较大的男孩眼神中带着不善)

    方达:够了。

    大强:看着点道

    (姐弟俩来到冰棍摊,大强开车离开)

    方登:奶奶,来两个奶油冰棒

    (小贩把冰棍拿出来,第一根给了方达,抖空竹的男孩再次看了方登方达一眼,抿着嘴打坏主意,姐弟俩丝毫不知)

    英童哥:英童,走。

    (小跑着去了方达面前,一把抢过方达刚准备咬的冰棒)

    英童哥:拿来吧你

    (转身就走)

    方达(跳着喊方登):姐,英童他哥把冰棒抢走啦

    (方登抱着电扇冲上去,一把将英童哥推倒在地)

    ……

    俞丰忍俊不禁。

    孩童之间的打闹不管是为了什么,到了他这个年纪看就会成为趣事,甚至在成年后,大家把酒言欢还会翻出来羞一羞曾经欺负自己的人。

    这虽然只是抢雪糕的小事,可方登为方达出头,小小女汉子姐姐的样子立马变得活跃起来。

    姐弟之间谁依赖谁也分分钟呈现了出来,特别是他们这些从小就四五个兄弟姐妹的,一瞬间就会产生代入,电光石火之间,他还想去了死去的姐姐。

    小时候也是这样维护他。

    大姐虽然只比他大两岁零三个月,可每每他受到欺负都是她为自己出气。

    后来有了小妹,大姐就保护他们两个人,再后来是小弟出生,他就开始耀武扬威,大姐也就变成了保护三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姐始终像一把小小的保护伞般的罩着他们。

    往事上头,俞丰眼角凝出泪水。

    擦了擦,他继续看下去。

    推倒英童哥以后,方登和方达受到了英童哥以及孩子们的追逐,五六个孩子还有十几岁的英童哥,方达和方登。

    明明是很小的情节,但俞丰却不由的为姐弟俩捏了把汗,那边的英童哥可比他们大很多,而且后面还有一群孩子,这群熊孩子抓住了可没姐弟俩的好。

    好在,姐弟俩终于跑回到了家。

    母亲元妮登场,三个人一起吹电扇,母子三人其乐融融。

    晚上,大强回来吃饭,方达要吃西红柿,方登也要吃,但只有一个西红柿,元妮给了方达,方登吃醋,元妮答应明天给她买西红柿。

    孩子们睡着后,元妮和大强来到了外面歇凉。

    干净的巷子里都是左邻右舍们聊天的声音,元妮高兴的像邻居讲述着龙凤胎的奇怪特征,从生病到喜好,她满心的幸福。

    生活的幸福平静在这些左邻右舍们嘻嘻哈哈的聊天声中展露无疑。

    俞丰喝了口水没有继续翻篇,反而深吸了口气。

    唐山大地震最令人唏嘘的一点不是因为它震级有多么高,而是因为它发生的时间是所有人都睡着的晚上。

    原本宁静平和的夜晚忽然间赢来了最惨烈的灾难,无数人就此丧生,无数人就此成为孤家寡人,那样的惨剧和这样的宁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忽然有些不舍。

    希望就此打住整部剧。

    然而,故事并没有到这里停止。

    再下一幕里,地震突然来袭,元妮和大强上一秒还在卡车里拉着车帘准备恩爱一番,下一秒就地动山摇,沉睡的人们被摇晃醒。

    有人跑了出来,有人没有跑出来。

    被地震摇晃醒的方达和方登两个人双双被压在了水泥板下,而在外面,为了拉住想要冲到筒子楼里救孩子的元妮,大强被落下的水泥板砸中。

    悲剧降临。

    一片废墟。

    寥寥的数千字,那种惨烈就被描绘在眼前。

    俞丰喝水的手都有些颤抖,目光却不住的扫下去。

    地震过后,大强的尸体被人拉出来,元妮趴在大强身上哭,天空开始下着雨,水泥板下面,方达和方登被渗漏进来的雨水打醒。

    不能说话的方登只能用小石子敲击着地面,而方达一只手不能动。

    地面上,元妮勉强从巨大的悲痛中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在一片废墟中寻找儿女,按照地震之前的位置,她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儿女。

    不敢告诉他们父亲的死讯,元妮摸着眼泪安慰孩子们她在这里,她要救他们出去。

    哭着喊着求着拉来了救援队,然而,一番查看过后,一个痛苦的选择摆在了元妮面前,一块水泥板压着两个孩子,救一个就要死一个。

    她要救谁?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