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声名渐起(12)
    踏月神色略有沉重。

    同为刑部名捕之一,他自然知道这一异变之下代表的意义,手中这张柔软的白纸竟似有千钧之重,心中念头电转,于瞬间想出来了数个可能,并且得出了最好的处理方式。

    抬眸看向无心,后者微微点头。

    第二日,辰时。

    有密令自刑部之中传出。

    那十一处门派中高层紧张了数日,却未曾发现朝廷有何异动,心中略有放松,只道是后者并不在意这细微异常,行动渐渐如常,便未能发现自家门派所在城池当中,又多出了些许极不起眼的人。

    或男或女,或老或少,其年龄不一,性情各异,并且通过了各种巧合的事情,和门派中弟子产生了纠葛。

    其混入百姓当中,如同混入了河流当中的水滴,未能引动丝毫的涟漪。

    …………………………………………

    扶风郡城·风字楼。

    王安风手中握着本兵书,无声默读。

    “兵家之法,难测如阴,遁于左右,突然发难,动如雷霆。”

    “以有心而算无意,知己知彼,无不破。”

    他本身对于兵术并无多少兴趣,可是有赢先生命令,须得要读通了各种书籍,来者不拒。

    而相较于儒家道门,能克敌制胜,以攻心为上的兵家典籍尤为受赢先生青睐,可今日方才看了数行,便有一名身着黑衣的法家弟子从门外进来,左右看了一圈儿,看到了这边盘腿坐着,神态平和的王安风,眸子微亮,快步走过来。

    临近他五步的时候,停下脚步,整理了下自身衣着,方才行了一礼,低声唤道:

    “藏书守……”

    一连唤了数声,王安风方才自书中内容回过神来。

    他这藏书守实则不过是个闲职,所做只是在夜间洒扫阶梯,往日里进出风字楼之人,并不会专门过来寻他,而若是寻他的,也大都知道他姓名,不会以藏书守之名称呼,加上方才沉浸书中,故而一时未曾回过神来。

    收起书,略带茫然地抬起头来,便看着了一张陌生的面庞,方正威严,棱角分明,王安风心中略有不解,起身回了一礼,问道:

    “不知道这位师兄有什么见教?”

    那法家弟子退后半步,竟又抬手还了一礼,方才道:

    “不敢当藏书守之礼。”

    “在下彭浩广,奉大师兄之命过来,大师兄近日在刑部办案,分身无术,需要些办案典籍,还要劳烦藏书守帮忙。”

    声音微顿,方才又解释说:

    “嗯,便是严令师兄。”

    王安风恍然,回忆起来了当日灭门之案发生时,面色冷峻的‘晓得不’师兄,那一日他从苏赌徒处得知了严令师兄初次办案,便遇着了这么个棘手案子,至此也已经有数日未曾看到他身影,想来是一直在刑部办案,心中略有感慨,面上微微颔首,道:

    “唔……是要关于灭门案件的卷宗罢,我去寻一下,还请稍候。”

    那法家弟子忙摆手,道:

    “叨扰藏书守,只是,只是我等学业繁重,这段时日临近考核,夫子每日里只在门口喝茶,我等根本出不得学宫,是以还要烦劳藏书守,还请送去刑部……万般抱歉。”

    说完又是行了一礼,面貌神色极为尊敬,王安风虽是不解,还是抬手扶住其手臂。

    他方才突破八品数日,力道未能完全掌握,一时间那法家弟子只觉得手掌处力道深如渊海,不可测度,自己修为已近九品,竟然没能有丝毫反抗之力,面上神色先是震动,继而越发恭敬。

    王安风注意到后者面目变化,心中有些摸不着头脑,却并未如何在意,收回手掌,摇头笑道:

    “不必多礼……”

    “我身为藏书守,这本就是分内事情,况且我与严令师兄也算熟识,能够帮得上忙,自然责无旁贷。”

    那法家弟子连连拜谢了数次,方才转身出来。

    朝着学堂处走去,脚步轻快,只走了不过十数步,便被一手拍在了肩膀上,下意识回身看去,见是一相熟学子,笑着打了个招呼,与其同行了一段距离,后者终忍不住心中疑惑,开口笑问道:

    “方才数日不见,你心情怎么有了这般大的变化?”

    彭浩广脚步微顿,疑惑道:

    “变化?”

    那学子摊了下手,哂笑道:

    “是啊,往日你深得法家之真传,为人刚正不阿,向来是不假颜色,可对那王安风竟……呵,我认识你这数年,竟从未见你对于一同辈之人如此尊敬,岂不是变了性子?”

    “纵然是星宿榜上高手,如何使得如此姿态?”

    彭浩广听出后者指责之意,却并未动怒,摇了摇头,道:

    “他若只是个寻常武者,又如何值得我如此?”

    “可若是他替扶风上百口冤死百姓伸冤,替三百余口性命讨回了公道,我便是再尊他十倍,再敬他百倍,都难以尽抒心中之意。”

    那学子悚然一惊,道:

    “不是那意难平……”

    彭浩广摇头,道:

    “杀人者自然是那意难平,可若非是藏书守以一己之力,面对四品高手依旧不退半步,将当日局势扭转,夏长青早已得脱,意难平又如何杀他?”

    “何况,使那夏长青罪状昭于白日,为那些冤死之人讨得个公道,不至于令犯人逍遥于法外,又如何差给那意难平?”

    “我等法家子弟,都承他的情,他日如有驱驰,我纵然修为低微,也在所不辞。”

    声音渐高,慷慨激昂,显然言语皆是出自真心,那相熟学子一时略有不服,只觉得那是因为其修为颇高,方才能有如此名望。

    继而便又想到面对四品武者,那藏书守竟然仍旧还能畅所欲言,生生将局势拧转,自己确实难以做到,不由叹息,明明并未交手,却已经觉得自己一败涂地,自心中升起来了挫败无力。

    王安风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只是循着标示,去取卷宗,其中有一份十七年前的案子丝毫正有人借阅,正看得入迷,只得收手,临走时候,或是因为少林健步功实在笨拙,木阶发出轻微声响,那看书入迷的法家少女身子微颤。

    抬起头来,便看到了眼前脸含着抱歉的王安风,神色略有异样,随即便想到了一事,扬了扬手中书卷,笑道:

    “藏书守,要看这本书吗?”

    王安风微怔,先是点了点头,方才解释道:

    “姑娘要看的话就……”

    尚未说完,那少女已经将手中卷宗放在了他的手中,方才正看得入迷的少女退后一步,笑道:

    “我刚刚好已经看完啦……”

    “便给你罢。”

    王安风握着卷宗,看着那转身离开的少女,心中略有疑惑。

    怎地近日来。

    学宫中学子都特别好说话?

    摇了摇头,不再去想,先抱着手中宗卷去了任老处做了记录,方才以一个木盒装了,转身出了风字楼。

    离开学宫的时候,果然如同方才那位法家学子所说,在那学宫大门处,坐了一位面目清矍的老者,斟茶自饮,仪态一丝不苟,看上去倒是不难说话,可眉目开阖间,便令那些法家学子们丝毫不敢乱动。

    王安风临出学宫时候,那老者突然睁开眼睛,朝他这个方向微点了下头。

    少年一愣,转头看了看身后,却发现似乎是临近了考核之时,此时出门的竟只有自己一人。

    方才明白眼前这位声望颇隆,骇地一整座学宫的法家学子大门不敢出,二门不敢迈,只在学堂当中悬梁苦读的老者,竟是在和自己打招呼,想了想,还是将那放着宗卷的木盒放在一侧,抱拳回了一礼,方才转身出去。

    行在路上,王安风挠了挠自己头发,自心中胡思乱想。

    不只是学子。

    看来,整个学宫的人,今日都很好说话啊……

    是遇着了什么好事吗?

    少年抱着一堆宗卷,心中满是疑惑,复又将这想不明白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心情不错,自心中想道。

    看来,那位夫子,也没有传闻中那般可怕嘛。

    与此同时,在其身后不远处,那位很好说话的法家夫子睁开眼睛来,抬脚一道浑厚劲气挥出,将两名伪装了面容身材,打算溜出来的学子踹了两个跟斗,复又冷笑,自茶桌下面抽出来手掌宽的墨色戒尺,轻轻拍在掌心上。

    嘴角微挑,逐渐靠近,在那两名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学子眼中,竟是比恶鬼还要狰狞的面庞。

    两名学子狼狈逃窜,学宫夫子坐回位子,看着那两道身影,复又想起了方才举止得体的藏书守,眸中略有不愉,冷笑道:

    “嘿……如此不成器。”

    “看来还是平日课业太少了,闲的。”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