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柄木剑的造化(22)
    听得了王安风想要出去的缘由,吴长青颇为无奈,却又觉得这果然是王安风会烦恼的事情,旁边鸿落羽翻个白眼,面目之上,满是鄙夷,道:

    “小子,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

    “就依着你刚刚那速度,一两银子?”

    “我呸,就是一百两银子的玉簪也碎成稀烂了,找个甚么鬼……”

    王安风张了张嘴,面上浮现挫败之色,复又看着这没手没脚,却偏生能够腾空而行的人,这种轻功手段,他不要说是见过,就连听都没能听过,不由心中好奇,疑道:

    “嗯……尚未问过,这位前辈是……”

    鸿落羽嘿然一笑,下巴抬了抬,颇有傲然地道:

    “嘿嘿,本大爷,本大爷就是当年纵横江湖,天下无双的……”

    声音尚未说完,便有一只修长的手掌直接扣在了鸿落羽脑门上,指腹冰冷有力,让他将尚未说出来的话咽了回去,脸上笑容僵硬,赢先生面无表情,声音未曾有半点波动,道:

    “一个偷儿。”

    鸿落羽闻言眸子瞪大,不甘叫道:

    “姓赢的,你放屁,大爷我当年哪里没有去过,就是皇帝的宅子里我也去了六七遍,你竟敢说我是个……”

    王安风听得心中震动,道:

    “这么厉害?!”

    文士看着他,道:

    “他是个偷儿。”

    “不信你问他。”

    鸿落羽大怒,按捺不住本性,便要破口大骂,正当此时,突然察觉自己脖子微冷,文士冷淡的声音直接自脑海中回荡。

    “要不再飞一圈儿?”

    天下第一神偷从善如流,干脆利落地点头,道:

    “我是!”

    圆慈口中佛经声音停歇,睁开眼来,看着隐隐有些神清气爽的文士,无奈道:

    “你又何必故意捉弄于他?”

    摇头叹息,复又转向王安风,指着那边男子,道:

    “风儿,为师来给你介绍。”

    “这位是出身于神偷门的鸿落羽,其一身轻功,天下无二,纵古至今,罕有能匹敌者,之后将会传授你轻身腾挪之术,你要以师长之礼对待。”

    “以后,以后便唤他三师父罢……”

    王安风微怔,看向鸿落羽,后者轻咳一声,抬了下下巴,装出来了师长的威严模样,可惜其没手没脚的,此时又被赢先生扣着头顶,看上去看不出来多少威严肃穆,倒有许多滑稽。

    他察觉自己囧境,调动周围劲气挣脱开来,可一头黑发已经被抓地乱糟糟,心头火起,怒视赢先生,气得咬牙切齿。

    吴长青打断众人,道:

    “好啦,引荐也见过了,我还是带着安风回一趟药室,好好处理一下他身上伤势罢……”

    声音之中,多有忧虑,王安风身上伤势不轻,尤其是腰间的爪伤,更是颇为棘手。

    夏长青一身武功都是丹枫谷中一脉相承,路数自然不会是如同龙爪手这般堂皇正大,这一路爪法效仿大漠金雕,阴毒的手法劲气不少,若是处理不当,少不得落下个终身残疾,不能发劲。

    否则一旦力道牵扯住了伤势,发作起来,痛楚非常人能够忍受。

    方才是因为王安风身子不适,是以只能草草止血,此时看他缓过劲来,吴长青便是片刻都不愿意多等。

    圆慈点头,宣一声佛号,道:

    “那边要吴老费心了。”

    吴长青笑道:“风儿亦是老夫弟子,自然应该如此。”

    正要离开时候,青衫文士右手突然一抬,王安风背后木剑铮然鸣啸一声,脱鞘而出,自虚空中盘旋一圈,落在了他的手中,甩手劈斩了下,随意道:

    “木剑留下。”

    王安风微怔。

    上次文士向他索要了木剑之后,他便发现原本除去坚硬,再无有任何优势的长剑突然便变得异常锋利,就如今日,纵然是和夏长青手中长刀碰撞也丝毫不落下风。

    那长刀显见不凡,两相对比之下,他自然知道赢先生对这把寻常木剑施展了非一般的手段,当下行了一礼,道:

    “多谢先生……”

    文士颔首,姿态不以为意。

    吴长青抚须轻笑,继而便以一身醇厚内力牵引,将王安风连着竹椅托于虚空当中,踏步而行,朝着少林寺药房过去,只在瞬息之间,便已经不见了踪迹。

    文士看其远去,方才收回目光,握着这柄长剑,屈指轻弹剑锋,听得了耳畔越发悠扬的剑鸣,微微颔首,松开手掌,任由这柄木剑落下,这孤峰之上,山岩坚硬,却在木剑剑锋之前裂开,可见锋锐。

    鸿落羽砸了砸舌,心中惊异,只从这一幕可见,这木剑威势显然已经不再是原本那柄寻常的剧情兵器。

    那把兵器,拿来割猪肉都嫌它费劲。

    似是想到了什么,鸿落羽翻了个白眼,面上浮现不屑。

    赢先生看着木剑,皱眉思考了下,右手长袖一甩,虚空当中,浮现出来了三件物什,其中有一柄断裂残刀,一枚墨色玉佩,一张薄如蝉翼的仪容面具,各自可见不凡之处,都是死在王安风手下的夏长青之物。

    对于那玉佩和面具,文士连看都未曾看上一眼,挥手将那柄残刀招来,握在手掌当中,触手冰凉,这刀被其握在手中,似是极为不服,刀锋震颤不止,声音凄冷,隐约能听得到鬼哭狼嚎,令人心寒。

    鸿落羽见状大笑出声,道:

    “看着了没,看着了没?”

    “哈哈哈,姓赢的,就连这把破刀都看不起你。”

    赢先生看他一眼,突然冷笑,屈指敲在了那残缺刀锋之上,震颤之音骤然停滞,继而便有细密声响,宛如春日冰消一般,细密裂纹迅速在刀身上弥漫,最后蔓延到了刀刃之上。

    咔擦脆响,这柄极为宝贵,纵然是夏长青打算退隐江湖,也未能舍弃的长刀,在文士手中直接变成了无数碎铁,哐啷啷跌落在地。

    最后的刀锋插在山岩上,震颤嗡鸣,文士随手扔下刀柄,复又侧身看了一眼僵硬下来的鸿落羽,轻笑了下,令后者头皮一麻,心中寒意大冒,自脸上挤出来了讨好的笑容。

    而在此时,自那长刀碎片当中,有氤氲霞光浮现,起伏不定,自虚空当中演化出种种异象,颇为精妙,以其本能便要四下散去,文士未曾回首,右手微抬,粗暴地将其收束在了一处,继而随手拔起王安风那柄木剑,直接投入了霞光当中。

    若是在大秦之天下,名匠打算打造一柄蕴含有些许神兵灵韵的兵刃,需要费尽心血苦工,将倾家荡产得来的材料熔炼成兵,还要小心防备那些灵韵逃遁,甚至有血迹熔炉的禁忌法子,来锁住灵韵,使其不得遁离。

    江湖之中锻兵之法,尚不曾有如眼前这般粗暴的。

    赢先生眉头微挑,察觉到了这灵韵挣扎之意,显然是看不上木剑材质,不愿融入其中,登时冷笑,右手抬起虚握,继而猛地用力握紧,天地收缩,那些灵韵毫无半分反抗之力,被蛮横压入了那柄木剑当中,不得出来。

    片刻挣扎之后,那木剑突铮然长啸,原本朴实的剑身之上,一枚枚不知何时篆刻的道门符篆,佛家箴言自正反两面次第亮起,令这柄木剑多出了一丝丝绝逸超尘之意,继而缓缓消失。

    赢先生抬手将这木剑握在手中。

    剑锋鸣啸之音突然而起,经久不绝。

    ps:第二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