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此意终难平(22)
    扶风郡城·北城。

    在城外张贴了各式榜文,任由来往百姓来看,离于人群之外,夏长青牵马负琴而立,仿佛和那百姓立于两处不同的世界,看着上面新张贴了的榜文,神色未有变化,看了数息,正准备转身离开时候,突然听得城门处传来了一阵喧闹声音。

    他未曾去管,可方才走出了十数步,突然听到了身后军士高声念道:

    “通缉!”

    “昨夜宇文大将军前往天下第一庄,后与执令使同行,前往丹枫谷中,欲发庄主令,以断城中命案纠葛,发现丹枫谷在数月前便已人去谷空,断定其为畏罪潜逃,发出追杀令。”

    “发现罪人夏长青下落者,尽可以……”

    夏长青阖目,并未听下去,面上也未曾浮现丝毫被背叛之后的痛恨,他将旁人视为棋子,可他自身也不过是这天下大势当中,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罢了。

    在这天下的舞台之上,棋子和棋手的身份,一直在变化,从未中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失去了价值的棋子,随时可以被抛弃

    甚至于丹枫谷的驻地,明面上的门派身份,也不过是基于利益的一个选择而已。有这身份和驻地,自然不错,可有些事情,总归是要抛弃这些东西才方便去做。

    他们本身便不是一个单纯的门派,而是杀手,是刺客,是死士。

    无论世事如何变换,杀手刺客总是存在的。

    也总有令他们存在下去的合适位置。

    不过他此时已不再是丹枫谷中人,他已经给自己留好了后路,这一次计划虽未竟全功,但是能全身而退,放鹿青崖,这样的结局在这江湖之上,已经算是难能可贵。

    念头至此,心中遗憾略有消减,他此时伤势严重,更兼不愿暴露身形,是以只能驱马而行,翻身上马,右脚轻磕马腹,这骏马长嘶一声,便沿着官道疾行而去。

    他少年时候也曾经闯荡江湖,马术算是不错,身子顺着马背起伏,可既有起伏,背后琴盒内部,那柄古怪残刀便难免会和琴盒碰撞,发出古怪声音。

    只是他此时未以本身功力驱动,虽然兵器本身灵韵有所展现,但是已没有了蛊惑人心的效果,只如寻常声音,混入了秋风之中,继而被阵阵马蹄声音踏碎。

    “驾!”

    一人一马,逐渐远去。

    而在此时,在那榜单前面,一位身着蓝衫的少年神色微有变化。

    王安风微微皱眉。

    方才他体内的佛门内力突然停滞了下,继而便突然加速,恍如猛士怒喝,如此异变令他略有不解,静心下来,却察觉到了一种令他心中不适的古怪声音,本能回身,便看到了一匹劲马朝着远方而去。

    他瞳术修行已久,只看那身影,脑海中便浮现出来了一道灰衣身影,回想起来了那猖狂不可一世的夏长青,回想起来了米家氏族驻地中惨绝人寰的一幕,瞳孔微缩,自心中浮现出来了一丝遏制不住的杀机。

    虽然说后者此时已换了衣着,虽说他原本的断臂不知道为何也已经长出,但是那种令他不舒服的感觉却仍一般无二,甚至更强,令他本能便想起来了其手中那一把古怪残刀。

    昨日夏长青以那刀锋点在地面上时候,他胸中便有一般无二的感觉。

    心中一沉,登时便打算要告知那边军士,可回过身来,所见军士,只不过都是寻常武者,而这镇守城池的将领虽强,可按照规矩,就算是出了天大的事情,也不能擅自离开位置,何况于是一介通缉案件?

    更何况想要取信于他们也是艰难,最大可能便是会有人追查,可等层层调动,等到人过来的时候,夏长青恐怕已经不知去向何处了。

    复又回身看向那一侧,极目远望之处,那一人一骑身影正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不见,王安风当下咬了下牙,不再迟疑,金钟罩内力流转,施以身法,追赶而去。

    他此时还记得昨日里,夏长青硬生生接下来了宇文则一招,断臂咳血,气息萎靡,按祝建安所说,其一身实力十不存一,兵家杀气内噬,难以沟通天地。

    大秦兵家,言而有信。

    宇文则曾说他罪不至死,因此那一击的结果便是未曾死。

    离死仅差一步。

    一夜过去,他也不知道对方是否有所恢复,不知道对方还有多强的实力,可这个时候,他只能去赌,赌夏长青驱马而行,是因为身上受伤严重,赌他轻易不能动用内力。

    可就算是有危险,也不能够让他离开。

    王安风咬牙,竭力施展身法。

    他曾经有过在强于自己的武者追杀之下的经历,所以更为明白,以这天下之大,一位武道达到了四品的武者真心想要逃遁,想要将其抓住,真的很难很难,而若是夏长青彻底放弃了江湖中恩仇身份,选择远遁大秦之外,又能如何。

    这样的话。

    那些人,不是白死了吗?

    阿平的苦难,不也白受了吗?

    这确实是在冒险,可却绝非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少年脑海中,不知为何便想起来了昨日祝建安所说,回想起来了跪倒在受害孩童旁边,身躯颤抖的副总捕,回想起来了宛如癫狂的米兴发。

    想起了那个回答。

    “哪怕承受如此代价?”

    “……哪怕如此。”

    他行事一向求稳,从不愿咄咄逼人,可此时却只余了一腔锐气,眉宇间锋芒毕露,几乎不像是王安风,而像是一柄可以与天下争锋的利剑。

    这剑终于出鞘。

    有些东西,可以让,可以退一步海阔天空。

    是以他纵然曾和慕容同拔剑相向,之后仍旧可以一笑泯恩仇,一同大快朵颐。

    是以他与人交手,从来不愿争夺胜负,从来不欲使人难堪。

    可有些东西不能退,不能让!

    一让,那便是无尽深渊,万劫不复!

    如果今日因为担心些微危险,而放走了夏长青。

    那么他日又会因为危险而放过什么?

    心中再无半分迟疑,王安风体内雷劲汇聚,以离伯当日所创第二门武功,奔雷步的法门刺激双腿中穴道,雷劲运转,原本澄澈的黑瞳当中,突然亮起来了一丝丝微不可查的电光。

    内外同乾,雷声大壮。

    在这一瞬间,少年双腿之上似乎有电蛇缠绕。

    速度猛然再提。

    少林健步功的步法已经彻底跟不上他此时的速度,干脆舍去了其步伐规则,只以发力之法,踏在了道门九宫步的位置之上,内力消耗突然加剧。

    以腾挪步法代替轻身之术,对于肉身的压力极大,常人难以坚持过久,可王安风刚好所修乃是佛门神功,专擅炼体。

    金钟罩,健步功,九宫步,奔雷雷劲。

    四门武功配合,竟然形成了一门极古怪的功夫,若非金钟罩炼体之能,若非道门九宫神妙,若非健步功极尽基础,若非离弃道所传武功,乃是为王安风量身打造,这武功绝不可能出现在这世上。

    可天下便有这一造化。

    体内内力奔驰,王安风清啸一声,脚步连踏,竟如电光一般疾驰而出,片刻之后,前方已看到了那一骑身影,前方夏长青也察觉身后追来的少年,回身一看,认出了那坏了自己计划的王安风,瞳中先是惊愕,继而浮现冷然杀意。

    本还有些微克制,当看到王安风只是孤身前来的时候,夏长青眸中冷意更甚,双腿猛地夹了下马腹,施展出了人马合一的秘术,骏马长嘶一声,凌空而立,猛地扭转方向,朝着偏离了官道的方向而去。

    便在其回身的瞬间,王安风看到了那张陌生的面庞,看到了眸子里面的冷意,也看到了脖颈处略有不协的皮肤,看到了带着鹿皮手套的右手露出了木质的纹理。

    这一动作极为剧烈,夏长青身后琴盒当中,古怪长刀碰撞,发出了颇清晰的鸣啸声音,和王安风昨日里所听到的声音竟然一般无二,凄厉冷澈,宛如阎王三更鼓。

    众多线索,王安风心中已经再无半点迟疑。

    他此时施展的这一门古怪武功,直来直去,只求速度,于细腻处身法变化,完全不值一提,只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之间,便已经超过了夏长青位置,还在本能朝着前面冲去,一时无法调转方向。

    王安风咬了咬牙,右臂一扬,许久未曾用到的长鞭宛如巨蟒,呼啸而出,缠绕在了路旁标示距扶风郡城距离的石碑之上。

    少年依旧如常朝前奔行,那锁链猛地拉直,少年感受到那股牵扯力道,突然暴喝,那鞭锁之上缠绕起了极浓烈的雷霆。

    以那深埋地下的石碑为轴,王安风纵身而起,于空中划出了一道曲线,在到达了最高处的时候,松开了那鞭锁,身染雷光,右手猛地抬起,握在了剑柄之上,双瞳瞪大,死死锁定了那奔腾的骏马青年。

    耳畔古怪声音越发浓重。

    铮然剑啸声中,木剑出鞘,笔直劈斩下去,那人勒马,背后琴盒猛地跃起,挡在了少年剑锋之前,琴盒破碎,一柄古怪残刀出现,和木剑碰撞在一起,发出铮然鸣啸。

    刀剑鸣啸声中,王安风看着眼前持刀男子,看到其嘴角处浮现的冰冷微笑,咬牙低喝:

    “夏,长,青!!”

    身躯之上,雷劲纠缠,刀剑鸣啸之音陡然大作。

    势均力敌。

    ps:第二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