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城门(12)
    只在王安风对于‘意难平’一事茫然无措的时候,这整个扶风郡城当中,却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大秦放出的这个消息而兴奋地难以自己,在那茶馆酒楼当中,每十个江湖中人,便有七八个在讨论此事,一派热烈景象,竟是连那秋日寒风也吹不熄。

    就算是秋日寒风中一处简陋小摊上,也围坐下了十数个未到蒙学年纪的孩童,双手托腮,瞪大了眼珠子,看那一把年纪的老先生拍响了惊堂木,四下环顾一圈儿,端足了姿态,方才吊着嗓子开腔道:

    “今日,咱们不说才子佳人,春花秋月,也不说那王侯将相,江湖快意,今日只说那方才贴出的榜单,只说那江湖奇侠意难平。”

    “所谓侠客不怕死,怕在事不成,事成不肯藏姓名。我非窃贼谁夜行,白日堂堂杀官匪,九衢草草人面青。此客此心师海鲸。海鲸露背横沧溟,海波分作两处生。分海减海力,侠客有谋,人不识测三尺铁剑杀二贼。”

    一首开场杂曲唱罢,老者再度拍下了惊堂木,道:

    “此事若要追根溯源,尚且要到今年年初……”

    这说书人虽然年纪已老,声音却是分毫不小,道上行人都能够听个清楚,不时有人驻足,听他口灿莲花,讲得生动,仿佛那意难平行侠仗义时候,他便在旁边儿拿一双眼珠子给看了清楚明白。

    旁人虽然知道是他空想而来,却也当得上一句引人入胜,听到精彩处,也忍不住叫一声好。

    正听得有些入神,突听得沉稳脚步声靠近,回过神来,看到了手持兵刃的大秦巡捕正如往常一般行过,倒也未曾在意,只是给让了个位置,便回过头来继续听着话本里人物闯荡江湖。

    巡捕吴雄脚步不停,带着自己的属下从说书人旁边走过,虽然那老人故事当中,将大秦的官员‘一棍子打死’,和那拦道的劫匪摆在一处,并称之为二贼,他也不甚在意,也未曾做出什么过激反应。

    诸子百家中,小说家一脉走街串巷,写各种话本嘲弄当朝,早已经见怪不怪,大秦官员们心里头恨得牙痒痒,可就算心中不爽,又能如何?

    难不成还要将之下狱?

    至多如同当朝宰相一般,自个儿写诗和那帮子说书人对骂,不过可惜,那位老先生虽然官居一品,天下无二,可擅长的是运筹帷幄,宰执天下,写出来的诗文味同嚼蜡,堪称败笔。

    输了个够惨。

    吴雄心中思绪发散,可因为这段时间经历,却又不敢任由其蔓延下去,及时收伏,此时扶风郡城之内,风波尚未过去,昨日事情,若非是那位扶风藏书守出手,替他拦下来了那自屋舍中飞出的一刀,恐怕他立时便会丧命。

    耳畔远远传来了老者所讲的话本,正到了关键时刻,讲那意难平得遇法家无心,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那无心虽然武功高强,可意难平心怀正气,一往无前之下竟然未曾直接落败。

    且战且退之下,一着不慎,被击落悬崖,却是因祸得福,遇见了一位隐居的大人物,得传绝世武学,方才有昨日再度出现,一招出手,便将那武功已经臻至四品境界的白虎堂高手给杀了个干干净净,不留生息。

    围观孩童行人发出惊呼,吴雄心中不由嗤笑,自此断定,这老人必然只是个寻常说书人,而非是隐于市井中的小说家高人,唯独不通武学,方才能说出这般无知之话。

    自九品境界,到上三品宗师,纵然是天纵之才,有无穷奇遇,非十数年之功不能成就,短短数月,就算是那意难平在无心追捕之下逃得了性命,此时最多也只是到了八品境界,连龙门的边儿都摸不着,何况是那上三品宗师之境?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复又行了数条街道,便要和另外一队巡捕交接,路过一处院落时候,突然闻到了极为浓郁的药味,微微皱眉,却也未曾生疑,只当是这院落当中有人害了急病。

    便又想到了当日晚上,就算是城中发生了灭门惨案,依旧有人迫于生计,不得不在夜间出摊,若不是恰好那位王少侠无意之下路过,恐怕必会死在那杀手手下。

    心念至此,只是暗叹一声,便转过了此街。

    宅邸主屋当中。

    床铺上盘坐着一位约有二十五六岁的青年,面容俊朗,一身天青色儒衫,腰处垂了一枚黑色玉佩,看上去风流倜傥,美中不足的便是其右手竟非血肉之躯,上有细密纹理,当为木质。

    那青年面上神色越发平和,似乎运功已至物我两忘之境。

    可正在此时,这斗室之内似乎响起来了一道兵戈交击脆响,肃杀凌冽,其身形骤然一颤,气息紊乱,其面目上能看得到痛楚,却无有丝毫苍白异色,挣扎片刻,终究忍不住张嘴咳出一口鲜血,功力散开,整个人气息再度萎靡。

    喘息片刻之后,那青年一手撑着床铺,直起身来,看着地上鲜血,神色变换,终悠然叹息道:

    “东海精为月,西岳气凝金。进则万景昼,退则群物阴。”

    “厉害!”

    “不愧是自战阵上跌打滚爬出来的将军,只是一箭之威,这兵家煞气,几乎无法拔除……若是当面交手,恐怕一招之内,便能取我性命。”

    声音之中,满是叹服,言罢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直咳地他身躯略有颤抖,面容越发苍白,他昨日在城中,未曾想到被宇文则远程一箭攻杀,疗养了一夜,也吞服了不少灵丹妙药,效果却极为微渺,近乎无用。

    若非是早有先见之明,在数年前便这城中购置了房产,恐怕他一出城去,便会被闻讯出现的江湖高手击杀。

    易容换貌的夏长青咳嗽两声,面上浮现自嘲,右手扶膝,屈指轻敲,低吟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毕竟牵扯到了《天问》残章。

    号称囊括了天下武学变化,称为纲要。

    古往今来,功成名就,横压一代者,都与这天问七章有着种种牵扯,那米家高手身在朝中,又遭逢大难,任何敢动他的,都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而白虎堂难寻,这城中唯一可以下手的,竟然只是他而已。

    尤其他还被宇文则一招重创,岂不正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想了想,吴长青扶着那柄古怪长刀,起身下床,超前走了两步,推窗看着外面天色,看着那晴空碧霄,纵然落入了如此境地,神色倒是淡然,远不如昨日那般疏狂。

    这一次计策,竟是全盘皆输。

    自己漏算了王安风,被宇文则废去一臂,内息紊乱,若有异动,神仙难救。

    而白虎堂死于军中高手围杀,这本在他预料之中,只是未曾想到事情会发生地如此之快,最后的暗手,竟也死在了意难平手中,想来那《天问》必然被夺。

    他绝不相信什么巧合。

    如此惨败,定然是有部分关键信息被人察觉,继而又有同样精于此道的高手推算出来了自己的计策,从兵家那迅速反应来看,这位幕后高手,怕是和兵家牵连匪浅。

    心念至此,夏长青悠然叹息,道:

    “意难平,王安风。”

    “这一局棋,是我输了,可惜未能见到幕后之人……”

    若是一切摊开明白,这计策确也没甚么大不了。

    但若是能在一片纷乱的消息当中,从无到有推测出自己所思所想所谋,并自关键处给予一击,使之全盘倾覆,如此高手,就算是身为敌对,又如何能不拜服?未能得见真容,如何不遗憾?

    此时因为调养时候被打散的内力重又平复下来,夏长青服了数枚丹药,将这伤势勉强压制下来,甩手将那柄古怪长刀收入了一旁的琴盒当中,负在背上,被机关替代的右手上头戴上了一只鹿皮手套。

    腰间的四品玉佩灵光流动,将他周身气息压制,这位近四品的高手,竟如同一个不修武功的书生般,缓步走出这院落当中。

    “张先生,你这是要出远门儿?”

    “倒也不是,只是有些许小事情,要出门一趟而已。”

    周围有邻居见他出来,向他打着招呼,他也和善回礼,背负琴盒,牵了一匹棕红马,朝着扶风郡城城门处走去。

    ………………………………………

    与此同时,扶风学宫当中。

    王安风拍打着身上灰尘落叶,按捺住了心中茫然,道:

    “这消息,你怎么知道的?!”

    我昨天根本没出去啊……

    你是不是被骗了?

    苏文昌无奈地看着他,道:

    “谁都知道啊,城里头出了这么多事情,这么大的消息,肯定是要张贴榜文的啊……”

    “你来此好歹也快要一年了,也稍微关心些周围事情吧?”

    王安风点头,苏文昌朝他摆了摆手,说道自己还要把这个大好消息告诉学宫所有人,便先不多奉陪,正待其要离开时候,王安风突然开口,道:

    “那榜文张贴在哪里……”

    苏文昌驻足,回身道:

    “城门啊……”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