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神偷惨案(12)
    少林寺中。

    被赢先生弄成了个人棍模样的鸿落羽,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艰苦挣扎,终于飘飘悠悠回来了少林寺中,在即将掠过少室山主峰,从八风吹不动的圆慈头顶飞过去,开始第二次‘旅行’的时候。

    动了恻隐之心的吴长青以长鞭拽住了其腰部,生生拉扯下来。

    终究是老人家心软。

    吴长青将这一条‘赢氏人棍’安放在了自己常坐着的那木椅上头,叹息一声,拄着拐杖去了少林后厨,先前所得来的药物还有不少,虽然说限于王安风修为,没有什么灵材老药,可这般模样,也实在是受不住大补。

    只做了些养身补气的药膳给端过来。

    看着前面的神偷,吴长青摇了摇头,心中不知赢先生路途之上给他设置了何等的阻拦,这位先前尚且算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的天下第一神偷,此时看来,竟是个难民模样。

    浑身衣裳破烂,仿佛自雷池当中趟过来一般,以其性格,一时间竟然没了心力开口,眼神呆滞茫然,因其没了四肢,老者只好亲自喂他,搅了下药粥,舀出一勺送过去,鸿落羽下意识张开嘴来,竟自嘴中吐出了一股黑烟。

    吴长青嘴角一抽。

    此时他心中已经是有十成十的把握,眼前这位模样凄惨的神偷在先前时日里,怕不是将这人世间古往今来各种天灾都挨了一遍,以赢先生性情,恐怕绝不至于那般简单。

    当真是天雷地火,狂风怒电,一齐挨了个遍啊。

    微微叹息,一时间心有戚戚然。

    将那药粥一勺一勺喂给了这位神偷。

    在这孤峰之上,文士身影出现,虽依旧面色冷峻,却能看得出些微神清气爽,袖袍一拂,顺势负手在后,一张玉册出现在了这少林寺上,随即便漂浮在了虚空当中,未曾下坠,不曾上升,其上无有文字,却显现出了一种苍茫浩大的意蕴。

    在场数人皆是高手,一时间受这气机牵引,下意识看向那边。

    文士借助机关替身出去了现世当中,其所做所为,倒也未曾掩饰他们,是以他们也知道眼前这东西,便是那引发了这一连串时间的缘由。

    所谓《天问》残章。

    吴长青看着那玉册,察觉其中神韵,眸中浮现惊叹,但是定下心神,细细去体悟,却发现除去了此物不凡,以他的眼光,竟并看不出更多东西,虽然不愿意受到那文士差嘲讽,可难捱心中好奇,瘙痒地厉害,迟疑了下,还是问道:

    “先生……恕老夫愚钝,这《天问》玉册,不知有何等玄妙在内?”

    文士此时神清气爽,道:

    “不知。”

    吴长青神色呆滞,道:

    “不知?”

    “对,不知。”

    老人转过头来看着那玉册,手中动作便停自然了下来,鸿落羽原本呆滞的眸子恢复灵动,悄无声息瞥了吴长青一眼,张大了嘴巴朝着那勺药粥去咬,可眼前老者是和他同一级数的高手,药王谷精擅指掌绝艺,要论手上功夫,并不一定便会低于那神偷门。

    何况此时鸿落羽也已经没有了双手,长大嘴巴去咬,却总是被老者下意识避开,避开了以后,那香气扑鼻的药粥便又会恢复原位,就只在他鼻子前头转悠,可张嘴去咬,却又只能咬到空气,几次三番,不由得心头火起,破口而出道:

    “有屁搞不懂的!”

    “姓赢的东西一向如此,搞不搞得懂另说,只要让他知道是好东西,就一定要先弄到自己手里。”

    “弄到自己手里以后,总能弄清楚。”

    “这个都不知道,你怎么混江湖的啊,老货。”

    吴长青回过头来,看着那龙精虎猛,破口大骂的的神偷,先是微微一怔,继而便全部明白过来,后者分明就没有受到多大的损伤,刚刚那一副凄惨的模样只是唬骗自己。

    难怪圆慈大师未曾有丝毫的表示。

    鸿落羽行走江湖,嘴上言语向来不饶人,就算是吃过了不知道多少暗亏,也死活不改,此时因为吴长青给他盛饭,已经是下意识开口有了许多收敛,未曾涉及到老者血亲,也不曾涉及到某些奇特的器官。

    可吴长青其身为天下第一名医,久不履江湖,德高望重,几时受过这般毫不客气的对待,当下冷笑出声,将那勺药粥在神偷面前晃悠着,看着后者视线似乎直接黏在了这药粥上,方才笑眯眯地问道:

    “想吃吗?”

    鸿落羽点头如捣蒜。

    老者笑了笑,将这药粥依旧喂给了鸿落羽,一碗下肚,这段时日来的饥渴总算是得到了缓解,鸿落羽打了个饱嗝儿,有心去拔根草杆剔剔牙,找个美人儿来锤锤肩。

    可此时没有了手脚,若说活人,不是冷冰冰的文士,便是能砸塌一座山的暴力和尚,只得作罢,在椅子上面挪了挪,摆了个舒服的位置,道:

    “你很不错嘛,老头儿。”

    他自己行走江湖也已经不短时间。

    虽然是一直改不掉自己这臭嘴的毛病,可也不傻,知道常人若是被恶言相待,不说当场拔刀相向,分个生死,可如老者这般和善的,却罕有人能够做到,不由得自心底里头对这个老头儿升起了很大的好感,大剌剌地道:

    “对了,你是谁来着?本大爷行走江湖,也能罩住你……”

    吴长青笑容越发和煦,道:

    “小老儿姓吴,名长青,出身药王谷。”

    鸿落羽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道:

    “哦,吴长青啊,这名字不差,出身药王谷,也还不……”

    声音微顿,继而便想起了什么,神色如雷劈了一般骤然呆滞,僵硬地转过头来,看着那依旧笑呵呵看着他的老者,看着文士眼中如同看一蠢货的鄙夷,嘴嘴唇颤抖,挤出了个难看的笑容,道:

    “药王谷,吴长青?”

    老者点头,笑地温和:

    “然也。”

    “天下第一神医?”

    “不过是江湖朋友们抬爱。”

    方才表现地还像是大爷一般的鸿落羽脸色有些发白,回想起来了自己方才行为。

    首先欺骗了天下第一神医,然后还在出言不逊之后。

    吃下了这位爷亲手喂的饭。

    这他妈是老寿星吃砒霜,提着灯笼上茅坑,死里找死啊……

    鸿落羽脸上笑容僵硬,诚恳看向吴长青:

    “老爷子,那饭里面……”

    老人笑容同样和煦,抬起左手稍微比划了下,约莫有一节手指的长度,复又稍微扩张了点,道:

    “只是又加了一点点佐料。”

    “性热,味辛,功能破积、逐水。”

    “腹中胀痛,如厕不通。”

    神偷面色一白,已经明白过来,寻常药物对他绝不可能有效果,可若是天下第一神医出手,自然不同,尚未开口,腹中竟已传出雷鸣般的轰鸣声音,腾起轻功,在惨叫声中飞向了山下。

    “秃驴,厕纸在哪里……”

    圆慈将两个木塞塞入耳中。

    片刻之后,某处林地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哀嚎声音。

    “我哔——,老子没手!”

    “姓吴的,你等着……”

    “看老子不哔——”

    “我————”

    吴长青脸上笑容依旧和善,听着那惨嚎声音,突然神清气爽,明悟了另外两人行为的理由,抚了抚须,注意到了圆慈的视线,侧身笑道:

    “放心,圆慈大师,以这位神偷控气之能,有手无手不会有多少分别。”

    “不过……”

    老者嘴角微微挑起,低声呢喃道:

    “若是他知道这少林寺上伙食归老夫管,会不会想要把方才那句话收回去?”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