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灭门(22)
    王安风看着夏长青消失在视线当中,握紧了木剑的手掌方才稍微松开了些。

    方才若不是以自身理智克制,他恐怕当真会一剑朝着那文士后心刺去。

    阿平的苦难因丹枫谷而有。

    城中血案因此人而起。

    甚至于方才那位捕头的家族被害,也和那夏长青摆不脱干系。

    这样的人在他看来自然应该去杀,他从姜先生处学习儒家的道理,但是儒家之人可不是甚么保全自身的好好先生,当守古礼,当行仁之举,为人处事,在千年前的那位老者早已经给予了最为明确的答案。

    人皆好之,何如?

    未可也。

    人皆恶之,何如?

    未可也。

    不如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只可惜,实力仍旧不足,有心而无力。

    旁边祝建安察觉少年身躯放松,知其不可能因为一腔激怒而为不智之举,方才收回了按在他肩膀上的手掌。

    他刚刚就已经点住了自己肩膀上穴道,被那柄古怪残刀刺穿的伤势渐渐止住了流血,虽然尚且不能全力出手,但是对于行走已经无碍,当下便吩咐左右,令城中巡捕恢复原本安排,以恢复此处的秩序,同时进行取证,以及辅助衙役安抚百姓。

    至于八品以上武者,则前往衙门骑乘快马,带上仵作前往案发地点。

    一系列命令有条不紊,若是往日时候,王安风可能会觉得这是大秦刑部行动有素,可此时他却感觉到了一种难言的压抑,心下恍惚。

    是要以多少值得的代价,才能够换来如此有效的行为?

    每一位朱衣巡捕都抱拳应诺,继而大步而去,身上拂动着的是愤怒之后依旧坚硬的韧性,眉宇低垂,沉默不言,行动果决迅速,可在这有序的行为之下,却极为压抑。

    剩余的四位中三品高手汇聚在了祝建安身旁,方才米兴发于激怒之下,孤身离开,想必是前往他家族所在之处,众人担心他出事,也是想要提前将这案发之处保护起来,八品武者驱马在后,他们将会先一步过去。

    以六品武者的能力,踏步虚空,不过须臾可至。

    祝建安侧身看向身旁的少年,沉默了下,开口问道:

    “吾等要去米氏世家案发之处,你要来吗?”

    王安风微怔,却看到祝建安神色沉凝认真,显然不可能是玩笑之言,周围四名中三品武者都神色微变,复又想到了什么,明白了祝建安的打算,未曾开口,看向王安风视线当中,略有异色,复又想到少年方才表现,未曾出现质疑。

    祝建安神色沉凝,看着前面少年。

    他作此发问,并非是一时兴起,若是王安风方才未能表现出足以保护自己的武功,若是他没能展现出扭转局势的机变,甚至于王安风方才若没有问出那个问题,他都不会作此考虑。

    但是他全部做到了。

    那么在这般情况之下,他并不介意提携后辈,让后者能够看得更清楚些。

    王安风神色变化,未曾有丝毫犹豫,重重点头道:

    “自然。”

    祝建安微微点头,道了一声好,换为右手提刀,左手抓住了王安风肩膀,气劲勃发之际,已带着少年腾身而起,脚踏虚空,身如游龙,腾空御风,瞬息之间,已经朝着东方一处远山处激射而出,剩余四位六品高手则在其身后,并不远离。

    祝建安俯视着脚下巍峨沉静的扶风郡城,注视着其余处仍旧安宁的红尘,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晚霞隐没,天边有星宿显露,郡城四处逐渐亮起了红烛灯笼,烛光透过红布,增添了许多温暖,照亮了熙熙攘攘的人群,照亮了沿街叫卖的摊贩,各样声音混杂在了一起,却不显得嘈杂,反倒一派祥和。

    祝建安神色变化,刚硬的面庞变得柔和了些。

    正是因为眼前所见。

    所以,值得。

    男子收回目光,回身看着旁边王安风,沉默了下,低声道:

    “大秦之患,不在敌国。”

    “而在江湖。”

    王安风沉默了下,脑海当中不可遏制回想踏出大凉村之后自此经历,回想起来倪夫子数十年前所遭遇的灭门惨案,回想起了名利双收的杀人凶手,自心中浮现出来了不一样的想法,无声道:

    “……在江湖。”

    “却不止江湖。”

    这个念头方才浮现,便被少年主动压制下去,未曾深入,未曾如当初倪夫子一事那般,被自身感情,被他人言语影响了理智的判断和观念,心境澄空,不悲不喜,看向下方景观。

    劲风拂面,山河巨城,层云团簇,自脚下而过。

    米氏世家,未出扶风郡城百里。

    以中三品武者的实力,就算不以轻身功法见长,可全力施展轻功之下,也只花费不到半盏茶时间,便已经抵达。

    远远可见,这座小山的山顶被武道高手以刀芒劈斩出了一大片的空地,便在这空地之上,修建出了屋舍殿堂,修建出了习武之所,打坐用的静室,祭祖用的大堂。

    虽然不是出自什么名家手笔,可是这些建筑隐于山上林木之间,红叶相伴,星光月色披散下来,也有三分幽静,显然是十分用心,想来春日到来,百花绽放,少年男女伴着顽皮孩童穿行其中,在族中宿老眼中,定然是有许多可爱之处。

    于那些在江湖刀光剑影中度过一生的老人眼中,这恐怕要比快意恩仇,要比扬鞭纵马更让他们欢喜,更让他们满怀期待,月下独酬,也定然是想过的,想着这些眉目与自己有三分想像的孩童,会有着如何的未来。

    是学武,是江湖中侠客?还是从文,当学宫里夫子?亦或是在家族之中安静成长。

    无论哪一个,想来都是十分精彩。

    也都要比天下最味美的珍馐更为下酒。

    但是此时,无论是老者还是孩童,亦或是那些各有精彩之处,却都未曾展开的未来,尽数如梦幻泡影,消失了个干干净净,没能有丝毫的痕迹留存。

    极浓郁的血腥味道将这本应当祥和的世家住地笼罩其中。

    ps:第二更。

    感谢张螂小强的万赏,感谢又一个飞碟的万赏,谢谢两位。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