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破局(33)
    夏长青此言一出,周围跟着过来的游侠武者神色便略有变化。

    清理门户都需要大秦点头?

    他们既然能够行走江湖,自然并未曾愚钝到轻易就被人摆布的地步,但是听到了这种说法,心里头多少有些不大舒服。

    祝建安察觉周围变化视线,神色微凝。

    此为诛心之言。

    他到现在,方才明白过来,眼前这文士为何会入了城门就如此堂而皇之地过来,那些江湖武者有的是看着能否搭上一把手,有的则是完全为了凑这个热闹,但是却在此时完全变成了对方的证人。

    眼前这数具尸体,是这件案子的凶手。

    而夏长青则是今日方才入城,安分守己,来此也只是为了清除本门叛徒。

    眼前这些尸首之上毁掉了红枫的疤痕,起码有了四五年的时间,有人证有物证,祝建安绝不相信眼前这文士所说的话,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一招做的都极为漂亮慎密,他一时间竟找不到半分漏洞。

    断罪决狱要有证据,这是大秦自己定下的规矩。

    若是大秦都不去遵守,还要谁来守着?

    当下之势,也只能忍着心中不甘,正准备回应之时,突然想到了先前被王安风所杀的那名刺客,开口道:

    “……夏护法说笑。”

    “吾等先前曾经抓获另外一名丹枫谷杀手,其正要向无辜之人出手,身上的红枫印记可是丝毫无损。”

    “不知道夏护法作何解释?”

    夏长青身形变换,已经出现在了众人之前,因为此时局势未曾明朗,那些军士没能得到明确命令,未能射出弩矢,也不再有机会射出,灰衣文士朝前走了两步,微微皱眉,似乎随意问道:

    “哦?不知道那人在何处?”

    祝建安有心诈他,当下未曾说出此人已经死在王安风剑下,只是回道:

    “正在我刑部牢中,他已全部招下了……”

    文士皱眉,似有疑惑,道:

    “招了?招什么了?”

    未等祝建安回答,已经神色恍然,再度开口道:

    “他是我谷中派来的探子,在下正好奇为何没能找得到他留下痕迹,原来是被刑部捉拿,做下凶案的凶手,应该就是这几个叛徒,我丹枫谷再如何横行江湖,又如何敢于触碰大秦虎威。”

    “只要将我手下探子送来,此时便一笔勾销,不知总捕意下如何?”

    其说话语气颇为诚恳和睦,却令祝建安等人心中微沉。

    送还?

    那刺客已经被王安风一剑刺穿了喉咙,死得不能再死,仵作都给验过了尸首,又如何送还过来?

    见他沉默不言,灰衣文士脸上笑容逐渐消失下去,开口道:

    “副总捕为何不言?”

    “是觉得我们丹枫谷要为这些叛徒所做事情赔命?还是说……”

    “我的弟子已经被阁下所杀!”

    文士眸子微睁开,踏前一步,道:

    “是否郡守给予阁下压力过大,让阁下杀我派弟子以完成这破案一事?!”

    “古谚所谓之杀良冒功?!”

    “还是说,我江湖子弟,在阁下眼中,便不是一条性命,便不是大秦百姓,想杀便杀?!没有丝毫犹豫?!”

    他言语声调逐渐提高,句句逼问,死死咬住了被杀之人乃是丹枫谷密探,而非杀人凶手,说祝建安所为乃是杀良冒功,完全不把江湖子弟当成人命。

    而在隐蔽之处,其手中古怪残刀的刀锋轻轻点在地面上,发出极有节奏的声音,混入其喝问声音当中,回荡于众人耳畔。

    周围围观的江湖客在不知不觉当中心境波动,失去了平时的冷静和理智。

    只觉得眼前身着朱衣的捕快所作所为,当真便如同夏长青所说,残酷无情,将寻差真正凶手的丹枫谷弟子当成了替罪羔羊,而丹枫谷的恶行此时被无意识忽略。

    往日里和朝廷冲突此时忽然变全部都自心底升起,看向祝建安等人视线越发不善。

    不知是谁第一个开口,随即便有声声诘问紧跟其后,不断响起。

    “说啊!”

    “你们是不是做出了这等事情!”

    “哼!言辞吞吞吐吐,可见一斑!”

    “这便是所谓大秦!”

    往日里摩擦积蓄的矛盾在此时被那古怪长刀发出的声音引动出来,一时间竟有群情激愤的迹象,而他们本身也未曾察觉有丝毫的不对,便在此时,文士抬手,声音微顿。

    道道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看到他退后一步,看到他复又朝着祝建安拱手长施一礼,看到他极诚恳地道:

    “我也不求其他,还请副总捕告知在下。”

    “究竟是谁人,杀了吾之弟子?!”

    竟然是这‘受害’一方做出了退让?

    周围心智不知不觉已被影响的武者们心中不由得便有诸多阴暗念头浮现出来,祝建安神色微有变化,他知道此时情形,只要将旁边少年交出去,那种矛盾便会转移到王安风身上,他自己正可以脱身出来。

    因为杀人者,正是王安风。

    王安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右手握剑。

    他知道眼前这文士是在信口雌黄,可此时的局势分明就是百口莫辩,三人成虎之局。

    王安风感觉自己的呼吸略有压抑。

    他曾经杀过恶人,陷于生死之境,可从没有像是现在这般感觉压抑。

    当所有人都认为你做的是错的。

    那么对错在这些人眼中便已经不再重要,他们所希望的只是让你屈服而已。

    屈服在他们的正确之下。

    王安风咬了咬牙,正准备开口,那边祝建安抬手将王安风拉住,未曾让他开口,他生性刚直,对于眼前中年文士心中厌恶至极,纵然已经竭力克制,声音当中却仍旧不乏冷硬,道:

    “是本官下的令。”

    “你待如何?!”

    王安风看着这位副总捕,神色微怔。

    周围沉默了一瞬。

    继而各种谩骂和敌意经过了重重发酵之后,轰然爆炸开来,矛头全部指向了祝建安身上,灰衣文士脸上似乎闪过惊愕,继而后退一步,双手抱拳,长施一礼,朗声道:

    “好!”

    “身为大秦之人,我向你出手,是为不忠。”

    “但是身为被杀之人的师长,在下不得不为之,还请体谅。”

    “只出一招。”

    话音未落,其手中的长刀已经哐啷出手,瞬间刺穿了祝建安的右肩,鲜血流淌下来,王安风神色微怔,透过这血腥味道,他突然嗅到了一丝药香味道,正自那四处尸首处传来。

    这药香味道极为微弱,若非是他常年和二师父相伴,决计无法闻出来,而且还必须要透过血气方才能嗅得到分毫。

    药?

    少年微怔,脑海当中如同有闪电劈下,照亮了黯淡的回忆,突然回想起来,在刚刚跟着二师父学医的时候,老者曾经给自己讲解过天下毒物,其中一些配合起来,可以起到令伤势老化的效果。

    当时老者颇为得意,因着这是他年轻时候自己发现的药理,却又被赢先生不屑嘲弄,认为于人于己皆无有半点用处。

    王安风双瞳微微瞪大,心脏加速。

    视线落在了那处被割裂了伤痕的红枫之上,心念微转,已经逐渐明白过来,而这个时候,那文士已经拔出长刀,依旧在慷慨陈词,而在此时,王安风心中却已经没有了半分的慌乱。

    看着这文士言辞恳切,言语和善,看着周围人言语附和,竟如看着一个戏台上戏子。

    心中安定下来,如水不惊。

    外魔去除,心境安定,佛门内功醇厚的特性逐渐发挥出来,因为那种诡异声响而失衡的心境重新靠着自己找回了平衡,王安风想要开口。可却发现,周围众人的心情心智,无论是那些武者,还是祝建安等武者,竟然都在随着夏长青的引导而变化。

    便如同引动对手招数的剑圣剑法一般。

    王安风心中明悟,知道此时开口恐怕也没能引起别人丝毫注意,于事无补,当下咬了咬牙,运起来了佛门内力,突然如同离伯故事当中角色一般,长笑出声。

    不知是否是因为少林内力醇厚的缘故,其声音直如蛟龙清啸,铜钟长鸣,将那惑人心智的声音尽数压下。

    失去了这古怪兵器的暗中作用,众人注意力便被王安风吸引过去,看着这位身着蓝衫的少年持剑长笑,眉目之间,竟似满是不屑,旁边祝建安捂着自己伤口,愕然问道:

    “小兄弟,你怎么了?”

    王安风此时正觉得喉咙干哑,有些笑不下去,祝建安开口,心中暗松口气,道了一声问得好,当下停下长笑,道:

    “我只是看到众位英豪,都是扶风江湖上有名有姓的人物,竟然都被一人随意摆布,故而忍不住发笑而已。”

    “祝捕头难道不认为这很可笑吗?”

    言语之中,因为故意学着赢先生语气,其中满是不屑嘲弄,习武之人自持力强,脾气暴烈者众多,闻言登时大怒,道:

    “摆布?”

    “小娃娃勿要胡说八道!”

    祝建安皱眉,拉了下王安风,示意其勿要再多生事端,今日之事他总觉得有许多不对劲之处,但是其生性稳妥而少决断,觉得当下之计,应该是要先摆平事端,再行调查。

    可王安风却因为心中有了七八成把握,故而未曾听其暗示,朝前走了两步,立于众人环视当中,心中虽有不安,却未曾表现出来,看着那边开口之人,正是个粗蛮汉子,当下抱拳微微一礼,道:

    “你说我是胡说八道,这位大哥,可愿与我一赌?!”

    “赌我能证明,你们受其摆布!”

    那汉子怒极反笑,道:

    “好!有何不敢?!”

    “只是你敢赌什么?”

    王安风反手将自己背上长剑拔出,铮然一声倒插在地,手掌握在木剑之上,运劲于上,使其渗出些微雷霆,颇为不凡,他虽然接受儒家道理,却绝非什么腐儒,当下朗声道:

    “我赌这柄上好宝剑。”

    那汉子瞪大眼睛,看了半晌,粗声道:

    “我没有东西能赌博。”

    “但是我还有这一条烂命,小兄弟你若是胜了,这条性命,便归你处置!”

    “赌不赌!”

    无钱可赌,那便赌自己性命,寸步不让,分毫不退。

    荒唐而又豪迈。

    而一切竟只因为一言纷争。

    王安风因这粗蛮的草莽气息而心中微震,面上却未曾失态,环顾一圈周围江湖草莽,如被群狼环伺,气势上面不肯有丝毫退缩,手持长剑,同样高声喝道:

    “赌了!!”

    其年纪虽小,尚未弱冠,但是此时展现出来气魄,竟然分毫不差于周围这些江湖草莽,他们平生最喜豪迈汉子,登时也不管敌对,对于王安风生出来了不少好感,大声喝彩,道:

    “好!”

    “哈哈哈,算是条汉子!”

    夏长青见事情逐渐脱离自己掌控,手中古怪残刀重又敲击在了青石之上,略有加速,可不知为何,这蕴含有些微神兵之力的兵器,自那少年开口之后,竟仿佛遇到了天生之敌一般,效力大失。

    可此时要他离开,却也不能。

    除祝建安在外,尚且还有五名中三品武者,他们不知道这是王安风自己行为,见其和祝建安站在一起,只以为是副总捕安排,故而此时站位,已经将夏长青退路堵住,难能离开。

    于是他便只能够看着那边少年在一人耳边开口,看到那人颔首,快步离开,周围有四五十巡捕散开,远处也有兵丁百姓,看着那蓝衫少年如同出鞘的利剑一般,看着自己,心中突然变浮现出来了不安。

    片刻之后,当他看到那边汉子取来的竟然是各式药物之后,心中便是微微一突,生出来了悔意。

    王安风接过了那药材,用一同借来的工具捣药,因为其中有许多成药,少去许多炮制的过程,片刻之后,便将记忆当中老者所传授的那一味药物制作出来,手指触碰处,察觉到了些许腐蚀痛楚,嘴角微微挑起。

    此时就仿佛是等待着刺出最后一剑一般。

    少年身上洋溢着令人难以直视的锋芒,看向夏长青,朗声道:

    “此药便能令伤口老化……”

    “如果我所料不差,夏先生,便是将这些弟子当成了弃子,令其伪造出叛门伤口,完成你所吩咐下事情,再亲自将之击杀!”

    文士面上已经没有了和善之色,他也笑不出来。

    这种情形之下,没有多少人还能够笑地出来,受到了‘质疑污蔑’,自然也不应该笑,当下便冷冷开口道:

    “小兄弟打算要谁来试药?须知活人和死人,身上的伤口可不一样。”

    以活人试毒,乃是医家大忌。

    众人闻言,面上略有迟疑之色,便在此时,方才那和王安风赌命的大汉大步出来,毫无半分犹豫畏惧,开口道:

    “我来!”

    言罢拔出腰间匕首,在胳膊上划拉出来了老大一条伤口,接过来了手中药物,直接按在了自己伤口上。

    其神色肉眼可见地一阵扭曲,显然是痛极,可却忍者一声不吭,任由额角青筋暴起,渗出来了滚滚冷汗,知道最终支撑不住,方才虎吼一声,松开了手掌。

    整个人身躯都在微微颤抖。

    而众人所见,其手臂上伤口,绝不是新伤,竟然已经止血,开始结疤,而看周围皮肤颜色,起码已经有了一二年时间,一时间心中震动。

    他们并非蠢物,只是先入为主,又被那邪异兵器作用,心境失衡,此时两者皆被破除,见此情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当下心中又惊又怒,看向文士便越发不善。

    后者微微皱眉,冷笑道:

    “确实是出色的手段,可是这能够证明什么?”

    “至多只是你们掌握了这种秘药而已。”

    王安风敛目,道:

    “先生可能证明你们未曾使用类似秘药?”

    夏长青面上神色略有难看。

    便在此时,王安风突又开口,道:

    “夏护法所说,那杀手是你们的探子,可你可曾知道,他被杀之日,可是要对谁出手?!”

    夏长青心中一突,心中突然浮现出来了不安。

    王安风轻声道:

    “乃是我大秦扶风,慕容世家第十三嫡子。”

    那边人群中突然传来喧嚣声音,一位身着黄色长衫的俊秀少年跳起身来,一边双手挥舞,一边高声叫道:

    “是我,没错,是我!”

    “正是王大哥救下的我!”

    声音之中,满是兴奋,仿佛觉得自己被绑架乃是一件颇值得夸耀的事情般,王安风不愿理他,当下只当作自己未曾看到,侧身看向夏长青,道:

    “你清理门户之事,暂且不论。”

    “妖言惑众,编造无中生有之事情,欲要杀伤朝廷中人,却是事实。”

    “该当何罪?!”

    文士面色难看,看着前面王安风,看着周围神色难看的江湖武者,突放声长笑,神态疏狂,道:

    “此皆是你等一家之言罢了。”

    “你们说是如此,那便是如此吗?我乃是江湖中人,若要审我罪状,也应当是天下第一庄中人,哪里轮得到你……”

    最后一个们字尚未出口,天际突然亮起了一道流光。

    仿佛失去了声音,天地死寂,唯独有一道流光疾行。

    灰衣文士持刀右臂被狂暴的劲气搅碎,血肉横飞,直到了数息之后,方才有狂暴的劲风和破空声音响起,振聋发聩。

    夏长青面色陡然苍白。

    一道冷肃的男子声音在这天地回荡。

    “江湖上事情,自然是天下第一庄去管。”

    “但这是扶风郡。”

    “证据确凿,但罪不至死。”

    声音落下,夏长青已面色苍白,察觉到身上伤势,脸上神色微寒。

    果真是,不至死。

    复又抬眸看着那边蓝衫少年,自身借大势而为之的计策因他而破,心中一时虽有怨毒,却也升起些微赞叹之意,赞其机变,叹其心智,而在赞叹之后,便是越发冰冷的杀机。

    ps:第三更……这个剧情断掉很无聊的,所以写完了,然后……我要跪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