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二十章 局势迷离(23)
    大秦国柱,镇守一方。

    所以他们便是,也必须是这个天下最守规矩的人。

    更有天子谕令,非危及社稷之事,不可妄动。

    他们七十二人,就是定住这大秦江山的七十二根擎天巨柱,故而名为国柱,身居于万人之上,却没有丝毫实权,各般事情,自然是有刑部吏部,兵家法家处理。

    否则,若以其武力,众多权柄归于一身,与藩王割据何异?

    彼时纵然是再如何英明神武的君王,都难能安心。

    宇文则敛目,屈指轻敲扶手。

    挟众势而击寡,挟众势而击寡……

    他在坐上这位置之后,方才明白,何为众势。

    方才明白,这其中‘众’之一字,从何说起。

    作为大秦顶级高手,他便是最不能出手击杀夏长青的人,那只会令大秦朝廷和江湖之间本来就紧绷的氛围进一步恶化。

    双方冲突,所受危害者,终究还是无辜百姓。

    宇文则靠坐在座椅之上,双眸微阖,面上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如同石像。

    …………………………………………

    丹枫谷的据点之外。

    吴雄等人将周围居民驱散,方才有人报官,护卫大秦扶风的军队碍于职责限制,不能离开自己守卫之处,却还是派遣辅兵营中军士辅助百姓离开这一片区域。

    虽然夏长青入得城来,终究是刑部总捕未曾下发相关禁令。

    但是他们拱卫郡城,多少心中有愧。

    片刻时间,周围已经被疏散一空,毕竟真正高手交手,气劲迸发,波及极远,便在吴雄心中微松了口的时候,那栋院子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啸,雕琢繁杂纹路的窗户登时破裂,一道寒光激射而出。

    而在其前方,正是疏散的百姓。

    吴雄几乎本能地朝着前面一扑,将那估摸着不到十岁的孩子推开,而那寒光已经朝着他落下,正准备以外功硬抗这一招的时候,一柄木剑从他的视线余光出现,那寒光骤然停滞。

    刀刃处和木剑剑锋稳稳相对,其上所携带的力道被直接化去。

    劲风割裂了他的衣裳。

    身着蓝衫的少年挺步抬腕,将那寒光挑开。

    其在空中旋出一道弧线,稳稳倒刺入了青石板上,震颤嗡鸣,刀刃之处极为狭长,正是和先前那丹枫谷武者一般无二的兵刃,吴雄回身看着这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少年,神情微愕,道:

    “王兄弟?”

    少年握着长剑,手掌略有发麻,方才那一招几如是搏命的杀招一般,以他的剑术,想要化去劲气也着实有些勉强,闻言神色微滞,冲着吴雄干笑了下,尚未曾开口解释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天边突然有破空声音响起。

    一道身形突然落下,身着赤红锦衣,腰悬狴犴金令,手持长刀,正是先前曾经见过的,扶风副总捕头,祝建安,后者看到了王安风,心中微愕,继而自心中升起了些微恼意,显然是对于王安风不听劝阻,来了这里有所不愉。

    旁边吴雄心中一个咯噔。

    他不知道两人曾经见过,只以为是副总捕见到陌生面孔出现在此地,是以有所恼怒,连忙上前禀报现在情形,顺便将王安风所做所为以数句话说得分明。

    当得知了这段时间唯一斩获来自于眼前少年时候,祝建安眉头微微缓和了些,此时已来不及屏退王安风,沉声道:

    “你就在这里呆着,勿要再乱来。”

    王安风点头答应。

    他方才察觉异样,一路追寻过来,未曾靠地太近,本来也不欲出手,可方才情形危机,身躯远比大脑反应来得更为迅速而诚实。

    而在这短短时间当中,天空当中,已有道道身影出现,气劲浩荡,皆是中三品之上武者,手持长刀,分立左右,因为担心受伏,未曾贸然进入那院落当中,彼此对视一眼,脚踏六方位置,同一时间拔刀出鞘,清喝声中,猛然持刀劈斩。

    瞬息间有六道高有十数丈的刀芒以阵法之势劈斩而出,瞬间将那院落分割,并在同一时间斩入了主屋当中。

    沉默了一息之后,装横颇为讲究的木屋轰然爆裂开来。

    气劲混杂破败的家具,化为粘稠气浪朝着四面八方涌动,却被围在周围的六名中三品高手拦下,未能冲出封锁,对周围屋舍造成损伤。

    只是原本种满了红枫,颇为幽雅的院落,已经化为了一座深坑,仿佛方才有陨石自九天而落,才能够造成这般景象,颇为骇人。

    祝建安左手自腰间拾起来了狴犴金令,甩手扔出。

    金令旋转而出,将那粘稠气浪撕扯开来,笔直贯入。

    这位扶风郡城副总捕头朗声喝道:

    “夏长青,某为扶风副总捕。”

    “经查你丹枫谷与今日扶风灭门之案有关,若有冤情,速速解释,与我等入刑部查探。”

    这一行为,亦是基于江湖和朝廷特殊的关系而出现,是防止大秦屈打成招的后手,而在这开口的时候,大秦铁卒已从军械库处调来了专破内家真气的劲弩,两排一面,将这屋舍团团包围。

    锋锐逼人的弩矢抬起,已齐刷刷地对准了那气浪当中。

    只等着一声令下,便会万箭齐发。

    刑部巡捕不能随便杀人,但是手里握着证据,要他配合是理所当然之事。

    而若是他反抗……

    他最好反抗。

    祝建安眸子微阖,掌中刀锋微颤。

    这弩矢乃是颇为罕见的材料,以朝中秘法打制,专能吸纳内气,万箭齐发,纵然夏长青在六名中三品高手所发刀芒之下还能安然无恙,这些材质特殊的弩矢也将令其护身真气大为损耗,一身战力,十不存七。

    便在此时,气浪当中,身着灰衣的夏长青右手握着那柄古怪残刀,微微扬起。

    刀锋如同曳尾的蛟龙,探入气浪当中。

    这一方天地,发生了微弱的变化。

    继而便猛地拧身,扬臂。

    尚未能够散去的粘稠气浪在瞬间被斩碎,狂风肆虐,席卷气浪化作龙卷,冲天而起,搅动了天上云雾,这气浪本就粘稠,骤然升空冷却,竟然化为了雨水散落下来。

    淅淅沥沥的小雨当中,有轻响在众人耳畔回荡。

    冷而阴,如同鬼王击骨。

    此时众人视线已经没有了半分遮掩,下意识便朝着其中看去。

    在那院落中央,仍旧还有半间屋舍未曾破碎,可见装横奢华,身着灰衣的中年男子重新落座在座椅之上,手持残刀,一下一下点在地面上,姿态闲散,眉宇之中,并无半分恼怒之色,有的只是和善。

    在其脚下匍匐着四具尸首。

    看起模样,尽数都是刑部追寻的丹枫谷刺客。

    祝建安神色微变,踏前一步,喝道:

    “夏长青,你在做什么?!”

    那边灰衣文士抬起脸来,手中动作顿住,得得的轻响声音断绝,众人心中竟然浮现出诡异不舍。

    未曾见其有什么动作,一道残影便从其中爆射而出,众人铮然拔刀,刀锋尚未扬起,便有一物裹挟劲风,从祝建安肩膀越过,直接镶入了其身后墙中,色泽淡金,上面绘有狴犴兽首,狰狞威严。

    整面青石墙壁瞬间崩溃为齑粉,用力之处,无不均匀。

    代表副总捕的狴犴金令跌落地面,发出哐啷轻响。

    祝建安瞳孔微缩。

    束带断开,黑发已经披散下来。

    那边夏长青并未回答,而是站起身来,袖袍一拂。

    地面上四具尸首被劲风裹挟,越过了十数米的距离,落在了众人身前,排成了一列,衣襟皆是打开。

    在其锁骨下方,本来的血色红枫此时已经被一道伤疤所遮掩,看其模样,起码已经有了五六年时间,众人都是武者,眼神自然不差,看得清楚,神色皆有些许变化,知道了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江湖之人,一身武功皆是恩师所传,无论正邪,都极重师徒传承之情,素来就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说法。

    眼前这毁掉门派印记的行为,在江湖上乃是门中弃徒叛徒,以示和过去一刀两断,方才会做出的最为决绝的行为,而门派当中武者追杀本门叛徒,更是屡见不鲜。

    文士坐在座位之上,未曾做出什么令持弩铁卒过激的行为。

    其声音却以内力震荡,瞬间响彻在了祝建安,响彻在了王安风,响彻在了方才因为好奇,跟在他身后过来的江湖武者耳畔,平静道:

    “做什么?清理门户……”

    “怎么,我丹枫谷虽不是正道,可清理自家门户的事情,还需要副总捕同意吗?”

    ps;第二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