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堕落(22)
    杨景明见那青年已没有了生息,俯身下来,将他衣襟扯开。

    果然看到在其脖颈之下数寸处纹着枚红枫叶片,此时被鲜血浸染,恍如活物,极为妖异,当下冷笑一声,心中暗道一声果然不错,因为顾忌旁边少年,不欲将之牵扯进来,未曾念出丹枫谷三字。

    心中念头纷杂,杨景明将其衣襟合上,站起身来,将刀收好,朝着王安风复又抱拳,道:

    “多谢小兄弟帮手,这件事情,之后便交于我们便是。”

    “只是毕竟涉及命案,之后还有事情要劳烦小兄弟配合,何处去寻,还望告知一二。”

    王安风此时已经擦干了剑上血迹,反手将剑收回剑鞘之中,抱拳回道:

    “责无旁贷。”

    “若有事情,不妨去扶风学宫风字楼中去寻,在下王安风,一直都在那里。”

    杨景明听得了王安风三字,却并未反应过来,他年已而立,早过去了少年不服输的年纪,对于星宿榜关注并不很大,倒是对扶风学宫风字楼很有印象,当下恍然笑道:

    “原来是扶风弟子,果然名不虚传,少年英雄。”

    “想来数年之后,王兄弟你必将名震江湖,他日纵马扬鞭之时,我等得见你年少峥嵘,也算与有荣焉。”

    复又谈笑数句,旁边捕快已经处理好了事情,便向王安风微一抱拳,笑道:

    “这边儿还有些事情,咱们后会有期。”

    “告辞。”

    一行人才走了数步,却被王安风开口叫住,杨景明心中不解,侧身回望,笑道:

    “王兄弟还有何事?”

    王安风抿了抿唇,开口道:

    “不知在下能否加入了杨捕头几位之中?”

    “我虽然修为不到八品,但是自认为也算苦修剑术,真遇到事情,必不会拖累几位。”

    杨景明神色微怔,和旁边吴雄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愕之色。

    在他们眼中,这等少年学子,能够在危险时候,按捺住心中恐惧,挺身而出已经算是出色。此时竟然愿意主动参与到这种危险事情之中,如何能不让他二人惊讶。

    至于拖累,绝无可能。

    方才他们已经见识过了少年身手,虽然先前隔得有些远,加上天色黯淡,未能看清楚他究竟是如何将那杀手击倒,可后来的一剑,两人都在旁边,其出手称得上一句剑出惊鸿,极快极稳。

    杨景明略有动心,可是这巡查一事虽然不大,也不可能这样轻易就答应下来,何况也还有一些事情不得不忌讳,面现迟疑之色,便在此时,旁边负枪的吴雄已经一口答应下来,笑道:

    “王兄弟既然有这个想法,我等自然求之不得。”

    “咱们每日都有巡街任务,兄弟若是有意,明日落日时候,在这里等着便是。”

    杨景明心中惊愕,可他毕竟只是帮忙的游侠,吴雄才是寻街捕快的队长,当下虽有疑惑,也只好压在心里,未曾开口,直到一行人已经离开这条街道,朝着衙门疾步而去,回身发现已看不到那少年,方才开口,将自己心中不解开口说出。

    吴雄突然哈哈大笑,道:

    “杨兄所想却有道理,这这人绝不可能有伪。”

    “其乃是我扶风郡中才俊,名列星宿榜上,一手剑术,同辈中无可匹敌者。”

    “号为扶风藏书守。”

    杨景明神色愕然,想到方才那一身朴素,背负木剑的和善少年,竟说不出话。

    而在事发之处。

    亲手了结了一条性命的王安风神色略有些微复杂。

    什么时候,他杀人竟比杀猪还要利索了?

    长剑上的血痕虽然已经擦拭干净,但是鼻间却仍旧萦绕着血腥味道。

    真的擦干净了吗?

    只要杀过人,就擦不干净了罢?

    至于加入到巡查武者当中,却并非是他临时起意,今日下午一直都有这个念头,只是方才发现那杀手,主动将其拦下之后,方才下定了决心。

    先前那位副总捕头曾经告诫他不要参与其中。

    可他却完全做不到袖手旁观,就算知道这里面有些危险,但还是主动地干涉其中。

    身一妄动,便是江湖。

    恩怨情仇,不知何时就已经牵扯其中,再也脱不开身。

    江湖啊……

    王安风无声叹息一声。

    便在此时,垂下的右手突然抬起,急如闪电般握在了前面一人的手腕上,使其停下动作。

    少年看着对方。

    对方也看着这少年。

    看着他一身蓝衫,眉目疏朗,神色凝重,宛如方才拔剑对敌一般认真,道:

    “大娘,我这碗,要多加辣。”

    “………”

    “哎呀,好好好,松手,我给你加,不过我可告诉你啊,少侠,我家的辣子可厉害地很。”

    “吃的时候小心些。”

    那摊贩无奈叹息一声,答应了一声,抬手挖了满满一大勺子辣椒,给少年倒进碗里,入汤的瞬间便分散开来,瞬间弥漫在了整个碗面里,切的细碎的葱花,羊肚,羊肝混杂在一起,染上了辣油,香气扑鼻,引得少年双眸微微亮起,腹中饥渴,传来声响。

    双手小心翼翼将那白瓷碗抱起,白色的釉子触手很是细腻,这想来是用过了很久的物件,碗沿上有个小小的缺口,少年捧着这碗,深深吸了下香气,继而张嘴喝下了一大口。

    肥美滋味瞬间盈满了心间,少年眉眼微微弯起。

    什么江湖?

    什么恩怨?

    去他的江湖,去他的恩仇。

    江湖中恩仇再多,比不过眼前这五文铜钱,煮地汤汁纯白的羊杂汤。

    旁边慕容同看着坐在长板凳上,大口吃着羊杂汤的少年,仿佛看到了一只纯金打造粗的吓人的大腿,闪闪发光,那老板已经将他的那份羊杂放在了他的面前,上面也洒满了辣油,恭敬退下。

    慕容同摆了摆手,那边车夫自怀中掏出了足量的银子,放在了那摊贩手中,也正是因为银钱,对方才会在这种情况下,还招待了他们。

    慕容同低头看着这往日从不会沾口的下水材料,看着在汤汁中翻滚的羊血羊肚,咽了口唾沫,自小**肉长大的富贵子弟,自然从未吃过这些屠夫走卒们用来解馋的下水杂碎。

    可看看那边吃得开心的少年,还是拾起来了手中的筷子,颤颤巍巍伸入其中,心中充满了视死如归的决绝。

    为了救命恩人……

    我,慕容同,要吃下这堕落的吃食了!

    ps:第二更奉上……

    感谢fisher慢渔夫的万赏,谢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