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缘由(22)
    “咯咯,慕容公子还真是自信呢……”

    那青楼女子也并不在意这一点,娇笑起来。

    盛世之中,这天下百姓对于大秦的自信与骄傲,实在已经到了古往今来极致的地步,纵然是青楼中女子,街上走卒贩浆之徒,都相信自己的国家,相信着这一事情只是偶然,相信等待着那些凶手的,必然是大秦的雷霆怒火。

    再来这女子也是知道,眼前少年,乃是城中慕容家的十三公子,虽然同为慕容,比不得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拳掌双绝,慕容世家,可在扶风郡城中也不可以小觑,此人出来,必定是带着护卫,保护他安全。

    不知是否是想到了有一位起码武道八品的高手隐藏在一旁,女子心中浮现出了诡异的兴奋之色,翻身跃在了少年身上,双臂挽住眼前世家子的脖子,凑上前去。

    身上衣裳虽然厚实,却也掩盖不住那正当青春年华的**,婀娜多姿,诱人之极。

    那少年见状心中一荡,自前些日子,在风字楼下被那扶风藏书守吓了一跳,这段时日心中早就不愉,一直以来的好友也逐渐疏远,家族当中,更是不乏落井下石之辈。

    至于那吃里扒外的护卫,因为和他父亲争吵,已经被调走,另去保护他十哥,今日出来,正是要寻个刺激发泄一二,见状自然是来者不拒,脂粉之气扑鼻,此时虽是夜间,他心中却有欲火升腾,手掌渐渐不老实。

    正抱着那女子品尝朱唇时候,路上有人经过,带起的风掀起了马车窗口处遮风的藏蓝绸缎,便在这起落之间,他便看到了一道身影缓步过去,看到了那青年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此时已经入夜,他竟能够将那瞳中血丝看得清清楚楚,仿佛当头浇下来了一盆冷水,浑身上下,瞬间冰凉一片,本来升腾的欲火直接消失,若有人掌灯去看,当能看到他脸上苍白如雪。

    那女子正情到浓时,却发现这少年没有了半点反应,好奇时候,便听到了脚步声恍如鬼魅般在旁边突兀而起,心脏一突,此时她才发现,抱在少年身后的手掌之上已经被冷汗沾湿,颇为粘稠。

    沉稳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却又似乎从未曾远去。

    青楼女子须得要练好察言观色的本事,她自这异常情况,以及眼前少年微微颤抖的身躯之中,已经推测出了些微不对。

    脑海当中,复又想起了今日那桩灭门惨案,想到了那三代灭门,脸庞全部给切成了碎片,不由自主浮现出了惊怖之感。

    慕容同咽了口唾沫,心脏疯狂跳动,和那青楼女子低头趴伏在这里,仿佛这样就能够将自己隐藏起来。

    那脚步声渐渐远去,他脑海当中念头纷飞。

    这人是谁,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他刚刚在哪里?

    便在此时,突然想起了来时自己车夫所说的话。

    “公子,咱们这车也该修缮修缮了,今日马儿拉着,颇为吃力。”

    该死!他竟然躲在了马车之下。

    少年想到此处,几乎要叫出声来,面色却越发苍白。

    一步一步,声音在空旷的街道之上回荡,落入耳中,坠入心底,如同浸泡了冬日的雪水,难言的寒意沁入魂魄。

    脚步声音渐远。

    马车内外似乎成为了两个世界。

    吸气时候极轻,可呼气时候因为心中畏惧又变得急促而重。

    心脏极速跳动的声音越发清晰,似战鼓。

    那脚步声音越远了。

    一步,

    两步,

    两人长松口气。

    心脏的声音渐渐平复。

    两人均自心中升起了荒谬的大难不死之感,以及些微放松。慕容抬觉得自己掉了面子,抬起头来,强撑着说道:

    “只是行人,看你怕的……”

    有秋风吹落叶,萧瑟的声音响起。

    凉风吹过慕容同的脸颊,少年双瞳睁大。

    那处绸布不知何时已被掀开,一张脸安静看着自己。

    那面庞之上有纵横十数道割痕,宛如恶鬼,看到自己注意到了那边,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眼白极白,眼瞳又极黑极大,微微转动,未曾言语,却有疯狂压抑之意扑面而来。

    少年身躯一僵。

    此刻他怕到了极致,却不知为何,根本说不出话来。

    “啊呀,奴家只是弱女子一个,如何能和公子相提并论……”

    怀中女子背对着那张面庞,未能看到,此时放松下来,只顾不依娇笑,而在慕容同眼中,却看到了那只手掌裹挟着秋夜的冷意,从那处窗口处缓慢伸进来,五指微微张开,看着指腹上沾着发黑的血迹,逐渐将自己的整个视野占据。

    极缓慢地,一点一点地抓向自己的面庞。

    耳畔却仍能听得到娇柔的声音,脸颊处有甜腻的吐息。

    活色生香。

    恶鬼索命。

    娇笑之音在耳。

    他却只觉得死寂。

    少年张了张嘴,眼中露出绝望之意,女子竟分毫不知,上前吻在他嘴角,温软如玉,慕容同双眸微眨,不可遏制躺下两行浊泪。

    那手指微张,几要触及他的面庞。

    一点一点靠近…………

    清越的剑鸣声突然暴起。

    凌厉剑气扫过,一柄木剑施以凤凰点头的技巧,点出三点寒光,同时朝着他要穴处落下,有雷霆轰鸣流转,极为粗蛮地将那死寂压抑的气氛撕裂开来,那张毁容的脸庞上浮现出些许惊异之色,身如幻影,朝后急退。

    一柄朴实无华的木剑在下一刻斩过。

    有雷霆纠缠其上,照亮了夜色,也照亮了持剑的蓝衫少年。

    这本是慕容同这段时间最为惧怕怨恨的面庞,此时看上去竟如此可亲可敬,几乎要令他哭出声来。

    王安风持剑落在地面上,右手扣剑在前戒备,左手运起了金钟罩内力,一掌拍在了马车之上,未曾施展出掌法劲气变化,只以蛮力横推,将这一车一马横推了数步,靠在了街旁墙壁上。

    骏马吃这力道,发出悲声,吸引了不远处小摊上吃饭的车夫和摊主。

    那车夫哗啦一声,站起身来,便看到了两人对峙,看到那一手握着狭长长刀,气质阴森可怖的男子,心脏一颤,脑中已经知道自己今日怕不是中了头彩。

    心中着急,想要奔过去看自己少爷情况,可这时候,整个身子已经不听自己使唤,不敢过去,也不敢逃跑,只得面含苦色,呆立原地。

    而在那马车处,掀开了自己脸上伪装的丹枫谷武者看着身前的少年,伸出血红的舌头舔了下嘴唇,咧嘴一笑,脸上十数道已经结疤的伤口如同黑色的蜈蚣一样扭曲纠缠,满足低吟道:

    “原来是你,扶风王少侠。”

    “我正要去找你。”

    他那日被王安风发现,虽然被骗过,但是其生性谨慎,后来搜集情报,自然知道了当日少年身份,更是知道自己肯定已经被他发现,不但被他发现,更是被他戏弄。

    戏弄……呵,戏弄,他肯定是看不起我。

    就如同昨夜那一家子一样,和他们一样看不起我。

    若非如此。

    我走过他家院子的时候,那个小童,何故多看了我一眼?

    在来自于任务的压力之下,他压抑而扭曲了的性情变本加厉释放出来,今日本就是打算守在扶风学宫附近,伺机将这个藏书守杀死,为自己陪葬。

    未曾想到,才来到扶风学宫附近,便碰了个正着。

    岂非天顾?

    岂非天顾!

    丹枫谷武武者无声在笑,右手抬起,五指律动,继而稳稳握在了那刀柄之上,缓缓用力拔出,锋锐而狭长的刀刃脱鞘而出,刃锋上还残存了血迹。

    身为一名武者,不再在乎保护自己的兵器。

    王安风持剑看着对面似乎有些疯狂的杀手。

    他今日并未有所收获,在准备回到扶风学宫的时候,闻到了羊杂汤的香味,本想喝上几……一碗,才走过来,却察觉到了浓郁杀机,看到了这名杀手的行为,情急之下,便全力出手,将其迫开。

    在出剑时候,故意贯入了雷霆劲气,此时夜色死寂,雷声剑啸传出很远,巡街武者他方才还见过,离得不算太远,片刻时间,应该能到。

    但是眼前,一场恶斗已经无可避免。

    少年手持木剑,内力流转,心神洞入空明禅定之境。

    无他相,无我相,无众生相。

    两人对峙,气氛越发死寂压抑,不远处那摊贩见到这般模样,小心朝着后面挪移,打算不惊动那杀手,可脚步落下,再轻的声音在这等级武者耳中也极为明显。

    气机牵扯,兵刃撞击特有的震颤声音瞬息间响彻了整条街道。

    ps:第二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