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疯狂(22)
    王安风这一次并未突破到八品修为。

    但是其本身的天赋已经挣脱了原本龙气反噬的压制,逐渐开始展露,如同珠玉拂去了表面覆盖的灰尘,此时方才展露出了原本应有的光芒,天生气脉悠长,流转不息,若单论此时他体内内力,已经不差初入八品的武者。

    只是尚未突破关隘,难以继续积蓄内力,无法推动金钟罩功体进一步完善。

    但是这也不是什么问题,只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长则半月,短则数日,他便会自然而然晋入到金钟罩的第三关,中间不会再有丝毫的阻碍,水到渠成。

    为了让他能有有所准备,不至于错过了自然突破的机会,圆慈将王安风唤到了一处静室当中,以佛门雷音的法门,将金钟罩第三关的经文要诀细细讲授给他,而在两人过去之前,青衫文士向他讨来了那把背负了许久的木剑。

    孤峰之上。

    文士神色冷淡,将那长剑横在身前,右手五指持拿剑柄,左手顺着剑锋拂过,继而屈指,轻轻弹在了剑刃之上。

    虽是木剑,却在此时发出了一声悠长剑吟,经久不绝。

    这把剑是王安风尚未九品时候便佩在身上的,因为是‘剧情兵刃’这种特殊的兵器,质地非凡,虽然绝不可能真的好无损坏,但是除非与神兵对攻,否则想要摧折这把长剑,几如痴人说梦。

    王安风不日便将要突破至八品境界,他本欲要给他换一把更强的兵刃,可思来想去,寻常兵器,也不一定便有这把所谓的木剑来地顺手,只是这剑毕竟陷于品级,锋锐之处,远不能和上等剑器相提并论。

    心念至此,文士微微皱眉,视线落在了那包裹里面。

    其中质地非凡,似金非玉的精粹材料正堆积在一起,其上流淌着微光,不似凡物。

    …………………………………

    风字楼中。

    王安风近日来,心情都极为不错,内功功体已经被打磨地渐趋圆满,距离突破,应当已经没有了多长时间。

    而体内内力宽裕,离伯传授他的武功也能够稍微宽裕些使用。

    先前他都未曾使用过那门奔雷步。

    不过,赢先生令他先勿要修行那门轻功,不知道是有何安排。

    整体而言,他的武功是迈入了进展稍快的阶段,只是不知何时才能够升入到七品境界,他在这一年中经历了许多事情,也逐渐明白,正如酒自在前辈所说,只有自身修为抵达了武道的七品境界。

    才有资格亲身参与到这天下江湖中的风起云涌,诸般大事当中。

    也只有到达了七品境界……

    才能够知道那白虎堂事宜。

    少年心中低语,却不可遏制地又想到了过去半年多所经历的事情,入魔的夫子,追杀自己的白虎堂武者,又想起了公孙靖所写,北武州城当中,发现了白虎堂的据点。

    可白虎堂,不是连酒自在前辈都要慎重对待的组织吗?

    为何会如此轻易就出现在了一座州城之中?

    少年的思绪一时间蔓延地有些远,便在此时,耳畔突然传来了较为沉重急促的脚步声音,有道身影走来,裹挟了冷风,和楼中温暖的气流对冲,令王安风下意识缩了缩身子。

    回过神来,侧身看去,便看到了一身黑色衣装的严令大步进来了这风字楼中,其神色沉凝,不复往日模样,面对朝着他打招呼的学子们,只是点了点头,便大步过去。

    右手小半笼罩在了有着繁杂纹路的黑色长袖之下,露出的半张手掌上面缠绕着一圈圈绷带,握着一把连鞘长刀,眉目之间满是冷锐之意,如此种种,令这位向来喜欢说‘晓得不’的和善师兄有了某种生人勿近的寒意。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平素那些习惯于打趣他的学子们,才会回想起来。

    这位严令师兄,除去了是‘晓不得’师兄,是被称为榆木疙瘩的呆愣青年,任由朋友玩笑也绝不生气的宽厚好友之外,还是扶风学宫中法家大弟子,是年轻一辈中当之无愧的翘楚。

    一身武功臻至八品,战力卓绝,名列地煞榜单之上,

    王安风看着大步走到一处地方寻书的严令,心中微有不解,他与后者算是相熟,知道其一举一动,都要求自己符合礼法,如此反应,显然是出现了什么特殊的情况。

    不知是发生了什么……

    难道赵师姐又闹了什么别扭?

    少年掀过手中的书页,自心中不着边际地想道。

    而在三个时辰之后,他便知道,自己所想是如何天真。

    他忽略了严令本身的身份。

    严令,出身法家。

    当日午后,学宫夫子通告各家学子,禁绝学子外出,各处出入口都有夫子把守,几如戒严,更有法家和兵家的夫子门背负利刃,匆匆离开了学宫,不少人身上还涌动着难以忽略的杀意。

    王安风察觉异样,询问周围相熟学子,却无一人知道原委,最后还是从最擅打听消息的阴阳家苏赌徒嘴里得知了真正的原因。

    扶风郡城今日,出现了命案。

    更确切地说,应当是在昨夜子时之后。

    苏文昌的脸色有些苍白。

    他本不欲说的,可耐不住王安风数次询问,又想到了后者身为星宿榜上武者,剑术高超,不是他们这些没能入了品级的学子所能比拟,加上这件事情憋在心里,只一个人承受,压力过大,方才开了口。

    只一开口,便如同是要将自身心中的担忧和压力发泄出来一般,不用王安风询问,全部都讲了出来。

    是命案,更是惨案。

    灭门惨案。

    一家祖孙三代一十七口人,被尽数虐杀。

    据说被杀之人面目全部被切割成了不成模样的碎片,看不出原本模样,直到第二日,邻居未曾看到这家老小出来,左右思量不对,推门进去,方才知道了这件事情,当场给吓得不轻,晃过神来,直接报了官。

    严令修为一年前就已经臻至八品,被他的老师推荐到了刑部衙门,今日他正是第一批接受案件的密捕,来风字楼中,则是为了寻找类似的案例,以求寻找到类似的线索,将凶手绳之以法。

    说及此时的时候,苏赌徒的面色越发苍白,不大好看。

    他虽然天赋过人,可是终究还只是个在学宫中成长起来的寻常学子,没有见过江湖血腥,更没有和别人生死搏杀,往常倒是也听说过类似的事情,只是会感慨一句江湖多风雨,可这事情发生在自己身边,却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他想要笑一下来缓解心中压力,可却未曾有丝毫笑意。

    须知扶风郡城中的巡城武者,可都是九品左右武者,那是寻常县城中副将的武道水平,能够力搏狮虎,三人一组,来回巡查一片区域。

    能够悄无声息,做下这等案子,显然出手之人要么是八品以上武者,要么就是精擅于轻功敛息之法的刺客杀手。

    而从他们能掩饰血迹,使其没能泄露出血腥味道来看,恐怕是此中老手。

    说道这里,苏文昌摇了摇头,复又劝慰王安风这段时间就不要再出学宫,如此大案,郡城中各级衙门已经调动,不日便能出来个结果,便先告辞,去了自己夫子处。

    王安风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开,只觉得心有寒意,原本突破修为的喜悦瞬间便消失无踪。

    苏文昌所说这案子的时候,他便已经明白过来。

    将面目切割到看不出原本模样。

    刺客杀手。

    少年微阖双目,低垂手掌不由握紧,脑海中回想起来了阿平的遭遇以及自己所遇到的那个杀手,自心中升起了浓烈的自责,以及不解。

    丹枫谷……

    竟敢在大秦郡城当中大开杀戒……以大秦的武备,之前只是未曾料到这帮武者会如此疯狂,若要真抓,纵是扶风之大,三日之内,一个都逃不掉,全被都会被斩首示众,毫不留情。

    这些邪派武者,莫不是疯了?

    ………………………………………………

    扶风郡城·刑部衙门。

    副总捕头祝建安双目泛红。

    根据那位藏书守的通知,他们已经找到了丹枫谷的那一处落脚之处,因为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唯一一处据点,是以未曾妄动,担心打草惊蛇,只是派遣武者每日盯梢,准备顺藤摸瓜,将这个隐患一次性全部处理。

    未曾想到,这些丹枫谷弟子,竟然做下了这等案子。

    他们想要让丹枫谷被疯狂的大秦铁骑踏破不成?

    祝建安牙齿紧咬,心中杀意涌动。

    这帮武者,难不成疯了?!

    ps:第二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