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突破之机(22)
    他们身在此界,虽然能够察觉到外面发生的事情,但是一来此举极为耗神,并非随意可为,二来,风字楼中,常年坐着个深不可测的老者,修为至少已经上三品,武道玄通之境,他们也不好窥探,省得引来祸端。

    知道王安风心境变化,有顿悟嫌疑,还是在他回到了少林寺中方才察觉。

    而对这一点,同样出身佛门,修行横练神功的圆慈,无疑最是清楚。面对文士的询问,僧人微微颔首,道:

    “确实如此。”

    复又皱眉,看着自己好友,问道:

    “你打算做什么?”

    文士接住了抛起的丹药,看着其上隐隐流光,随意回道:

    “给他下个药。”

    “顺便,考核一番……”

    …………………………………………

    王安风看着手中公孙靖所写的东西,心中颇为震动。

    他在过去,从未曾想到过,那些看起来繁荣安定的大城之中,竟然都隐遁着各式隐秘组织的成员,时而彼此戒备,时而彼此合作,形成了江湖之中,并不为人所熟知的一层。

    少年的目光不可遏制地落在了手中纸张上的最后一行字上,敛目默念。

    “北武城中,发现白虎堂踪迹。”

    “其中一人为古玉店石头斋掌柜,其与另外一商会交好,疑似同党。”

    白虎堂。

    王安风立在原地站了片刻,方才收回了心念。

    自他学会了武功之后,见到的东西远不是当时尚在大凉村中可以比拟,白虎堂,丹枫谷,以及那些形形色色的隐秘组织,江湖侠客,竟未曾有一刻远离,而他也逐渐开始习惯这样的世界。

    江湖。

    何处不是江湖?

    片刻时间之后,寻到了突破契机的公孙靖再三拜谢,回到了自己的巨鹏帮中,周围本是熟悉的环境,此时在他眼中却看到了许多原本未曾注意到的部分,如同一直蒙在天地中的灰尘尽数扫去,得见原本模样。

    千年暗室,一灯即明。

    男子微阖双目,感受到了周围越发清晰而且活跃起来的天地,心中喜意几难自抑,终忍不住长笑出声。

    少林寺中。

    送离了公孙靖的王安风活动了一下筋骨,想起了赢先生所说,每月都必须来上这么一次,略感头痛,可当视线落在了手中写满了墨字的白纸,却又觉得,如若每次都能够有这般收获,好像也并非无法接受。

    ………………………………………

    入夜。

    中途王安风出去了一趟,前往风字楼中洒扫了一遍,方才重又回来寺中,先是照常观云望气,锻炼瞳术,复又前往铜人巷中磨练剑术拳掌。

    他先前因为那场秋雨而心境失衡,却并未执迷不悟,反倒是借此机会叩问自身,压制心魔,对于般若掌中精深微妙的道理有所领悟。自拳掌上功夫进展极快。

    而拳掌方面成长,对于剑术也有所助益,一身武功,早已经远非当日突破九品时所能比拟。

    只是因其心性,常常自陷于困境之中,面对的敌手大多修为都远超于他,交手时候完全占不到半分便宜,故而他一身武功虽然日渐醇厚,却未能自知。

    少林寺中。

    少年盘坐在青石之上,结束了今日的内功修行,徐徐呼出一口浊气,睁开眼来,因为日渐醇厚的内力修为和瞳术,眼眸当中竟然浮现出了一层莹莹光辉,数息之后,方才散去,重又变成了那般温润的黑瞳。

    金钟罩第二关之中,有八脉关隘。

    他一直以来苦修不辍,又曾在雨中顿悟,对于诸相非相的佛理略有领悟,金钟罩第二关修行至此,少林寺中时间和扶风郡修行的时间加在一起,不过才过去了七八个月,竟然已连连突破,只剩下了三处关隘横在眼前。

    而这这三处关隘,或许是因为内力总量仍旧不够,任由少年如何努力,仍旧如同泰山北海一般,稳稳横在他的面前,没能丝毫晃动。

    因为长时间打坐休息,王安风腹中传来了一阵叫声,饥饿之意如同怒潮一般将他吞噬,少年捂着自己瘪下去的肚子,几乎是本能地扭头看向旁边房屋。

    当看到了白发老者已经笑呵呵对着自己招手的时候,眸子微亮,腾身起来,几步便奔到了老者身旁,先是行了一礼,方才满脸期冀地道:

    “二师父……”

    老者失笑,抬手在少年头上抚了抚,笑道:

    “饿了吧?你个小馋猫……”

    “今日表现不错,二师父给你做了新的菜式……来,进来尝尝罢。”

    王安风眸子微亮,隐有欢欣之意,跟在了老者身后,一同行至吃饭所用的桌子上,方才靠近过去,便是微微一怔。

    眼前所见,都是大火大油做出的菜式,虽然说色香味俱全,却和往日里老者所做的清淡食物截然不同。

    可他此时饿极,又极为信任自己的师父,只当是老者今日想要换个风格,便未曾多想,大步过去。

    吴长青在他身后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看向一旁捧着书卷,神色冷淡的文士,又看了看那边神色沉着,似乎在诵读佛经的圆慈,以传音入耳的法门开口道:

    “赢先生,圆慈大师,将药物放入饭菜当中……这个,这个当真可以?”

    僧人抬眸看了他一眼,同样传音回答道:

    “阿弥陀佛……吴老放心。”

    “我少林传自禅宗,乃是法外别传,本不立文字,以心印心,首重开悟,突破功法,最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像是寻常突破那般刻意,反倒不美。”

    声音微顿,复又开口道:

    “不过,也因为如此,此次风儿能够突破多少,还要看他自己的心性以及领悟,领悟足够,自然势如破竹。”

    “如我禅宗二祖,本不通武功,得易筋经之后苦思冥想二十年春秋,又在四川峨嵋山得晤梵僧般刺密谛,讨论佛法七七四十九日,仍不得悟。”

    “复十二年之后,长安道上遇上一位精通武功的年轻人,谈论三日三晚,最后一日清晨得见大日初生,普照天下,便将那《易筋经》中的武学秘奥,尽数领悟,武功之高,天下无出其右者。”

    “而那年轻人后来纵横沙场,无往而不利,辅佐太宗,平定突厥,出将入相,爵封卫公,想来也和这桩缘法有关。”

    讲完这桩门派公案,吴长青心中略有明悟,圆慈看着王安风,传音之中也可听得到叹息之声,道:

    “若风儿在武功佛理之上已经有所领悟,借助这股精纯之力,突破现有关隘,自然不是难事,心性足够的话,连连破关也不无可能。”

    “此即为立地成佛一说。”

    “可若是他心性不定,那些丹药,也只是能让他短时间内内气盈满,胀痛筋脉,至多只能稍微扩宽经脉,于突破关隘上,并无半分助益,反倒要受些苦楚。”

    静室当中,王安风看着自己沉默呆立,宛如木桩一样的师长,只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自在,颇有疑惑,开口问道:

    “师父,二师父,还有先生,你们今日为什么不吃?”

    吴长青自脸上挤出来了笑意,宽慰道:

    “无事,师父们先前已经吃过了。”

    少年恍然,点了点头,想来是自己方才修行内功入了迷,一时间未曾注意时间,当下便不再迟疑,取来汤勺盛了一勺汤汁,入口温软,诸般滋味齐齐涌了上来,味道极美,眉目不由弯起。

    吴长青看他模样,略松口气,开口问道:

    “味道如何?”

    少年眸子微亮,此时嘴中还有食物,声音略有含糊地回道:

    “味美汤浓……唔唔唔,二师父做的饭,还是一般无二的好吃。”

    “只是今日似乎多了许多药香味道,却是别有风味。”

    老者额上隐有冷汗,干笑道:

    “是吗,那就多吃点……”

    “唔唔,嗯。”

    房屋中三人看着少年大快朵颐,因为吴长青配出了药物,令那些丹药迟缓发力,是以王安风并未发觉不同,虽然身上略有些热,也只是以为是自己方才修行完了内功,吃得又比较急,心中并不以为意。

    直到最后,便只剩下了一碗浓汤。

    其色泽金黄,原本的血腥味道和药味被吴长青费尽苦心掩埋下去,只剩下了鲜美馨香,少年方才喝了一口,那残存灵韵汇聚在了一起,竟发出了一声绝无可能的尖叫声音,令王安风头皮一麻,喝汤的动作微微一顿。

    受此一惊,纵然心境波动瞬息间便被压制下来,但是方才吃下的药力却如同积蓄到了巅峰的火山一般,已经开始暴动,王安风面庞上浮现些许茫然之色,青衫文士将手中古籍一扔,已经身化虚影,第一个出现在了少年身前。

    左手抬起,点在了王安风喉咙处,内力震荡。

    右掌劈手夺过那碗药汤,毫不客气地将这一碗浓缩了三千年血参药力的汤药直接给王安风灌进了肚子里去,直到没有剩下一滴半点,方才将那瓷碗随手扔在地上。

    再去看时,身前少年身上肌肤已经一片通红,药力涌动,本能晋入了修行内功禅定的状态,欲要化开药力。

    周身环境瞬息间已经天翻地覆,从燃着一豆灯火的僧房,化为了穹山之巅,众山拱卫,星野在天,而长河奔腾于下,乃是天然的阵法之地。

    青衫文士看着眼前少年,冷然笑道:

    “若是未能突破,你自己知道后果。”

    随意挥袖,便有一道极柔之力将王安风身躯摆正成了打坐姿势,此时少年体内内力最是敏感,如此行为竟然未曾引发他体内内力的丝毫异动,可见其用力之精巧,更见其出手之慎重。

    文士抬手撩起衣摆,盘坐在地,那边吴长青圆慈两也分别在‘地’位和‘人’位盘坐,三人以三才之势,将少年保护在了最中间,为其护法。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