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异变之处(12)
    吴长青看着文士手里面的蓝色包裹,心里面颇有感慨。

    这东西在他的记忆当中,是朝廷官员给予江湖中少侠们的赠礼,以助其行走江湖,行侠仗义,可此时他已超脱了原本的设定,再回望过去,自然知道这东西哪里是这般简单。

    且先不论朝廷和江湖的关系,只说行侠仗义这个理由便立不住脚。

    天底下,哪有给邪派弟子宝物,助其行侠仗义的武官?

    这理由未免也太过儿戏了。

    找个好些的理由这般麻烦吗?这般懒散。

    老人心中腹诽。

    此时他已知道,只要那些外来的侠客们,将他们世界的银钱换成了这江湖中的银两,无论多少,哪怕只是一个包子的钱财,都会得赠这个包裹,里面有诸多天材地宝,神兵利器,寻常江湖人难得一见的东西,助其行走江湖。

    吴长青至此已经活了七十多年。

    有足够的人生阅历打底子,只要稍微一想便能知道,这不过是为了刺激那些‘外来侠客’们,往这世界里面大把大把撒银子的商贾手段,和引鱼上饵一般的道理。

    人一旦尝过甜味,就再也吃不得苦了。

    享受过了这包裹中物件带来的种种便利,再让他回去慢慢修行,慢慢习武,他们是决计不肯的,到时候便会将自己的银钱大把大把撒进这江湖中来,让幕后之人赚得盆满钵满。

    至多,算是愿者上钩。

    唔……说来,有几日未曾吃鱼了……

    老者思绪逐渐偏向了其它方向,突然听到了一声尖叫,宛如那些幼兽受惊之后的声音,吃了一惊,晃过神来,边看到那个蓝色的包裹已经被文士解开,里面放着的东西不少,有散发着星辰灵韵的石头,有极通透的美玉。

    罗列其中,宝气腾腾。

    其中一根手臂大小的人参却生出了手脚,面目却还是人参模样,不知道以何种方式,咿呀尖叫着,从包裹之中窜起来,便要逃走,其模样虽小而蠢钝,行为却颇灵动。

    正要钻到地下时候,却被一只手掌抓住了右腿,纵然这只是才诞生出本能的灵药,依旧感觉到了一道厚重的阴影如帷幕一般将自己笼罩,感觉到了天昏地暗,却唯有两只眼睛射出冷飕飕的光来,照在自己身上,枝叶都在微微颤抖。

    出于生灵的某种本能,手脚回抱住了那手掌,咿咿呀呀讨好地在叫,暗中却以药力贯入细根,使其坚若磐石,利比金铁,暗暗朝着那只手掌手腕处刺过去。

    它虽初次诞生,却也有如野兽般的本能,知道如何脱离,以及如何欺骗。

    咿咿呀呀的声音越发讨好。

    根须也如同利剑一般。

    下一刻,文士嘴角似乎挑起了一抹嘲弄。

    手掌抓着那药物,漫不经心朝着旁边甩手一砸。

    尖叫声音消失。

    在吴长青呆滞的注视之下,赢先生面无表情,倒提着那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的右腿,将那东西提起来,看周围灵气药力似乎又在汇聚,微微皱眉,再度反手砸下。

    老者似乎听到了啪叽一声脆响。

    身子不由得一颤。

    下意识朝着那边清俊的文士挪地远了点。

    等到那声音平息下去,再度抬眸看去,只见得氤氲气息散去,所谓手脚,不过是人参的根须,上面有赤金色纹路,散发出挥之不去的血腥,其中混杂着极馨香的气味,闻之感觉通体舒泰,正是极难得的药物。

    可吴长青堪称是江湖上第一名医,一生所见贵重药材不知凡几,可眼前这般的异状,却从未曾见到过。心中疑惑好奇,不由开口,略有惊异道:

    “先生,这是……”

    文士将那人参拎起来,神色未变,道:

    “如你所见,这包裹中所含三品灵药,三千年血参。”

    老者抬手打断,无奈道:

    “老夫知道,先生……”

    “这东西以血为生,吞下去虽不能直接增强武者功力,却能易筋洗髓,强人根骨,壮膂力,成就龙虎之姿。”

    “纵然是不堪造就的武者服下,也可以变成习武的良玉之姿,七分力道使出来,便比得上他人全力施为,交手时候,大占便宜。”

    “这些事情,老夫自然都是知道的。”

    “只是,只是这人参,怎么就变成这般模样了?”

    老者抚须,心中震动难以消去。

    就只方才所见,这东西虽然未曾生出如人般灵智,但是却已经足以和那些寻常野兔野猫比拟,有了趋利避害的本能。若硬要说有类似的描述,也只是年少时候,不爱读书,翻看的神鬼志异上所写。

    可那不只是传说吗?

    赢先生看了一眼吴长青,看到他脸上疑惑,眉头微皱。

    他方才念在交情上已经违心解释了一句,自认为说道这里已经够给他面子,当下也懒得搭理,嘴角挑起,不咸不淡呵了一声,道:

    “活了这么久……”

    老者以为他要解释,侧耳倾听,便听到了文士的声音响起。

    “也没能让你的脑子好使点吗?”

    吴长青老脸一黑。

    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黑木拐杖,突然明白了圆慈的行为,自心底里生出了强烈的愿望冲动,想要将这又好使又结实的木杖抡圆了,狠狠地砸在那张冷笑的脸皮子上。

    便在此时,那边圆慈突然开口道:

    “想来,是因为风儿所处世界罢……”

    吴长青偏过头去,便看到那僧人若有所思模样,道:

    “那边毕竟乃是真实之处,风儿每日里来去此地,哪怕只是瞬息之间,也让外界的气息涌入,我们所熟悉的一些事情,也受到了些许的影响,逐渐向着真实的部分靠近。”

    “想来,既然外界神兵通灵,那么上三品的灵药逐渐通灵,也并非是不可想象。”

    “而若是此界的灵药都开始有通灵的可能性。”

    “那过上些许时日,此处顶级兵刃,是否也会成为神兵利器?”

    吴长青微微一怔,随即下意识看向了自己手中的木杖,当看到这木杖依旧黑黝黝一片,未曾有其他反应时候,方才松了口气,复又想到自己原本兵刃根本无法具现出来,此时所用不过是一寻常物件,心中便又升起了些许异样。

    那边文士已经将那人参放在一旁,自包裹之中翻看着其他东西,其中所含的武功秘籍,直接被他当成废纸一般,随意扔在了旁边,未曾看上一眼,剩余的东西有锻造兵刃所用的精粹陨铁。

    也有灌注内力的丹药,能够让那些‘武者’内力修为迅速提高,越过开始时候苦修的阶段,尽快地闯荡江湖,文士取来那丹药,握在手心之中,若有所思地道:

    “圆慈,那小子在雨夜那天,似乎……”

    “顿悟过一次?”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