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一十章 压榨(22)
    而在同时。

    公孙靖正处于极度的挣扎之中。

    他将自己搜集到的武功秘籍,还有遗珍全部都换成了这组织内部的门派贡献,然后在这一处的石碑上面刻着种种好处,可以用这些门派贡献为代价,换取武功秘籍,高人指点。

    他先前曾经见识过那一门极厉害的枪术,心心念念,早已经等之不及,对照着石碑上面,果然寻找到了那一类兑换,心中先是一喜,继而便发现自己一月幸苦,加上那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遗珍,竟然只能够换得两次机会。

    心中不可遏制地一堵。

    可他终究明白,这本身已经是天大的机缘,当下呼出口浊气,平复了心情,状若寻常地指了指石碑上那一行字,抱拳行礼道:

    “堂主,属下便……”

    可手指方才触及到了那石碑之上,其上文字便泛起了阵阵的涟漪,尚未反应过来,眼前的视野便已经尽数溃散,转眼之间,整个人便已经出现在了一处狭长的甬道之中。

    两侧有红烛燃起,照亮了黑暗,未曾驱散的阴影之中,响起了沉重而稳定的脚步声中。

    浓烈的沙场征伐之意令公孙靖的呼吸有些艰难。

    看着那踏步出来的老将,看着那有些残破的战铠,男子忍住那种巨大的压迫力,抱拳行了一个标准的大秦军礼,脸色虽苍白,却神色郑重,一丝不苟。

    继而拔出了背后短枪,双手自两端猛地一拉,化为了一柄锋锐长枪。

    下一个瞬间,源自于老将的怒喝声中,长枪化为怒蛟,瞬间将公孙靖淹没。

    ……………………………………

    王安风看着公孙靖消失。

    因为赢先生之前多少和他说过些事情,因此少年知道这位帮主现在应该是前往了铜人巷中磨练武功,短时间不可能回来,因而便自心中松了口气。

    负在身后的右手放下甩了甩,懒散地伸了个懒腰,方才装着赢先生的模样,整个人浑身肌肉都是绷紧的,此时双手握拳,向上延伸,脊骨节节向上推动,整个人都朝着天空伸展过去,双眸微眯,长长呼出来了一口气。

    只觉得整个人都极为舒坦。

    正在这个时候,王安风眼前光影变动,方才才消失了没有多长时间的公孙靖竟然再度出现,而此时少年尚还是一副懒散模样,整个人都有些僵硬,茫然地看着公孙靖,心中不可遏制地浮现出了些微慌乱。

    演,演崩了……

    耳畔似乎传来了赢先生带着冷气的轻呵声音,头皮略有发麻。

    便在少年开始自心中认真思索赢先生会有如何反应的时候,突然发现眼前的男子双目茫然,没有聚焦,更没有看向自己,整个人如同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一般,如在梦中,未曾回过神来。

    心中方才微松口气,将双臂慢慢放下放下,复又背在身后,下巴微微抬起,装出了一副‘赢先生’的模样,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心中略有庆幸之意。

    还好还好……

    直到了数息之后,公孙靖方才回过神来,双眸之中浮现出了混杂着震撼和畏惧的复杂神情来。

    方才那一枪的神韵,直到此时仍旧还在他的脑海之中回荡着。

    原本坚不可测的龙门,似乎在这接连的冲击之下,变得逐渐单薄,往日里勤修不辍的苦功此时发挥出了它们的作用,他已经察觉到了那一丝突破的契机。

    进入中三品的机会。

    心念至此,呼吸不由得略有些粗重。片刻都不愿意等待,先是朝着王安风抱拳一礼,便抬手点在了石碑那一行字迹上,再度消失不见。

    王安风微松了口气,却也不敢太过于放松。

    他也不知道,那位帮主什么时候便又会回来……

    几乎是这个念头方才升起,还未曾消散下去,公孙靖的身躯便再度浮现在他身前,神色沉凝。

    他能够感觉得到,突破的契机几乎就在眼前。

    可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度兑换。

    此时心中对于突破的渴望被不断放大,武者突破,讲究几分机缘,错过今次,便不知道要在何时才有机会,可能下一刻,也有可能要过去五年,十年,甚至于终其一生,都不会再有突破的机会。

    只争朝夕。

    公孙靖呼出一口浊气,朝着王安风开口道:

    “堂主,请赐属下纸笔。”

    “属下,将自身所修功法奉上……”

    片刻之后。

    公孙靖再度出现在王安风身边,道:

    “堂主,属下有一门兵家枪法……纵然到了六品武者,也依然足以仗之纵横……”

    “属下有一门秘术,可以易筋换骨……”

    “堂主,属下有……”

    直到又过去了三次,一身所修功法被掏了个干干净净,公孙靖却仍旧未能把握住突破的契机,只能感受到那契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几乎触手可及一般,却又如同水中月,镜中花,可望而不可及。

    公孙靖敛目立在原地,沉默许久。

    耳畔听到的是风吹过树梢,玉牌碰撞发出来的清脆声音。

    他此时已经有心收手,可要开口的时候,却又想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想到了巨鹏帮中的兄弟属下。

    想到这个正准备出世的隐秘组织,其中高手众多,必然会引发大秦各大世家帮派的反应,到时候,自己若是修为不足,必然会遭遇生死劫难。

    自己死了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条性命,本在七年前便应该死在边关,可若要累得朱大哥的子嗣陷入危机,却是死亦难安。

    心念至此,公孙靖面上神色逐渐坚定,他本不是扭捏的性子,此时做出了决定,便不再犹豫,沉声开口道:

    “堂主,属下知道部分隐秘组织的情报……”

    言罢提笔,想了想,将这些年来所探,那些行为乖张暴戾的江湖组织写在了纸上,与此同时,将自己对这些组织的了解也写在了后面。

    笔触微顿,继而在最后一行写道:

    “定武城中,发现白虎堂踪迹,其中一人为古玉店石头斋掌柜,其与另外一商会交好,疑似同党。”

    提腕停笔,墨汁滴在了白纸之上。

    少林寺中。

    察觉到了公孙靖身上似乎已经没有剩余价值可以压榨的青衫文士不屑地呵了一声,随意抬了抬手指。

    原本加持在了前者身上的诸般压制尽数消失。

    铜人巷中,公孙靖眸子微亮,只觉得方才沉闷的念头瞬间变得通畅,诸般感悟,瞬间涌现心头,势如破竹,将那关隘冲击出了一条裂缝,心绪涌动,若忍不住长啸出声,手腕一震,长枪破空出手。

    竟是和那老将一般无二的铁血坚韧。

    文士眉头微挑,似有些微诧异,这丝细微的情绪波动瞬间便消失不见,如同平湖,手中灵韵汇聚,逐渐化为了一个包裹的模样。

    虽然他本身是这个世界的核心,但是也要受到某种规则的局限,其中具现每一品级的东西,所消耗的灵韵是相同的。

    但是并非是没有取巧的方法。

    文士手中,那包裹逐渐凝实,吴长青闻到了阵阵药香,下意识抬眸看来,看到了文士手中的蓝色包裹,神色先生微微一怔,继而便略有不确定地开口道:

    “先生,这个是……”

    “首冲礼包?!”

    ps:第二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