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零七章 唤醒(12)
    在王安风与公孙靖对峙的时候。

    少室山上。

    一袭青衫的文士收回了‘看向’公孙靖的目光,当注意意到了王安风此时模样时候,嘴角似乎微有挑起,却又在中途压下,依旧是不咸不淡的模样,只是极为勉强地点了下头。

    嗯,还不算蠢。

    那边圆慈面无表情,手持木质小棰,敲在木鱼上。

    佛门武功修行到了他这种境界,早已经诞生了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手段,方才他以‘天眼通’的功夫同样注视着少年那边发生的一幕,当看到了那少年负手而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头痛。

    再看不下去,收去了武功。

    视线则是不可控制,飘向旁边好友。

    当日令这家伙教导安风,是不是错了?

    心中越想,越是憋屈,憋屈之至,突然觉得手掌有些发痒。

    突然发现,眼前气质清俊的文士越看越像手下的木鱼。

    吴长青叹息一声,看了看圆慈,又看了看那虽然模样淡定,面无表情,但是怎么看怎么得意的青衫文士,心中无奈,胡思乱想道:

    一个就不好应对了。

    这要是,变成了两个……

    脑海之中,复又浮现出了王安风的模样,十四岁的少年逐渐长大,一袭蓝衫,磊落少侠,回过头来,竟然是赢先生模样,心里便是一抖。

    不……这简直是噩梦。

    老者擦去了额上冷汗,自心中下了决心。

    要想办法让安风正常长大,不能朝着这家伙的模样走偏。

    ………………………………………

    与此同时,在那苍天巨木之下。

    王安风并不知道少林寺中,各自施展神功‘偷窥’的师父们,亦不知道公孙靖心中所想,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够硬着头皮装下去,学着赢先生的语气,不紧不慢,开口道:

    “如何了?”

    公孙靖心中未有怀疑,抱拳恭敬回道:

    “回禀堂主,属下已经按照玉牌上所述,取得各类武功秘籍,一共一百三十气本,其中最多为外门锻体之法,足有四十七门,涉及肘掌拳体,各类流派,只是时间不足,大多只是寻常法门,可能不入堂主法眼。”

    声音微顿,自旁边取来那个提箱,右手用力伸出,一股沛然劲气浮现,将那竹箱平平送出,落在了王安风身旁,未曾掀起多余劲风,于这细节处显示出了一手极精妙娴熟的控劲手段,少年心中颇为震撼,却未曾表露分毫。

    抬手从其中取出了一本秘籍,翻开看了下,却发现与师父传授自己的武功路数大相径庭,竟未曾有丝毫想同之处。

    心中不由得大升好奇,但是还好他尚且知道自己此时身份,只是看了一眼,便将之放下,看向公孙靖,后者似乎正等着他,见到少年注意力落在自己身上,便又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金丝木盒,恭敬递过。

    王安风将之打开,看到了其中以红绸为底,上面放着许多玉珠,颇有灵韵,其中有一枚尤为特殊,在少年的眼中闪烁着真实的流光。

    那些许微光没有了木盒阻隔,泄露在周围空间之中,引动天地,勾勒出了种种异象,在王安风身躯三丈之处,有轻灵之气升起。

    公孙靖此时将东西都交了出去,心中敬畏于方才少年气质,低垂眉目,并未曾看到那玉珠放光的一幕,只是感觉到了周围天地之气异常活跃,自己身为下三品武者,竟然能够捕捉到些微的变动。

    神色微怔,理智虽告诉自己,不应该抬头去看,但是心中好奇却令他下意识抬了下头。

    随即神色便骤然僵硬,便看到天地间有青龙四象显现,天穹涌动,巨大的漩涡将云雾天光吸纳进去,在这一瞬间,他似乎觉得自己来到了山海经中记载的神话时代,天地广阔,而人如蝼蚁灰尘。

    这正是上三品宗师的手段。

    公孙靖心中明悟,因为那种巨大的震撼,未曾看到了少年手中散发流光的玉珠,正在此时,天地异象突然凝滞,继而云霄散去,狂风归于平息,一切如同时间的倒转,如此伟力令公孙靖心中震动,万般杂念褪去,唯独剩下了震撼茫然。

    便在此时,看到了王安风手中玉盒无声无息间消失,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一筐秘籍,心中震撼之下,只以为是王安风手段,不觉更为叹服。

    王安风则是意识到这必然是赢先生手段,便在此时注意到了公孙靖注视,将右手收回,负在背后,以维持住自身气质,轻声咳嗽一声,冷然开口道:

    “你在看什么?”

    公孙靖此时心中震撼,闻言却也知道自己失态,可他毕竟经历过人世间许多事情,知道这个情况下,畏畏缩缩反而会更为惹人厌恶,心念急转,抱拳行礼,不卑不亢道:

    “属下,属下只是因为堂主神功而失神……。”

    声音微顿,复又叹服道:

    “如此伟力,恐怕已不逊色于那位天下第七,一剑破开千里云光的慕容大长老,堂主神功,实在令属下大开眼界。”

    他这句话,却并非是单纯的恭维,而是发自内心,为武之道,劲强力猛自是厉害,可像是方才那种,收放自如的境界,却更为不易。

    翻手间镇压风起云涌,怎地便逊色于了一剑破空?

    王安风闻言微怔,他是亲眼见到过那位前辈的,眼前之人如此恭维他,实在臊得慌,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这一切皆是赢先生手笔,本性难移,下意识开口道:

    “我差大长老还很远……”

    一言出口,便觉不对,这样算是服输的语言,似乎不符合‘堂主’的身份,声音微顿,便打算转移公孙靖的注意力,使得他不去注意方才的纰漏。

    当下将自身带入了思考今日做什么菜的心境当中,视线所及之处,将眼前的公孙靖看做了一大只黑皮茄子,视线因而变得平静,使得自己声音尽量平淡,道:

    “再说,那位前辈当日用的是指法。”

    “而非剑。”

    公孙靖闻言心中震动。

    天下皆是盛传,那位大长老是一剑破开了千里天光云海,剑意凌冽,可眼前的堂主却说,当日所出是指而非剑,看其神态,极为平淡随意,若是此人所说为真,那么,整个天下都小觑了那位慕容大长老的真正实力。

    但是瞬间他便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眼前此人如何知道当日所出是指法,而非剑术?

    莫不是当日他便在青锋解上,还是说只看那天地异状,便从凌冽剑意之中,看出了掩藏其下的武功路数?

    若他当日在青锋解上,难道说这个隐秘组织与那位慕容大长老相交莫逆?

    而若是第二种可能。

    那眼前之人的武功究竟如何之高强?不,不一定是他本身看得出来,也可能是哪位青衫龙首,但是既然能够看得出慕容清雪的武功路数,其本身的修为,定然不会相差太远。

    公孙靖脑海之中,瞬间将已知的线索整理清楚。

    对于这个组织,则是再度拔高了许多。

    与此同时,少林寺中。

    赢先生三人围成了一个圈儿,将遗珍和武功秘籍尽数掠来的文士五指翻开,大量灵韵汇聚,化为了一个人形模样,继而踏前一步,右手抬起,并指点在了那男子眉心,低声肃喝,道:

    “醒来!”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