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零五章 隐秘身份(12)
    中秋月圆之日,在一片欢快的气氛当中结束,闹市散去,游人归家。

    好景伴酒,最是醉人。

    心中烦恼,大多且随他去,名利之争,此时尽归熄心。

    可众生百态,不一而足,也还有些人就算是这个时候,也未能好好休息。

    年纪方才十七岁的彭星波昨夜里虽然饮了些酒,可长年以往的习惯却仍就让他在固定的时间睁开眼睛来,躺在床上呆呆看着屋顶,脑袋一片空白,片刻之后,方才翻身下来,洗漱一番,借助微寒的水,扫去了心中睡意。

    从桌上抓了半块剩下来的月饼,就着凉茶囫囵吞下肚去,轻手轻脚地出了门去,此时街上行人洗漱,已过中秋,早上颇为寒冷,令他下意识抬手紧了紧领口,匆匆行去。

    他是这北武城里当铺里的活计。

    干他们这一行的,长年无休,东家常常挂在嘴边儿的一句话,便是今日休息了,或许就会和绝世宝物的消息擦肩而过,休息不得,休息不得。

    他心中颇为不以为意,可东家毕竟是东家。

    心里有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可为了那明晃晃,圆溜溜的铜钱,他也只能在这寒风凌冽之中,远离温暖的被窝,心中无数次赌咒发狠,败给了柴米油盐四字。

    “真冷啊……”

    彭星波咕哝了两声,把衣服又拉紧了下,脑海中则在胡思乱想。

    或许是时候换上些厚实的衣裳了。

    年前才做了一套,还有七成新,用不着扯布子。

    现在好布子又涨了一枚铜钱。

    奸商。

    脑海之中思绪翻腾,他已经转过了巷口,大道比之于方才小街更为宽敞,也衬得行人稀疏,更为萧瑟,视线未曾受到丝毫遮掩,几近于一览无余。

    视野之中,看到了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三十余岁年纪,身着一身黑色宽松衣裳,气质肃然沉稳,神色不由微微一怔。

    他认得这个男人。

    其正是东家的熟客,也是这北武州城这一年来鼎鼎大名的大人物,巨鹏帮的帮主,公孙大人。

    彭星波见过这位大人和东家谈笑风生,但是见到更多的则是穿着巨鹏帮衣服的武者行走在道路之上,那种威风凛凛的模样,心中早已艳羡。

    他往日里也曾经想过自己见到了这位大人物,会有如何如何的表现。

    可此时真的见到了帮主,却只感觉自己的身躯僵硬地和木头人一般,不听使唤,未能如同自己曾经想过的那般主动迎上去,不卑不亢,表现出色,从而得到看好,委以重任。

    而在这个恍惚的时候,公孙帮主已经推开了当铺的门,走了进去。

    他却依旧未能开口。

    未能把握住这个罕见的机会,回过神来,只在心中懊恼。

    若是……若是……

    心念纷飞,如同魔障,却是在思考着等会儿概要如何表现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低声叫了一声不好,匆匆赶入了当铺当中,只希望今日勿要迟了,勿要浪费了那几枚铜钱,脑海中思虑,却是在瞬间扔到了身后。

    等他进去的时候,那位公孙大人正在和东家谈笑。

    他恭恭敬敬上了茶水,在给那位帮主倒茶的时候,本想要开口,可方才在外头未能想得清楚,脑海之中一片混乱,不成体系,还是没敢开口,只捧着茶壶候在了一边儿。

    看着东家和公孙帮主谈笑了片刻,公孙大人似乎要起身离开,东家将其送出门来,满面笑容,和煦地问道:

    “公孙帮主,这番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咱们也好给您留意一下。”

    这里虽然当铺,可是大秦的当铺之中,其实能够找得到比起奇珍阁中成色更好的美玉,比回春堂中药性更足的好药,一切皆看运气,可当铺的掌柜也总有相熟之人,久而久之,便会给这些老主顾留意些好东西。

    彭星波未敢跟出去,只听得了些许东西,听到了那沉稳的声音开口道:

    “要如虎目般的白玉珠子,最少要凑得一对之数,若能有三五颗,也是好的。”

    少年闻言咂舌。

    虎目般的珠子,还要白玉质地。

    果然有钱啊。

    当铺的老板转身回来,看到了自己的小伙计还在这里愣着,脸上在面对顾客时候和煦的微小瞬间变得比这秋风还要瘆人,抬手在伙计头顶一下,皱眉呵斥道:

    “愣在这里干什么?”

    “我花钱雇你过来,不是让你吃干饭的,去去去,赶紧干活儿去。”

    一边说着,一边又抬脚踹了伙计一脚。

    自己则是手里端着那紫砂茶壶,坐在了躺椅之上,一边啜饮,一边看着一本古籍,直到了中午时候,方才踱步回去了里屋,彭星波在外面啃着馒头,闻着里面传出的诱人肉香,翻了个白眼,狠狠地咬了一口馒头,只觉得入口无味,低声骂道:

    “奸商。”

    内屋里头。

    当铺掌柜取来了一张纸,眉头微微皱起,没有了丝毫的油滑之意,眉目肃正,抬笔在纸上,以密语写道:

    “北武州城中发现白虎堂踪迹。”

    “至少两处据点。”

    悬肘提笔,拈起那纸来轻轻吹了一吹,上面常人根本读不懂的文字渐渐消失,复又提笔写下了一件件货物名字,似乎就是那些当铺掌柜,询问大主家,死当的东西里面,可有这些货物?

    似乎是为了强调是要死当的货物,是以以朱砂笔墨在死当两字上画了个圈,没能画的齐整,大部分的朱砂掩盖在了死字上头,越发艳丽。

    片刻之后,这当铺里头,有一只灰色的鸽子振翅飞出。

    在离开了城池之后数十里,突然振翅,冲云而起,化为了一道灰光激射,其速之快,几如攻城巨弩射出的弩矢一般,横掠过了层层云雾,掠过了山河和大地,直至远处出现了震撼人心的战鼓轰鸣。

    直到天地之间,有苍凉的雄鹰长鸣,混着号角之音,碾碎在了雄武肃杀的呼喊声中。

    灰鸽敛翅,落在了这兵家营地当中。

    落在了一位身材魁伟,披坚执锐的将军抬起的右臂之上,这位中年男子取下了灰色鸽子所带的信笺,看到了上面一道血色痕迹,神色微凛。转身朝着一处屋子处走去,脚步匆匆,未曾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屋内坐着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正在翻看着手中兵书,微微挑眉,看向自己下属,视线落在了其手中信笺上,颇有郑重之色,他知道后者秉性,若是寻常事情,必然不可能如此失态,当下直接开口问道:

    “出了何事?”

    披挂男子半跪行礼,道:

    “回禀将军,是密探回报。”

    声音微顿,继而郑重补充道:

    “血色加急。”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