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零四章 大秦公主(22)
    王安风跟在了定松的身后,朝着院落内部行去。

    这处院子看似寻常普通,但若是仔细去看那些寻常之处,却又能够看得到别样的风景,和去年时候在柳絮山庄时候看到的风景截然相反。

    这些细节处在一些人眼中与砖瓦无异,但是却有另外一些人看得到这些物件身后的故事,明白其价值上夹杂着悠悠时光的厚重感,那是再多的金钱都难得买到的东西。

    出身平凡的人可以在这里看得到相同的平凡。

    而出身世家的人也能够看得到简朴之下的奢华。

    便在此时,他突然察觉到了一道视线,抬头看去,便看到了一位身着道袍的道姑,正站在主屋前面,剑眉入鬓,眉宇间气质颇为凌厉,与寻常女子迥异,状若寻常,视线只从他身上扫过,便朝着于雯微微一礼,抬手朝内虚引,道:

    “公主便在里面,进去罢。”

    王安风闻言心中微惊。

    他曾经想过此间主人的身份,却没能想到竟然是皇室公主,可因为早有些准备,倒也没有因而失色,正当准备踏入屋子的时候,那道姑右手突然抬起,拦在了王安风身前,眉眼平淡,并不看他,只是道:

    “公主玉体尊贵,少侠还请将身上兵刃解下。”

    王安风微微一怔,眼前女子自他感知之中并没有丝毫的杀气恶意,但是赢先生曾在传授他剑术之前有过吩咐,长剑不能离身,后退一步,脸含歉意,抱拳道:

    “抱歉,这位居士,家师有命,剑不离身。”

    “这件事……实在恕难从命。”

    话说出口,少年便知自己此举在对方看来算是失礼。

    江湖险恶,皇室之人在外头小心些倒也没有什么不对,可他也绝不准备违逆师长的训诫,略微思量,正觉得不若干脆离开,省得在这里呆下去,让于雯难做。

    道姑微微皱眉,看到了少年眉宇间的坚决之意,觉得强逼之下,可能会令他转身离开,坏了原本计划,心中迟疑,有心让他进去,可方才才说了规矩,当场反悔,却又有些不合,正在此时,内里突然传来了一道柔和的声音,道:

    “今日中秋,既然是青竹的朋友,想来也不是歹人。”

    “请进来吧……”

    王安风微怔,眼前道姑已经朝着旁边退了一步,气机牵引之下,无形之间将王安风原本离去之意打消,少年毫无察觉,朝着她抱拳行了一礼,踏步进去了这主屋,方才进去,便看到了一张红木圆桌,看到了主位之上坐着一位女子。

    身着玄色裙衫,其上绘有金凰,其气韵自成,眉目一半被浅色面具遮掩,可只是露出的那半张面庞,在少年至此所见的许多人中,已经是最为殊丽,毫不夸张地说,她的容颜气质,绝非此时尚还年少的薛琴霜可以比拟。

    那是历经了诸多繁华之后,自内而外散发出的雍容平静。

    少年眸中异色一闪而过,上前见礼,大秦此时正当盛年,儒家虽然势大,但是墨家兼爱之说同样盛行,上下尊卑,并非极为严苛,此时既然是家宴,便只以晚辈之礼相见,道:

    “晚辈王安风,见过公主殿下。”

    李婉顺看着眼前的蓝衫少年,神色略有恍惚。

    几乎是看到王安风的第一眼,她在心中便已经确认了少年的身份,这般眉目,虽然只和其父有五分相像,但是那种气质却如同浸入了骨子里面,并无半分不同。

    脑海中思绪一闪而过,紧接着升腾而起的,便是心中那种极为复杂难明的感情,翻腾不止,越见猛烈,可她终究是经历过许多事情,面上未曾浮现异状,或者说,以眼前少年的心性经历,尚且看不到其面上神色在短时间内迅速的变化。

    右手修长,笼在绘有金色纹路的广袖之下,已经扣稳了匕首。

    面目浅笑,温柔娴雅,轻声道:

    “少侠多礼。”

    “还请落座罢。”

    模样端庄,就如同当年她父亲,令那少年夫子起身时候一般无二的气质姿态。

    眼前少年起身看她,一身蓝衫。

    竟也如同当年风景。

    一瞬间似乎时间逆转,恍惚之间,李婉顺竟然分不清楚,这是在当年王宫之中,还是在这扶风郡中的一处宅邸。

    唯一的差别,便是此时的蓝衫少年,未曾朝着自己眨了下眼睛。

    自己也不再是十二三岁的小小孩童。

    李婉顺心中念头,未曾被人察觉,于雯已经落座,定松方才出去,此时又引着仆从进来,将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摆在了红木圆桌之上,于雯邀王安风坐在一旁,颇有兴致地介绍着这些菜肴。

    李婉顺看着他们轻声谈笑,状若温和。

    右手不知为何感到了极热,却又接触到了匕首,被那凉意冲散。

    定松站在门口,身为家将护卫,他此时身着轻甲,右手持枪,左手扶刀。

    道姑负剑,站在了于雯和王安风身后五步。

    这个距离,中三品的高明剑客可以在千分之一呼吸之中,以长剑斩下前面的头颅,或是在瞬间废掉眼前少年的武功,使其如同待宰羔羊一样任她宰割。

    李婉顺定了定呼吸,右手仍旧扣着匕首,左手抬起,握在了前面的被子上,这是骨瓷,触手最为温润,如同美人肌肤。

    她将这杯盏抬起。

    王安风身后道姑眸子之中微微亮起,右手稍稍抬起。

    王安风不交出剑,没关系。

    只要一瞬间,她便可以将少年长剑夺走,反制于他,瞬间以煞气将其经脉冲破,废去其一身修为功力,到时候就算是公主发挥不出七品武道实力,也可以轻松以匕首刺破他的心脏。

    前头于雯抬手指着王安风身前的一处菜肴,低声道:

    “怎么样,没有骗你吧?”

    “我姨姨人很好的。”

    王安风点了点头,一时间对于先前心中怀疑升起了些许羞愧之感。

    无形煞气已经笼罩在了他的身后。

    李婉顺身旁,以黄铜铸成了捧灯侍女,左右各一,烛火摇曳,映照地周围明暗不定。

    王安风身后的墙壁之上,映照出了煞气投影,薄如雾纱,流转不定。

    李婉顺看着那蓝衫少年,眼前不断闪现过倒在血泊中的父亲,沾染着鲜血的匕首,闪现过了蓝衫儒生深深行礼,言辞冷锐,脑海当中,那声音越发清晰,越发冰冷。

    是自己的声音。

    杀了他。

    看得到眼前龙袍染血的父亲,躺倒在地,怒目而视。

    扔下杯盏,杀了他,为为父报仇……

    报仇……

    看得到蓝衫书生行礼,声音冷然:

    “请殿下先行一步。”

    有已执念为狂的母亲尖锐的声音:

    “哭什么?怕什么?这天下,本就应该是我们的,我这身衣裳,有何不对?!”

    “是那个儒家书生,是他,还有你那个人面兽心的二叔,是他们抢夺了这天下,夺走了本属于咱们的东西……”

    “父债子偿。”

    “杀了他!”

    一个个声音在她的耳畔回荡着,不知道是她自己的念头,还是来自于其他的地方,但是此刻却都非常清晰而且真实,在教唆着她,驱使着她,但是在这个时候,却还有另外的声音在告诉她其他的事情。

    这声音是如此之宏大,如此之浩瀚。

    又是如此之真实。

    仿佛来自于整个天下,竟足以与这十数年积累的仇恨所匹敌。

    手掌快要握不住那瓷杯,似乎有迷雾重重,遮蔽四野,心中诸多念头,挣扎不休,却始终不曾放手。

    在此时候,她终究还是未曾下得了最后的狠心,轻呼口气,准备将杯盏放回原本位置。

    正在此时,或许是放下心念损耗过大,手腕突然一软。

    雪白的骨瓷落地,坠成了碎片。

    王安风微怔,和于雯一同看向了声音传来之处,而在同时,其身后道姑双眸微亮起,气行周天,浓郁的煞气勾勒了周围的环境,在她身后浮现出了种种异象服。

    李婉顺心中一个咯噔,几乎本能地惊呼:

    “不要!”

    猛然起身,心念过激,带起了激流如浪,两旁灯火瞬间熄灭,房间之内,霎时间一边安静,李婉顺只觉得自己挣脱开了某个束缚,感觉到了心跳很快,呼吸急促,却不知道此时局势究竟如何?

    噤声聆听,却听到了液体自桌子上流淌,滴落的声音,面色微微发白。

    正在此时,她听到了桌椅碰撞的声音,似乎有人缓步而行,走过了圆桌,行到了窗前,呼吸不知道为何微微放缓,抬眸看向了那一处方向。

    伴随着吱呀轻响,皎洁的月光倾泻进来,将黑暗照亮,桌面上碎裂了一个瓷杯,一片幽深的黑暗当中,越过那窗口,看得到漫天灿烂的星辰,看到了圆月悬空,无尽光耀。

    蓝衫少年站在窗前,转身回望。

    “殿下,可曾受惊?”

    ………………………………………

    李婉顺终究未曾出手。

    将少年少女送出,令定松将两人各自送回家宅,右手提灯,孤身立在了院落之中。

    道姑站在了女子身后,轻声问她:

    “为什么不曾下手?”

    她追随李婉顺许久,知道那种恨意,是真实存在。

    李婉顺神色恍惚,抬头看着那圆月,看着漫天的星斗,脑海当中复又响起了那和仇恨对抗的浩大声音,想起了自己曾经的问题。

    为什么爷爷会传位给二叔,而非其他叔叔?

    大秦人重视礼法,儒家夫子看中纲常,二叔得位不正,为什么如今却能够令大秦上下一心,唯命是从?

    她不知回答,只是似有疲倦,道:

    “婉儿,带我去看看这月圆中秋罢……”

    道姑微怔,微微点头答应下来,一手挽住了李婉顺腰肢,煞气化影,凭之而踏步腾空,瞬息之间,下方的树木,住宅,行人,灯火,逐渐变得渺小,但是这些渺小的东西组合在了一起,却是难以用言语形容出来的浩大。

    这便是大秦。

    浩浩大秦。

    当年的大秦,尚未强盛到了如此的地步,交给自己的父亲,真的能够做到如此地步吗?战火未绝,内外交困,那个一心想着给自己女儿万里红妆相送的父亲,真的能够带领大秦,将那些异族驱逐吗?

    当年的父亲,是否也对二叔三叔做过什么?

    李婉顺神色越发疲惫,却在心中升起了自嘲之念。

    若是今日仍旧战火连绵不绝,未曾将那些异族彻底打服,战火所至之处,死伤何止于一家一室?生在安宁之家,百姓路不拾遗,纵然偏僻之处,也是饱食之家,这等大治之世,若是只杀一人便能遂愿,这究竟是对是错。

    而若是只杀一人便能遂愿,舍去了百姓凄苦,有何不能?

    看着下方的扶风盛世,李婉顺低低念道。

    “王孙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楼,临轩玩月,琴瑟铿锵,酌酒高歌,以卜竟夕之欢。”

    “至如铺席之家,亦登小小月台,安排家宴,团围子女,以酬佳节。虽陋巷之人,解农市酒,不肯虚度。此夜天街卖买,直至五鼓,玩月游人,婆婆于市,至烧不绝。”

    “婉儿,你问我,为何不让你出手吗?”

    道姑不解,侧目去看,看到了旁边的那双眸子,看到了眸子里面映照着的万丈红尘。

    李婉顺身上繁复衣裳微微拂动,似乎金凰振翅而飞,提灯看着这大秦山河,看着这古今盛世,道:

    “因为我不止是父亲的女儿。”

    “我亦是大秦的公主……”

    道姑微怔,继而便明白过来。

    看向李婉顺的目光之中浮现出些许的怜惜。

    彼时太子,她亦听师父提及,好大喜功,暴戾寡恩,非为人主之资,却独得皇上喜爱,当年的天下,尚有可与大秦匹敌的国家,若是现在是当年太子执政,大秦必不可能如此强盛。

    当年一事,以数人之死,而令天下得遇明主,走向了大治。

    于私有仇,但是却于国有恩。

    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此即为国士无双。

    为了私仇而杀国士之子。

    这种事情,正因为是大秦的公主,所以,不能做。

    李婉顺看着这下面的灯火,低低呢喃:

    “我亦想在有生之年,得见百姓安居,天下无灾。”

    “得见这大秦盛世,绵延不绝……”

    ps:第二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