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零三章 父债(12)
    八月十五,月圆之月,有天子祭月。

    有金凤荐爽,玉露生凉,丹桂香飘,银蟾光满。

    扶风郡城,城南小院落中。

    李婉顺身着墨色金边的繁复裙装,坐在梳妆台前,两旁烛台上燃着红烛,火光照亮了铜镜中面容,纵然有面具遮蔽了一半的容颜,剩下的部分依旧秀丽卓绝,天下难寻。

    大秦闻喜公主。

    器宇闲淑,风容秀美,固以荷灵宸施,传质天仪,十七以封。

    神色略有恍惚,手指顺着鬓角黑发滑落下来,落在唇角,落在微凉的坠饰上,身形微有动作,身上繁复衣着之上,便有金凰舞动,其色殊异,极为妍丽。

    自十七年前,父亲去世之后,如此装扮,已是罕见。

    脑海之中又回想起了自己父亲的音容笑貌,身着龙袍,常人眼中威严难测的太子,生杀夺予一念之中的主公,在孩子们面前,却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父亲。”

    最好最好。

    会为她挽发,朗声大笑:

    “我家尪娘,风标清惠,谁能配得上?!”

    “自你出嫁时候,为父要让这天下绵延,万里江山,都有如火牡丹相送,富贵绝世,绵延流连,古往今来,唯你以出!”

    女子眼中神色恍惚,身畔那满脸喜悦的明黄色身影如水波般渐渐消失。

    方才的暖意便越见凄冷。

    沉默了下,右手轻轻放在了梳妆台上,触及了横放上面的匕首。

    长及一掌,色成金黄,龙首缠匕,獠牙吞刃。

    将这冰凉的匕首倒扣在了手掌当中,铸剑山庄的手法,极完满地贴合了手部曲线,不见用力,那匕首已经划过空间,留下了一道寒芒,动手之前未曾看到征兆,动手之后耳畔不见风声,显然是用出了极为高明的暗杀武学。

    李婉顺看着这有七八分熟悉的匕首,张唇低语:

    “父债,子偿……”

    嘴唇吐息,灯火因风而动。

    更衬得这匕首森寒。

    出身既已不凡,父亲更和宇文则大将军相熟,是以自小习武,就算之后师父被外调,也已经成就风格,十数年苦修不辍,现今近龙门,位列七品。

    深深吸了一口气。

    无声无息间,其身后浮现一道身影,却是位女子,身着道袍,背后负剑,五官虽然冒昧,但是眉目之间,却是一片煞气逼人,生人勿近模样。

    这是她的随身护卫,有中三品中五品修为,是她的爷爷,大秦如今的上皇赐给她身边,代替皇上的玄武卫护她性命周全,十数年过去,已经和她情如姐妹。

    其出身道门分支,练就一身浓烈煞气,更能将其收敛,必要时候,一击而出,宗师之下,无不破。

    道姑现身出来,朝着李婉顺微微行礼,道:

    “殿下……”

    李婉顺轻轻嗯了一身,闭上了双目,脑海当中回想了许多的事情,回想起了父亲的温柔,回想起了和王夫子相识时候的开心时光。他会带着她偷跑出宫,去到皇宫外面的世界去玩。

    去河边摸鱼,去看飞萤漫天,他教会了她很多东西,就和父亲一样,大笑的夫子同样是她童年时候闪着光的记忆。

    这些温情的东西依旧还历历在目。

    却也正因为这些清晰的记忆,胸膛中潜藏浮现起来的那种难以言语的情绪就越发地浓烈,原本遗忘掉的记忆在得知了那少年存在的时候突然浮现脑海,越发清晰,令她心口钻疼,驱使着她轻声开口,道:

    “……今日,那少年过来的时候,我以摔杯为号。”

    声音微顿,继而道:

    “擒下他。”

    道姑答应下来,随即便想起了描述之中,那少年一身难得凌厉的剑术,被称之为内外功寻常,唯独剑术独精的藏书守,沉吟了下,还是开口道:

    “只是擒下?”

    李婉顺点了点头,右手五指扣紧了那柄仿造斩龙匕打造的宝物。

    烛台之上,火光微微呼闪了一下。

    “你只擒下便好。”

    女子脑海中,那染血的匕首越发清晰,闭上了双目,道:

    “我亲自下手。”

    道姑看着那裸露出的半张面庞之上渐渐坚定下来的神色,退后一步,并未再开口劝解。

    纵然在她眼中,眼前的公主不见得是那少年对手。

    前者虽然内功功体不凡,臻至了龙门关隘之前,但是却未曾经历过厮杀,突然出手,一身七品修为至多只能比拟八品武者手段,须得要渐渐调用内力,才能将一身所学发挥出六七成的水准。

    可那少年却最擅长速杀,一手剑术不凡,几可阵斩八品。

    本来应该劝阻,可她自小时候便认得了这个少女,早已经习惯了跟在她的身后,心中也知道这十数年的时间里面,她心中积压了多少的压力,虽有些许担忧,但是自负自己的修为不低,有她在场,决计出不了什么差池。

    那少年一身本领似乎都在长剑之上,到时候倒是可以令他将佩剑取下。

    空着手掌,想来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道姑若有所思。

    烛台之上,红烛渐短。

    李婉顺便在这处静坐,道姑也未曾远离,一直站在她的身后,安静地仿佛这一处静室远离了凡尘俗世,如同正缓慢坠入深渊,幽深而死寂,若非是红烛逐渐燃尽,几乎察觉不到了时间的流逝。

    烛光渐暗。

    呼吸的声音也越见缓和。

    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手掌不轻不重拍在了木门上,发出了啪啪的脆响声音,在这死寂之中极为清晰地传入了这房屋当中,将原本气氛砸得粉碎,道姑微微侧身回望,李婉顺眸子抬起,左眼漆黑,右瞳如玉青翠,倒映出了明亮的烛光。

    烛光熄灭。

    双眸之中,便是一片幽深。

    ……………………

    门外,一身蓝衫的王安风和于雯汇合,后者丝毫不显得见外,抬手重重拍在门上。

    定松疾步而来,打开了木门,笑着将两人迎入了院落之中。

    吱呀轻响,木门轻轻闭合,将少年的身影吞噬其中。

    门上的椒图兽首在红烛的映照之下,略显狰狞。

    ps: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