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九十七章 发现(12)
    公孙靖眼眸微亮。

    搜集遗珍在那玉牌之上,列于颇为靠前的位置,价值则并不如何珍贵,只是难寻,需要机缘巧合,他早早便发动了整个北武州的帮众搜寻,直至今日,方才有了结果,心中微微一松,面容微霁,道:

    “细细说来。”

    那莽汉子闻言抬起头来,恭敬道:

    “咱们兄弟们找了这偌大的北武州,就连奇珍阁都没能见着,但是在一家玉石铺子里头,却有了线索,说来也是巧合,是帮下的弟兄们寻了块好玉,打算去卖些银钱,正正好碰着了店家在琢磨那珠子。”

    “这仔细一打听,还真是那什么遗珍,似乎还有不少存货。”

    听得了这遗珍数目似乎不少,公孙靖心中浮现出些许喜悦,却又想起了一事,微微皱眉,屈指在桌面上轻敲了下,问道:

    “那店家可清白,可是甚么帮派或者世家的堂口一类?”

    他身为帮派中人,对这些事情,看得要比寻常人更重三分,尤其是此时身为一派之主,行为事情,都要多加考虑,或许他一个无心之举,都会引发下面多重反应,在这方才吞下了地盘生意的关键当口,更是不得不防。

    莽汉子似乎早已知道他会如此发问,咧了下嘴,笑道:

    “帮主还请放心下来。”

    “这店家是一家老字号,在那街上,已开了约莫有五六十年光景,原本的店老板年纪过了六十岁,早已不管这店铺,回去了乡下养老,他为人虽然和善,却不知为何,一生未曾讨了个老婆,膝下无子,将这铺子盘给了自己的远方侄儿,性情也是和善。”

    “属下敢断言,这绝不是甚么帮派堂口。”

    公孙靖闻言微微颔首,心中打消了七八分担心,眼前汉子跟了他五六年,看着莽撞,实则却是个粗中有细,心思细腻之人,武功虽然只是入了九品,却被他视作左右手,自有其原因。

    当下于心中思量了下,起身出门,吩咐下去了些命令,自身则是驾了马,背负了那柄短枪,和这莽汉子一同奔出了北武州城。

    两人皆具备入了品级的内功功体,不比寻常百姓,自可以驾驭烈马速度,一路驰骋,顺着官道奔袭了约有两三个时辰,到了北武州城治下的那处县城,勒紧了缰绳,控制住骏马速度,复又行了约莫一刻钟时间,那莽汉子道:

    “帮主,咱们到了。”

    公孙靖双脚轻磕马腹,抬眸去看,看到这颇为幽静的青石小路里头,开着几家店面,其中有一家唤做石头斋,颇有两分古意。

    木门半开,伸出了两三花枝,放着了一个躺椅,上面靠坐着一位长衫青年,二十七八岁年纪,面白无须,一双眼睛狭长,笑起来却很是温柔,右手五指拈着一本古书,整个人颇为俊秀,又带着如同这古巷青石板的幽深感觉。

    莽汉子翻身下马,大声笑道:

    “店家,店家!兄弟我又来了,那货还在不?”

    青年闻言抬眸看他,笑道:

    “原来是王堂主,货?哦,可是问的那些遗珍?”

    一边从躺椅上下来,懒散伸了个懒腰,一边无奈地叹息道:

    “自然是还在的,这遗珍虽然没甚么大用,材质也算是一般,但是贵在稀奇,价钱不比寻常玉石,不好卖,不好卖啊……”

    “这番前来,可是带来了主顾?”

    复又抬眸看向了黑马之上,身材伟岸的公孙靖,笑呵呵地道:

    “可是这位阁下?”

    “在下顾余斋,有礼了。”

    公孙靖看着那面容俊秀,气质幽深的青年,身躯略有僵硬,但是转瞬便恢复过来,依旧是神色沉肃,不苟言笑的模样,翻身下马,抱拳回道:

    “在下公孙,见过顾先生。”

    青年摇头,随手将那古籍扔在了躺椅之上。

    抬手虚引向内,笑道:

    “乡野小民,当不得先生称呼,若是公孙先生不介意,还请入内。”

    “虽然无酒,却有繁花书墨香气,亦有薄茶一杯,可以润喉。”

    公孙靖抱拳一礼,道:

    “叨扰先生。”

    面上神色,隐隐然有北武第一帮派帮主的从容,但是心中实则已经高高悬起,如同踏在绝壁之上,一不小心,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他见过眼前的青年。

    曾经见过。

    顾余斋邀请两人坐下,自己则是去了内室,取来了茶壶瓷杯,给两人斟茶,茶水的热气,伴着袅袅花香,将青年面目遮掩,在公孙靖眼中,便与十年前的少年重合。

    当日那一战,是他追随将军以来,最为危险的境地,是以眼前青年的模样,纵然过去了十年春秋,始终不曾忘却。

    而他当日身为大秦铁骑亲卫,面覆铁甲,不曾展露出面目。

    眼前之人,是气质幽深的青年,是这石头斋的老板,也是当日手持大秦马刀,杀死了五名九品铁骑的疯狂少年,更是一邪派高手的随身弟子,那邪派高手在十年前便已经是五品高手,在周围数郡都赫赫有名,一度被称之为是凶人。

    何况于是十年之后的现在。

    绝无可能晋入上三品。

    但是踏足第四品武道境界,却并非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尤其是,对方还身靠着一庞大势力的时候。

    公孙靖心念急转,将脑海思绪理会清楚,心中虽有所紧张,却无有半分惊怖,甚至于连畏惧恐怖的念头都未曾泛起,以使得自身思绪依旧清晰冷静,未曾慌乱出错。

    他发现了自己的习惯能力似乎越发强大了。

    在连续经历了那般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在直面了那惨烈的一枪,直面了青衣龙首,直面了自己的堂主之后,区区隐蔽起来的中三品武者,已经无法让他自心中感到惊怖畏惧了。

    隐秘江湖势力?

    谁还不是了?

    男子面无表情,抬手饮了一口清茶。

    于这种混杂了憋屈和微不可查的得意当中,竟然未曾暴露出丝毫的破绽,一直到完成了交易,放下茶盏,自怀中掏出来了大秦古晋郡票号发行的银票,全部放在了顾余斋手中,道:

    “这些银票,想来不够,剩下的尾款,今日会有人送到先生手上。”

    青年笑呵呵地接过这银票,拇指沾了口水,仔仔细细数了一遍,面上神色越发亲切,笑容可掬地将公孙靖一行人送出了门外,目送其离开,方才又转身回了屋内。

    想着时值正午,便取了个小铁锅,在店铺后面的小院子里,拿水煮着手指长短的小鱼,散发出香气,但听得柔柔的叫声,自这院子上头,探出了一只只野猫的头。

    青年双眸微眯,哼着轻快的曲调,那些或黑或白,或是花色,或是橘色的猫儿落下地来,在他身后排成了长队。尾巴微翘,那青年煮好了鱼,转过身来,脸上笑容在阳光下越见单纯干净,一手拈着鱼,一条条喂给那些野猫,神色看上去很是自在。

    在另一处,公孙靖骑着黑马,与自己的下属纵马疾驰。

    双眸微眯,回忆方才那青年,脑海之中,十年前那手持长刀,双眸充血的疯狂模样越发清晰,自心中浮现出了难以遏制的杀机。

    不止针对哪青年,亦是针对其师长,其背后的邪派组织。

    白虎堂。

    ps:今日第一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