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九十五章 这就是强者吧(12)
    就如同他是真的过来寻找于雯一般,王安风的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异状,自然而然地在少女前面的空位落座。

    直至此时,他仍旧能够察觉到那两道视线,不敢放松,为了防止于雯心直口快,说出什么不该说的问题,少年在落座的同时,主动开口,道:

    “关于之后中秋家宴的事情,我想了想……”

    声音平稳,谈及家宴事情,于雯果然被吸引了主意,将原本想要问出的你怎么在这里压下,略有提高了声音,道:

    “你,你你你……你已经答应了的,不可以反悔。”

    王安风点头,道:

    “嗯,主要还是心里有些问题,想了想,还是问一下你比较好……”

    交谈进行到这里,就如同是出来吃顿便饭,顺便商量私事的朋友一样,在这偌大的扶风郡城当中,这样的交谈每天不知道会重复多少次,极为寻常,并不值得多加注意。

    丹枫谷武者心中最后的疑虑打消,收回了视线,便如同是寻常武者般,步幅不变,向前走去。

    轻微的脚步声音越过了这一处客栈,朝着前面走去,王安风敛目,在心中默数了十七个数字,听到了那脚步声音微顿,继而便响起了踩到木质门槛时候的声音,以及老化的木质楼梯吱呀的轻响。

    少年心中升起明悟。

    那里应当就是他们的据点……

    不,不能肯定,但是起码有七八分的可能。

    正在此时,王安风的耳畔突然响起了一阵敲击木桌的声音,抬眸便看到了于雯皱起来眉头,略有些微恼意地看着自己,虽身着了儒家深衣,此时面庞却已没有了丝毫端庄,看着自己道:

    “跟你说话呢……怎么突然走神了?”

    “王少侠,你今儿个是来消遣我的吗……”

    王安风微怔,面上浮现歉意,摇头道:

    “不……我,我只是在想怎么开口比较好。”

    自然不能够随口含糊过去,那便真的如同消遣了,也不能够将本意说出,丹枫谷毕竟邪派,自家有这少林寺的后路,王安风并不曾打算将眼前的少女牵扯进来,心念急转,突然想到了一事,略微思量,便做出了抉择。

    将怀中抱着的米袋放在一旁,王安风探手入怀,取出了那一张信笺,轻轻放在了桌面上,未等眼前的少女开口,便开口说道:

    “这封信笺的主人,恐怕身世并不一般吧?”

    于雯闻言微僵,失去了先前恼意,视线略有偏移过去,道:

    “怎,怎么了?”

    “就只是一场家宴而言。”

    王安风微微摇了下头,眼前的少女言行颇为直爽,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阴暗鬼祟的念头,少年索性将自己心中疑惑摊开来说,道:

    “这信笺用的是掺了金的笔墨,咱们大秦上承周朝,礼数规则看得极重,这种笔墨,恐怕只有皇亲国戚才有资格使用罢?”

    “我一介布衣白丁,就算稍微有些武功,也不应该引起这等‘大人物’注意……”

    王安风声音微顿,并未曾继续说下去,他相信眼前的少女既然能够进入扶风学宫当中求学,想必绝不是愚钝之辈,剩下那些太直接的话不必说,对方也能明白过来。

    于雯眸中闪过了恍然之色,明了了王安风的‘担忧’。

    在这个时代,上下尊卑,君臣父子,都看得极重,寻常百姓直接受到皇亲国戚这一等贵胄相邀,心中喜忧参半,略有不安,以为有所隐秘目的,才是正常,当下略有头痛,在心里组织了下语言,开口宽慰道:

    “王安风你不要紧张……我姨姨她人很好的,和那些表面上和蔼的人完全不一样,这次来这里,也只是为了散心才过来住上些时间,至于,至于她会注意到你,也全部都是怨我……”

    当下截取了中间一段经历,关于姨娘是如何知道王安风这个人,又是如何决定邀请他过去见一见,告知于王安风,后者心中方才略有明悟,明白了这件事情的经过由来。

    突然便又想到,在这位皇亲决定邀请之前,眼前的少女就已经颇为关注自己,结合先前跟踪袭击的事情,想来她对于自己还另有其他隐瞒之处,面上不动声色,对于这一点却颇为上心。

    于雯不知王安风心中念头,略有忐忑地看着他道: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我都已经跟姨夸下海口,你要是不去,我,我……”

    眼前少女毕竟是帮着自己避开了一次厮杀的‘恩人’,虽然对方本身并没有这个自觉,但是王安风心中承她的情,心中思量这件事情应该也没有什么变故,便抬手将那桌上请帖拿起,重新收入怀中,笑道:

    “那,我便却之不恭了。”

    于雯见状,略有些呆愣地道:

    “你,你愿意去?”

    王安风点头答应,突然察觉到了有两道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却不含有恶意杀气,下意识侧身看去,边看到在这客栈后厨的门边儿站着一位身量挺拔的黑衣青年,此时正提着个小酒坛,定定地看着自己和于雯。

    面目有三分熟悉,眼神之中,竟然在短短时间当中闪现过了茫然,不敢置信,痛苦,懊悔,愤怒,以及无能为力之后的释然,直至最后退缩和落寞,令少年身子一颤,脊骨上浮现了一层寒意。

    不知道对方在这短短时间,脑海之中究竟是想到了什么东西,竟然有如此复杂而微妙的神色变化。

    而在这个时候,于雯也发现了王安风的异状,顺着少年视线,看到了黑衣青年,眸子微亮,起身挥手道:

    “定松大哥,这里,这里……”

    王安风心中明悟,知道这位才是和眼前少女一起约好的人,黑衣青年定松抱着那酒坛子,朝着这边走过来,面上已经没有了任何异状,剑眉朗目,身躯颇为高大却不显得粗蛮,自有一股燕赵慷慨悲歌的豪迈之气,走到这桌旁,落座下来。

    那边于雯抬手已从青年手中夺走了酒坛,嘴里咕哝道:

    “定松大哥,你怎么这么慢?”

    定松抱歉地笑了下,道了声歉,目光随即落在王安风身上,笑道:

    “在后面挑了些时间,不过,宇……”

    第二个文字尚未落下,那边少女察觉不对,一脚落在了青年右脚上。

    少女生来一股蛮力,而定松也舍不得以内气护身,反伤了少女,只能以脚趾硬生生吃了这一下,面容骤然僵硬,隐有青紫,慢慢转过头来,便看到少女笑容可掬,站起身来给他斟酒,道:

    “埋怨定松大哥,是雯儿不对,这一碗酒,算是赔罪。”

    少女一身儒家深衣,姿容端庄秀丽,此时右手倒扣那小小酒坛,左手手指略有翘起,轻轻挽住长袖,气质过人,浑没有先前那般直爽,而借着这动作侧过面庞,‘恶狠狠’地盯了一眼嘴角微微抽动的青年。

    后者清晰地读出了少女眼神中意思。

    若是敢乱说。

    你死定了。

    不,你就死了……

    定松心中无奈,点头答应下来,看着少女给自己斟酒,心脏跳动堪比战鼓轰鸣,却以内力震动,遮掩了自己的异状,只是双眸深处,隐有迷恋,复又在脑海之中想到,宇文大小姐之所以不愿意让自己说出身份,是否是因为这个少年?一时心中又是胡思乱想。

    王安风坐在那一侧,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感觉自己似乎有些多余。

    正在此时,少女已经斟完了酒,示意王安风时候,少年摇头,笑道:

    “家师不允许在下喝酒……”

    于雯颇为遗憾地低声说了两句,诸如大秦好男儿怎么能够不喝酒之类,那位青年抬起头来,看向王安风,道:

    “在下定松,不知道兄弟如何称呼?”

    王安风此时仔细打量了下眼前青年,终于知道自己的熟悉来源于哪里,眼前的定松,正是当日众人从青锋解回到扶风郡城时候,傅墨夫子给人家挡了车的那一位,回想当日青年言行,少年颇有好感,抱拳回道:

    “在下王安风。”

    定松闻言,脸上笑容微僵。

    王安风?!

    他的脑海之中瞬间想起来了当日大雨时候,于雯从飞鹰腿上解下来的信笺,以及其上文字,当日自己欺骗自己这是个少女,可眼前所见,正是个清秀少年,难得还和宇文小姐一般年纪。

    心中越发挫败,只觉得自己先前所想,竟然成真,而宇文小姐今日将他也邀请过来,是不是打算暗示自己,她已经心中有人……

    脑海之中,心绪翻腾。

    忽而轻声叹息,定松抬手,重重在王安风肩膀上拍了拍,摇头不言,少年从那沉郁的眸子里面,看出了祝福和放弃混杂的复杂神情,看出了挣扎和释然,身子一颤,头皮略有发麻,隐有拔腿便跑的冲动。

    这位定松大哥,究竟又想到了什么?

    我为什么……毫无头绪。

    看着这位转头便毫无破绽的定松,少年心中一片茫然。

    ps:今日第一更奉上,求支持哈……(抱拳)

    (笔趣库 www.biquku.com)